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李黎曾寫了~浮花飛絮張愛玲

書中盡是張愛玲足跡

偶爾取來翻翻     斜坡小街啊    斜坡小街

印象中   

張愛玲住過的城    似乎總有許多斜坡小街 

 

漢密頓對面的斜坡小街   ....

這些文字    很自然帶我回到花蓮 

幾乎地無三里平的洄瀾城裏    也有許多斜坡小街

 

張愛玲曾來過花蓮   

搭火車一路南來    在屏東枋寮轉乘公路車

繞行南迴    經台東  抵花蓮   

台灣50年代  

這一路上是如何黃沙風塵的景況啊  ~

行跡裏滿是我的張愛玲懷想... 

 

1921出生     40年後    1961張愛玲踏上花蓮土地

彷彿早已註寫在她   生命中

一個隨處有著斜坡小街的城...  

 

連連雨日讀著張愛玲

沒來由起了遠行之念

於是搭上火車   一站一站地過

初夏的花蓮   

一個亮晴天    是老朋友送的見面禮 

不過四個小時前    於屏東的狂風驟雨中

狼狽地上了車    ... 

我們的島直徑不足千里

但是一條中央山脈     就將天色分成兩樣情 

....出車站   已是午餐將過時分

借妥腳踏車    打算先往旅店安頓

花蓮火車站前有好幾條路   

雖說兜來兜去都到得了旅店 

但我喜歡走中山路 

中山路啊  ~ 中山路  

總讓我想起

張愛玲來到花蓮時客居的王禎和老家

就在中山路上某一處三角窗呢~

如今   張愛玲已走遠   

王禎和也走了   

而且走得更早    50歲就讓鼻咽癌帶走了....

 

....我邊踩腳踏車    邊在腦海裏勾勒著作家足跡...  

這趟來    旅店裏剛好有個小展   

展出在地作家廖鴻基的作品 

長桌上   書本一字排開    

討海人    鯨生鯨世    漂流監獄....

在台11線藍色太平洋之後    

擺著一本以作家臉譜為封面的書

未知無意還是特別安排    總之整個Fu就很旅行   ....

 

回花蓮    其實也不特別去什麼知名景點

家常走一些街巷弄底 

....張愛玲的斜坡小街   

王禎和的中山路....乃至於廖鴻基住居的國聯路

幾年下來     小滿與我在洄瀾城裏    也走出了一張小街地圖  

這天許是受了討海人的牽引  ...  想走走海岸 

  

出花蓮市   往南   走11號公路 

此去至鹽寮一帶      旅店開發工程愈演愈烈

從先前的鑿山    到晚近幾年朝海邊逼近 

入夜後光害嚴重     觀星已成往事 

不過   卻容易見到野生動物了

我們在鹽寮一處不算隱蔽的路旁

發現有動物躺在地上     原以為是一隻狗 

走近看    竟是一 隻白鼻心 

一隻野生動物    倒在容易被人類發現的所在... 

這是否意謂著   人類的過度開發  

已侵害到自然與人類之間的緩衝地帶了呢~

 

經過白鼻心之後 

仰頭看見海岸山脈尾稜    大面積開發的飯店與遊樂設施.... 

我這樣形容它吧~~~  那是合法的環境掠奪 

在海邊蓋房子     尤其是很大的水泥建物 

外觀再漆成藍白色     看起來似乎很浪漫 

但是背後的環境代價卻很沉重

可以預見    以後的世代將很難體會...

走在一段遼闊而潔淨的海岸 

聆聽濤聲中的寧靜    是什麼樣的感覺了 ~~ 

 

風是不定向的 

住在離海邊遠一點的地方      仍然吹得到海風啊~                   

...在水璉之後有一面海岸    不算隱密但人很稀少

尤其日常的傍晚    五點半一過   

沙灘上幾乎就是在地住民的天下了

漲潮時    海浪一波波打上岸

海蟑螂成隊在岩壁間行軍    

水色輕盈    波漾餘光    

我們學起狗兒躺在灘上半瞇著眼吹涼聽濤 

看看日月落昇     夜色中漁火點點   

天邊星子閃爍樂陶陶....

