...看著充斥在水泥域境裏   各色的文化園區

我想這麼說

森林遊樂區是樹木們的墳場

而文化園區    則是文化收容所

 

這一路上  

不斷看見    人們

一面拆掉老建築    一邊蓋新的老建築

這一路上  

不斷看見   人們

一面砍樹   一邊造林...

 

...一個天色陰霾的淡日  

    途經嘉義市區   偶遇一群老舍

老舍前   重機具那有力的臂膀    才要舉起  

...   一個小時後   

F與我由北門站走回時    那群老舍已毀去大半

果真應了古人所言    半壁江山    毀於一時啊  

我站在工頭旁邊   

那工頭說 ~~

這是國有財產局的    年久失修  維護又要花錢

就決定將它拆了  

他又說  ~~

這屋很不好拆   因為屋內的檜木樑柱都被標走了   不能折斷 

....哪   那個就是木材商   

我朝他的方向看過去   

花襯衫搭白西裝褲    裝扮確實與其他人不同

木材商與工人們圍著像小山一樣的檜木堆

...那情景讓我想起一本『嘉義寫真』裏   

日本人砍阿里山巨木的相片

日本人砍的阿里山巨木裏    一部份用來造這些木房子

現在    拆了它我們要拿去哪裡  ?  

 

 

 嘉義1213

 

 DSC04168.JPG  

 

嘉義1213

嘉義1213

 

 

2013.12.13

同一面天空下   我們   

一邊拆老舍    一邊蓋新的老舍   

毀壞現場   與  北門驛  檜意森活館

只隔了兩條街   步行不過十來分鐘

人們專注模仿   卻遺忘了創意的本能     

我說  ~  懷舊若能做得到味   也就是創新  ~

 

 

老房子真正觸動人心的   該是某一段時空的生活記憶吧 

我們透過一些痕跡  來拼湊  譜寫   屬於自己的影像

 

...比方說    在一面風化的牆上  

依稀可見的『夜間傳呼鈴』字樣 

它代表的   是一段怎樣的時空背景呢 ~

 

 

兩年前才剛驗收的主題館   今下又在施工

至於其旁  

曾造訪過的T30與T31木造屋    已蒙上一層厚厚的灰

失去了2011年剛復建完工時的光鮮  

鎂光燈不再   ...   有的是 木格窗面破了幾個洞   

未知哪來的幾片葉子   默默地躺在榻榻米上  

任由流年光影來去~ 彷彿又已走回過去

我看到一個小電箱上寫著幾個紅字  『不要再拆郡役所了』

~~  就與閻連科寫北京711號園那本  『拆』   一樣的紅~ 

 

 

 嘉義1213

 

 

初中時不愛讀書

唯獨歷史與地理課 

總將上這兩堂課當成是享受

 

記得當時的地理老師 

一進教室    就先在黑板上畫一幅大大的地圖 

接下來整堂課    就循著黑板上的地圖講授 

對於沒機會出遠門的孩子   這無疑替代了旅行 

 

我班的歷史老師   是一位甫自大學畢業的妙齡女子 

每一堂課 

老師會先在黑板上寫朝代表 

然後以一種輕柔多愁的嗓音講課 

史地兩堂  都排在下午  邊聽課邊吹著南風 

72--75年   當時屏東紙漿廠還在運轉  

從高高大大的煙囪冒出來的白煙

搭乘南風列車往我們教室來

酸酸的很刺鼻    那時候不喜歡這味道      

因為它們總將我從幻境中的旅途上拉回現實

...如今回想    反而覺得   那陣南風   那裙白煙

也是想聽歷史地理的吧    ~  

就是那種美好的感覺 

影響了一個孩子    往後持續走在地圖上的歷史裏...

喜歡史地    那是我唯一上過的兩年~很棒  ~~

 

史地啊    史地 

史地是一片片浸濡於歲月裏的葉脈 

那上頭枝枝節節的    可不就是生活的素材嗎  ~ 

當人們從歷史的窗口看進去時   只看到了數字

那  我們的文化園區   是否只剩一座座空殼

詩意的文案不難寫    連帶唯美的行銷MV   錢花下去就有

這就好比做菜

怎麼做都是菜   ~~   只是    味道呢?

 

                                   走過嘉義   。  即使不美...也是風景

                                     http://youtu.be/7J52yjAccaM 

 

 DSC04122.JPG      

 

 冬陽小旅行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平凡舍長
  • 真可惜說~~台北原本也有幾處,可惜都拆光光了
    古老的記憶慢慢在消失中...這大概就是歷史吧

  • 許多時候

    我覺得 這些拆屋的人

    同時也是寫歷史的人吧

    許久以後 也許能在書本裏

    不經意讀到 曾有某一片古記憶

    是由某單位 或某人拆散的吧~

    我想...


    四十歐巴 於 2014/04/15 14:32 回覆

  • Iris
  • 走過嘉義~
    心有佳意,不美也是風景
    拆卸家義,再美都是新痛

  • ..那群房消失了

    那些巷道弭平了

    那塊門牌變成歷史

    它包含了一塊土地上

    曾經的悲歡離合

    如過有人留下它...


    四十歐巴 於 2014/04/15 15:15 回覆

  • 雲大少爺
  • 老房子就這樣拆了~好可惜
    雖然說有破壞才有建設
    新的~後來也會變成老的..


  • 班內特筆下的米瑟威特莊園

    記得有六百年了吧 ... 也許更久~

    然而看看我們對待老房子的態度

    我們應該沒辦法保有一座這樣的

    流淌過時間之河的建築吧...


    四十歐巴 於 2014/04/21 12: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