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過了二月的農曆年  

三月   一個無所事事的日子  

南風徐徐吹著   吹得豆棚下陽光忽明忽暗的

吹出憂鬱男孩一雙眼神    罩起一層輕度的朦朧  

看上去就像個不小心喝多了的傢伙  

說真的  ~

我還有點擔心他被風吹久了    會有酗『風』的習慣呢~

 

憂鬱男孩是巷口財源木門行的門神    

一隻身著白衣黑鞋的狗       說穿了就是『白腳蹄』   

憂鬱男孩早先並不憂鬱的

誰要牠喜歡逞兇鬥狠 摔斷了幾根牙      在街頭巷尾上節節敗退後  

性情開始變得陰晴不定     於是得了個憂鬱男孩的稱號 ~

 

午飯過後    媽媽與我在豆棚下閒坐著  

這種時間   巷底的老人們通常都還在午睡  

空蕩蕩的四周    只有南風繼續吹啊吹 

 

媽媽說  ~ 

年過後   豆子的產期也過了   改明兒就將它清一清   來種葡萄吧   ~

  

我一邊聽 一邊看著 阿逃 從眼前走過  

優雅緩慢    一付時間很多又很驕傲的樣子

看得讓人手癢     想把他抓過來整理一下

 

有一種貓叫街貓     阿逃則是這裏的巷貓    第二代了    

當年牠娘拖著一肚子行李流浪到無尾巷     生下了牠  

母子便在這裏定居下來     後來牠娘死了    留下阿逃獨來獨往    

由於不屬於誰家的貓   所以我都叫牠  無主阿逃

 

阿逃悠哉游哉在無尾巷過活   天雨天晴總有能去的地方  

麻醬嬸家牆邊擺著一個小圓碗裏      也總有他喜歡吃的~

天冷時    幾輛車的引擎蓋就成了牠溫暖的床...

在許多動物裏    貓兒算是比較不能得罪的

誰訓了牠      牠就在誰的引擎蓋上賞一泡尿~  

 

有時候想想   也難怪阿逃驕傲   這年頭大家都忙

駝車   駝房   ...  還駝著一身說是名牌的東西

生活中樣樣沒少    獨獨缺了一種叫做  修養  的功夫

有錢的人可能窮得只剩下錢 

反倒是有時間又能自由使用的   才是真正的富有吧  ~  

 

...想到這裏   我忽然覺得天黑前真該做些什麼的

   去過柴山嗎    ~  沒有

一起去走走吧  ~   好啊

 

咱倆帶了水壺騎著摩托車就往高雄出發  

經過高屏大橋時   橋下的溪床經不起狂風撩撥   揚起漫天沙塵  

畢竟太久沒下雨了   以致沙子們失去定性  

可不就如同人浮於事    一旦失去了信仰便容易游移不定嗎~

 

 

 柴山時光

 

 

柴山地屬高雄西北方  

從屏東過去二十幾公里   不算遠   但是人車一多  紅綠燈就多  

走走停停的也要個把個鐘頭越過愛河之後   就看見那座可愛的小巨人 

 

上山的路有好幾條   我選擇由元亨寺那裏出發

春意正在綠徑上跳著舞呢      花樹間流泛著甜蜜柔嫩的新鮮生氣          

我跟媽媽說 ~~ 這一帶就是柴山  

七十幾歲的老媽媽第一次來柴山    對什麼都覺得新奇 ...

 

我們順著山路來到了忠烈祠   這裏地勢高   高雄都會景觀盡收眼底

灰朦朦天空像隱藏著心事般 

讓人搞不清楚是pm2.5懸浮微粒在做怪    還是半日照的緣故

罷了 

走在工業重鎮的天空下  

你必須更具製造浪漫的能力   否則日子會過得很乏味 

 

旗津    高雄港以及駁二特區等  ... 由右至左排列過去

我喜歡遠遠的看著它們   ... 製造一點小浪漫    

許多時候    過於接近往往會造成情緒上不可收拾的幻滅~  

 

離開忠烈祠續往西行    下山前會經過一處聚落    

老屋小舍順著坡度搭建     一層一層綿延  

兩排屋舍夾著一條小路   像風的穿堂  

花樹靜好斜陽隱逸於山   空氣中浮蕩著一股老味道守住舊時光

風華再起的鼓山區      巷弄裏這一段老日子還能保留多久    誰也說不準  

因為消失   本來就是時間唯一的真理 ~ 你能做的就是享受當下~  

 

從老聚落下來轉往西邊  

假日的下午    喧囂正如同鐵板燒般蒸騰在柏油路面上 

我們穿過陣陣人龍車潮      終於抵達西子灣

 

如今的西子灣幾乎是觀光的代名詞    

彷彿朝聖般    一波波人流埋首拾階    不斷的湧進半山腰的英領館

我其實不太清楚這些遊客為什麼非要到英領館不可

那是個有歷史的所在    然而當垃圾與破壞愈來愈多

我開始懷疑這些人真的明白或真的想瞭解這棟建築的故事嗎~

 

西子灣的海景從來都是吸引人的      然而對於同樣來自海城的我們而言

這幅被喧鬧切割得不完整的美     只當是過境的片段   

我們自中山大學校園內接上柴山路     轉往西山行去...

  

柴山路臨著台灣海峽  

有些人家在屋前樹下弄個小茶桌       假日午後幾個人閒坐聊天  

在陽光織成的幽境中     七嘴八舌編出一幅寫實的生活

我一直覺得    夕落之下的咖啡與茶之所以好喝    

是因為經過時光熨整後     有了故事的味道...

  

找到一間用大樹為主幹搭起來的咖啡吧     坐下來歇歇  

海上浮舟點點客人來來去去     

店家的大土狗偶爾走過來桌邊嗅嗅聞聞

媽媽與我一齊面著海    聊著生活點滴    都是些細微小事   …  

可你知道嗎~無論過去我曾做了多少自認為了不得的事

都不會比  當下  更重要~

 

我說媽媽    台東的xx已經出來了

改天咱去買一堆回來吧~  好啊  ~ 

 

你知道   就年紀上來說   沒有人會愈活愈年輕  

但是善用這一點點閒暇   做些沒做過的事

往往會使人覺得時光倒流呢~

 

                                          出城....往高雄的午後

 

                                  https://youtu.be/i2EeHNgn0kQ

 

 

 

 DSC05402.JPG

 

 

 柴山時光

 

 柴山時光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