然後踩著月色回花蓮市

行途間瞧見一頭水牛溪底泡澡     一臉怡然樣 

我很想說牠是快樂的 

但又想起林語堂先生曾經說過~~  牛的表情幾乎永遠一樣... 

因此  ...   眼見也不足以為憑了 

不就如同那些    有著光鮮外表的建物背後 

其實是一處絕巷      人類終將無路可回~  

 

 

                      小滿靜好      11號公路隨筆  。    水璉     花蓮 

 

 

 走過阿朗壹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chasemoon
  • 午安 感恩美好文字分享~推^^


  • 謝謝您的美言~

    讓我又收集到一份喜悅呢~



    四十歐巴 於 2015/08/10 09:36 回覆

  •  蟹子
  • 兒時住的地方..也都是斜坡小街呢...因為房子都是在堤防兩側..

    不過.樂趣也是很多的...上學時..過了馬路.就可以張開雙臂..學鳥兒俯衝哩...^O^

    我們這個海灣.一到深夜..路燈全熄之後..沒有了光害..整個天幕..銀河星系

    繁星閃爍..是久居都市不曾再見的夜空

    這時.端著一杯咖啡.坐在看台上的木椅上.邀星子共飲...聽海濤拍岸.同 醉





    但這兒的人..幾乎都不到海邊的..尤其是在晚上






  • 蟹子啊~

    您寫的這兒的人幾乎都不到海邊...使我想起了一件事

    一次在11號公路邊一個賣海產的攤子前看見一位小男孩獨個兒玩耍著

    當時已近黃昏

    我們隨口問~晚上吃些什麼啊

    男孩淡淡的回~吃龍蝦啊~

    語氣中聽不出一絲絲高興的樣子

    ...想想也是...對於長年住在海邊的人來說

    海景啊 龍蝦啊..都只是日常的片段...

    可對於都市人卻是盛宴慶典哩~



    還有啊~堤防兩側是斜坡小街...很棒的想像哦~~~










    四十歐巴 於 2015/08/12 11:55 回覆

  •  蟹子

  • 呵呵...昨晚沒說完呢..久居此地的居民..早就就見慣海邊景色

    再美的海色.於他門來說.都是尋常小日子裡的顏色..只是

    對這個海岸..他們有一份深深的畏懼...因為每年.總有海浪噬人的事件

    尤其是颱風前後..這兒的浪花.更是吸引人.卻輕忽了隱藏的危機



    今年..已有三起了...外來的遊客..看著美麗的海浪花.早就把一旁告示牌

    上的警語拋諸腦後..




  • 蟹子...靠海的人反而畏懼海是真的哦~

    之前讀過一本關於原住民遷徙的書籍

    裏頭就提到

    南島語系的原住民從海上飄流到台灣時

    因見識過海洋的險惡 上岸後都儘量往山上走...

    所以原住民並非一開始就住在高山上的

    倒是平常離海很遠的人

    卻總是不切實際的對海洋懷報著詩篇的浪漫...

    真是危險哪~





    四十歐巴 於 2015/08/18 10:08 回覆

  • 塵妤
  • 斜坡小街讓我想起在淡水拍攝的"小畢的故事"

    小畢就是在斜坡小街裡鑽啊鑽的

    不過現在的淡水小鎮,就連斜坡小街裡都是賣著紀念品的店面..煞風景啊~





  • 小畢的故事~畢楚嘉~

    還記得是在板橋南雅夜市裏的戲院看的~好看~

    有時候我在想...

    究竟是我們改變了自己

    還是時間改變了我們...

    可無論如何 有些風景是回不來了...

    昨日讀林良先生關於舊書攤的隨筆~

    其中提到台北的舊書街~牯嶺街~

    這條路以前也常在電影中出現哩~

    哈~我覺得這些帶著生活痕跡的老街道...很適合在秋天回味呢~












    四十歐巴 於 2015/08/13 09: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