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寫是字的狂歡節

風是樹的狂歡節  , 那麼半島的狂歡   該是洋蔥季了 

 

午間自相思花潑染成金黃的樹林裏出來   ,  路邊蔥田正在採收著

好快啊     百餘日的光景      咻  ~~   一下就過去了

猶記年前走龜山步道下來  ,  田裏的農夫還在分栽而已    

分栽是讓間距拉開來   ,   提供蔥苗適當的生長空間    

如此一穫期程就要 四個月呢~ 

  

行至車城  ,  巧遇一輛載滿蔥頭的鐵牛車從保力出來    

這是一條好線索   ,  我們隨著彎進村子裏去

 

周日的下午 ,  村巷間似乎仍在沉睡中   空蕩蕩的   

一隻黑犬趴臥在簷下 ,有一搭沒一搭的邊朝著我們吠...

邊往門裏瞧 ,  那樣子像對主人表示~有交代了

 

....漫走在風裏的寂寥   其實你明白  , 如此的靜默

是日、夜持續的    所有偏鄉共同的風景

 

 

 

 

 

 

 

恆春半島雖然因為觀光資源   ,  得以製造些工作機會

然而從每年十月至隔年四月間   ,  為期半年的落山風旅遊淡季

卻也讓生活品質產生極度不穩定感

 

曾經有一位台北的朋友  ,  因為喜愛恆春而住下來

在夏都工作   一年只有六個月  , 如此撐了兩年

最終還是回台北去也  

 

工作不穩定  , 許多青壯人口便得離鄉背景  

孩子跟父母親移居  , 沒有讀書聲   學校終究是消失了  

車城   如今只存公路邊一所本校

其餘都降為分校   ,  緩緩的...

直到分校的讀書聲也消失了   終究走至廢校一途 

 

一處失去學校的村子會有多寂寥   ,  我無法以言語形容這股巨大的失落  

滿州邊境的九棚,就是這樣一處村子

孤寂如瘟疫般

在彷彿世界的盡頭漫延開來...許多人竟誤以為是寧靜~   

 

 

 

 

 

 

紛飛的蔥屑,可能比人口還多的車城

蔥頭的活多由老人與婦人撿起來做   

 

就在路旁工寮前,有一位阿婆正在分級蔥頭   ,   趨前請問如何賣法

阿婆反問~你要買多少?     不多啦~十來顆就夠了~

十幾顆哦~你拿這邊的好了  ,  那邊的剛採農藥還沒退 不要拿

我們撿了一小袋十來顆  。   阿婆~來稱稱多少錢

啊!不用啦~~拿去吃~~看有夠沒~~沒夠再去拿~~

  

果子~~果子 ~~ 又甜又青ㄟ果子來囉~~要買ㄟ人卡趕緊出來哦~~

 

啊!  賣果子ㄟ來啊~~~   阿婆放下蔥頭跑到路邊~~

今拉日卡早哦 !  還沒四點ㄉ到~~

 

隨著果子車愈接近村子~

帶有濃濃鄉土味的那卡西音樂也更響亮了~

原本靜悄悄的路上慢慢出現了幾個人  ~~  這就是偏鄉獨特的菜車文化 

 

村裏的年輕人遠赴外地工作  

卻也有都市的年輕人

開著備妥貨料的車子,來到偏遠的村子討生活

 

阿花姨今拉日那ㄟ沒出來~

伊去恆春啦~~

每天開著菜車來村的年輕人    賣東西  , 這裏不送蔥 

偏村已經有慷慨的蔥頭,這裏更需要一份

 

                                                         尋常小日子的問候....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