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國具有學籍已第八年了

中輟在外兩年,今年終於升上六年級

 

阿國生長在典型的弱勢家庭裏。

單親、外籍、隔代教養   剛好糾結在一起

 

五年級之前,

阿國除了學習能力稍微低落外    常規及禮貌都表現得不錯

因此特別引起我的注意

 

此外我也注意到    阿國在學校沒什麼朋友

五年級  那年暑假    也許是因尋求認同的心理

阿國逐漸踏進就讀國中的哥哥們    的圈子裏

 

暑假之後升上六年級     開學沒幾日,就不來上課了 

月餘前,聽聞他被平常廝混的玩伴舉發偷竊,還被打傷...

...之後     阿國仍繼續混在那一掛裏~~

問答之間....

小六生一派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架勢    世故地教人難過 

 

阿國因為偷竊案法院開庭未到,小小年紀即列入通緝犯 

約兩周前     在路上遊蕩時遭警查獲

直接送進少年觀護所,在屏東監獄裏面

 

...今天    我們去看了阿國

在屏東監獄裏....

阿國抱著大人們一直哭....一直哭 

回程時....

想到了一位自卑的泰雅男孩,在木雕裏重拾自信

阿國呢...

阿國不是原住民孩子...阿國流動在乏人問津的社會底層

這樣的孩子,是否有勇氣    有機會

如同鮭魚般逆流    衝破生命桎梏...這是大夥兒共同努力的課題 

 

幾年前有一部電影很紅  

就是那部~山也BoT    海也BoT  的海角七號

但是有一位新住民媽媽這樣說~~

『阮沒看過海角七號....  阮就住在鹼鹼海風裏...』

遠嫁來台灣的外籍女性... 在距離首都更遙遠的恆春街頭 

古城門邊....早餐、午餐、晚餐三份工,加起來萬把塊錢

必須養活孩子    年邁的公婆 以及   吸毒成癮的「先生」 

生活拖磨...綿綿的恆春老調思想起...

已無法喚醒少女心湖底   那渡海來台的憧憬 。 

乏人關照的孩子....

不難在墾丁大街賺取豐厚零用錢

也不難    在墾丁大街迷失了方向...

  

我有兩扇窗   是那種上了年紀的木格窗

其中一扇窗   看出去是個漁港  

沒事的時候   我常坐在那窗緣邊

看著天光在湧動的海水上作色   

那光景裏    總伴隨著陣陣漁村中才有的腥味  ~~  

說實話   

我還是經過一些時間才逐漸適應這種味道的 

 

... 夏季颱風天    船會進港避風    漁港變得熱鬧    

港邊會多出一些食攤    其中有一攤賣黑輪的   

固定擺在小學圍牆邊的樹下    生意最好  

那些船員在甲板上的家常生活     像一部沒有腳本的紀錄片~  

這樣的紀錄    又引我思索著 ...

在現實環境裏的灰暗地帶

究竟還存在著多少   等待光亮的阿國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歐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