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初春的森林裏    遇見了梅花鹿   

今天牠們沒有跑走    只是靜靜地待在原地

端起相機時   忽然...  

天空中厚重的灰雲裂出一道縫隙

陽光灑下來    落在鹿兒身上...約略有五秒鐘光景後移開

我想    鹿兒是允許我拍下牠們的吧...  

  

忘了從什麼時候起...我們因喜愛蝴蝶而一頭栽入野徑

循著野徑又接觸了梅花鹿 

就像牠們身上美麗的斑點一樣

如果你也到訪過鹿徑     便能知道鹿兒生活的很有美感

時常...風落了花瓣幾許 ...  綠葉上 就是一只森林的餐盤 

牠們住居在一座座密秘花園裏

那些花園中生長著豐富蜜源植物...自然也成為蝴蝶生活的地方

有一種紫花長穗木    便同時是鹿與蝶的食材呢~

 

此外...鹿兒小徑的入口     會橫倒著枯枝散葉

像特意留下的暗號 

保育類的鹿兒    動作異常敏捷

也許是難照面之故

慢慢的    

心裏醞釀了 ....關於梅花鹿的浪漫懷想

 

彷彿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牽引著

小滿與我一趟又一趟深入叢林...

追循著鹿蹤...再也回不了頭

於是理解了當年林克孝與劉思沂  

對於古道與水鹿的狂熱~

  

...一次迷路於盤枝錯雜 的鹿徑裏

攀上珊瑚礁岩找路

無意中發現了叢林的秘密

哦~~岩頂的天空     好乾淨 啊~  

這是鹿兒專屬的位子吧...

 

從那裏看天    望海   整個世界好像靜止了  

只有雲與枝葉在動....   塵世間   一切的喧囂

都消失於風聲 ...  鳥鳴 ... 花香   的單純裏

如果真有所謂的天堂    當下就是了~

 

一個風雨曼妙的早晨  

當其他人還在考慮要不要進森林時

我們已起步前行... 直至林界

耳際還留有方才餘音 

有人說~~~

風雨這麼大     今天大概見不到梅花鹿了 

...然而那天    卻是我們遇見鹿群最多的一日 

略有三趟之多      其中一趟還是被黃黑二犬追著跑

如此畫面是讓人憂心的

...長久以來     

民眾獵殺梅花鹿的行為從來沒有停止...只是由公開轉進地下化而已    

雖說鹿兒們身手矯捷如林道間的閃靈隱者   

堪稱叢林裏的迷藏高手...總能消失於須臾之間...    

可仍然不敵獵槍的射程吧~

  

一日行於香蕉灣途間... 

繞過島嶼極南邊緣  

再往北抵達山與海的交界處~籠仔埔~ 

廣袤無垠的高地草原上

一邊臨巴士海峽     另一邊則是太平洋

那天    由草原走往叢林途間    ....

空氣中反常地飄散著特殊的氣味

細細聞    像某種腐敗的氣味

以為是錯覺   沒有多想   續往叢林走去

.....直看到躺在鹿徑間的一具獸骨後   

心底明白了方才的氣味

再往裏走    接著是第二頭    肉身已腐化殆盡

只黏著薄薄一層皮毛...

 

....出叢林往回走時 ....

在漸濃的腐敗氣中    驚見第三頭鹿兒

躺在距離公路不遠處的野徑旁     

碩大的肉身已在腐化當中   

密密麻麻的生物正在賣力分解

唯依稀還能見到鹿身上    梅花斑點

  

這一帶是鹿兒的墳場嗎  ?

Dear...如果可能    我也想這樣死去~

 

常說~~落葉歸根

鹿兒選擇在此躺下來       這是個讓牠們感到安心的地方吧

    

三頭鹿兒安靜地躺在自己的所在    

從白骨    皮毛殘屍    然後回到剛開始腐化的肉身     

自然三相    以回溯的方式來訴說生命演化

莊嚴禪境中     我們見到了自己累世的輪迴   

  

即是嬌貴如梅花鹿     當最後一口氣過後

肉身腐屍白骨    仍然滋養著其他生命    

愛與分享    是沒有階級設限的 

  

     

                                   合掌   ~ 祝福下一個美好循環~

                                                 願你們安息

                                                 卸下心頭重擔      願我們都如此。

 

 

                一路禪機    ...

 之於我們     梅花鹿不再只是浪漫懷想

 更有肉身的覺醒     肉身終將腐化

 生命的延續在於精神...

 您     想留下什麼樣的精神呢~ 

 

端起相機時     

灰色的空中    忽然裂出一道縫隙

陽光灑下來    照在鹿兒身上  

我想    鹿兒也要我拍下牠們的吧 .... 

 

 

                                               籠仔埔   ...   恆春半島

                                       https://youtu.be/c3lZJo5gsF8

 

           在初春森林裏     偶遇了一場鹿的告別 

           生各有時    自然來去      那麼  ...  來跳卓別林吧!

                                    

 

  鹿徑的一天~

 

鹿徑的一天~

 

鹿徑的一天~  

 

鹿徑的一天~

 

鹿徑的一天~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zoza
  • 鹿,讓我想起簡媜的《鹿回頭》:)

    提到死亡, 二年前讀《一的力量》這本書
    內容情節已日漸模糊
    但有一段印象深刻
    智慧老者自知時日不多翻越山崖峭壁來到一個水晶洞穴
    老者選擇在此長眠,讓自己逐漸變成非洲結晶洞穴的一部分
    他說:『十萬年後我們會再相遇。』
    這讓我想起我家的老貓,也是選擇同樣的方式,在離世前不告而別
    我想,牠也是尋了一僻壤處,靜靜離開塵世...
    貓果然是有智慧的哲學家呢!






  • 十萬年後我們會再相遇...

    會嗎~沒有人知道..但是當下的心念已經垂懸向永遠...

    我家的吉利生病的那段日子

    每天都拖著病體走到鄰居家門前坐

    一坐下就不再起來 每天都是我們去將他抱回來

    過氣時也是在鄰家門前

    如今讀了您寫家貓的選擇

    我想...

    吉利大概也是抱持著這樣的心念吧~

    無言的動物們生活簡單...

    也許是這樣的簡單讓它們還記著祖先傳下來的智慧吧~







    四十歐巴 於 2015/10/23 12: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