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午間   下了柴山  

經過高雄火車站前   停等紅燈時    左顧右盼  

有一幕街景吸引了我的目光  

一位女人身邊圍著三個小小孩    站在人行道上  

看起來像母子關係  

媽媽身型 黑黑瘦瘦的    頭髮還顯得有些凌亂

三個孩子也一樣    他們的臉上都沒有笑容

媽媽手上提個用來裝蛋糕的圓盒    但眼睛茫然無神  

沒有那種因為要慶祝某些事   而買蛋糕的喜悅

不清楚她正遭逢了什麼     日常又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

約過70   綠燈亮了  

媽媽一手提著蛋糕   騰出另一手牽著小的

兩個大一點的孩子則跟在後面   …  我沒有看見他們的爸爸

那是去年五月份的   第二個  禮拜天

我看見一位不快樂的媽媽

 

一年多來    這幕畫面一直留在腦海中

問自己 ...

是什麼樣的原因    讓我一直記得一年前   這偶遇的畫面  

『是我自己』  

透過這個畫面    又看見自己的童年裏     那些年  沒有父親的生日  

每一幕   每一幕   ...  依然是那一扇窗  

窗外黑漆漆的    有青蛙咯咯叫    有螢火蟲在黑暗中化作星星

窗邊擺著一張小木桌   屋頂懸掛著一顆舊式的鎢絲燈泡   

在昏黃燈光下   一位母親帶著三個小小孩   圍著一個小蛋糕  

輕輕地挖蛋糕   默默往嘴裏送 …   然後在安靜中結束這個儀式

  

工作以後   我開始用自己的錢買蛋糕 … 買許許多多的蛋糕

這幾年來  

雖然因為年紀的關係    已經不太吃蛋糕了 ~~(F說~才怪!) 

而且也很久沒過生日了  

但是母親那種無論如何      也要滿足我們體會生日感覺的心願  

是我永遠無法遺忘的

 

小時候   家在板橋夜市擺攤子   蛋糕攤    我超極會煎蛋糕   

那是一種香蕉的形狀      我們家私下叫它   香蕉條  

我煎的香蕉條     一定要是飽滿   而且有著金黃溫潤的色澤   

生意人家總是這樣   ....

當許多人在歡度節日的時候    就是我家最忙之時  

因此早已習慣了沒有節的日子  

我喜歡     將大節日寫成小品文     將小日子過成大生活

 

今年    五月的    第二個禮拜天

下午   風從四面八方吹過田野   我們在老人院與綿姨媽玩耍

兩個小毛頭兒武功高強   嘻笑聲響徹了整間老人院

那揚塵般的喜悅      褪去了午後的昏昏沉沉

這天   綿姨媽的   連連看   玩得特別好  

忽然記起好多名字

綿姨媽說她住在海邊插蚵仔    海邊冬天真冷     伊阿母叫不纏仔

小弟良江仔   還有一個姊姊與兩個妹妹   阿香 與霞仔

母親被點名時    臉上還像得獎一樣    露出光彩的笑容哩

   綿姨媽     別再跟我說   您記性不好囉~                        

 

                                       五月     微風如騎兵般吹進阿猴城

 

             與綿姨媽過母親節

與綿姨媽過母親節

 

 與綿姨媽過母親節

 

與綿姨媽過母親節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歐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