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通往瓦拉米古道的公路斷了

 

去年這樣今年這樣

 

沒有登陸的颱風更厲害

 

雨水沒日沒夜發狂下著

 

像一支訓練精良的軍隊死命地往敵人要害攻擊

 

雨箭齊發...利岩紛落

 

山壁上一面面彷彿水泥盔甲的擋土牆被應聲抬起 

 

雨足不再走人類規範的水路

 

轉而從人們意想不到的地帶突擊...

 

它們掏空地基把雙線道的公路變成單線道...迅速拿下第一回合的勝利

 

繼又挺進地心

 

趁著無月之夜...摸黑集結於一條看起來並不怎麼特別的野溪

 

只待吸飽水氣全力傾瀉而下…完全中斷公路...一舉收復自然野地

 

事已至此敵軍束裝遠颺天空又恢復了雲淡風輕

 

徒留破碎山河與滿地泥流

 

供予人類思索因應氣候變遷之大計...

 

 

 

總之短時間內瓦拉米古道是進不去了

 

瓦拉米古道進不去可是很麻煩的

 

鄰近的南安與卓麓部落的大水脈都在裡面

 

公路斷了…水脈斷了…山口的另一條小水脈只能勉強供應烹煮三餐的水量

 

截至1020部落已經停水7

 

外面下大雨屋內卻無水可用

 

這樣的尷尬戲碼彷彿輪迴...不斷在許多山村上演著

 

面對自然的反撲...村人早已練就一身隨遇而安的本事

 

隨著山村過日時間久了…我們也漸漸卸下拘束的外衣。

 

 

 

 

 

 擺渡人~瓦拉米  

 

 

 

 

 

 

 

1020日夜晚公路終於搶通

 

隔天清晨南安部落人馬即刻活動起來

 

整建瓦拉米山屋的隊伍率先背運建材入山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的工班也在南安管理站前集合

 

包含監工老黃一行9

 

預計以12天的時間

 

經過抱崖...多美麗...終至大分整修山路

 

老黃先在南安敬獻酒水祈求祖靈保佑一路平安

 

只見平日幽默的他端起酒杯往土地灑下幾滴酒水隨即一飲而盡

 

在莊嚴宏亮的「感謝您」聲中完成儀式~

 

 

 

小滿與我提早在工班上路之前入山

 

步道500公尺處首遇坍方正在想如何走過時

 

巧遇部落族人為了找尋水源已待在這座山裡兩天兩夜

 

據說前一天入山時路還完好今日下山路已經坍方

 

山區變幻莫測...無怪乎常有人在下山時遇見溪水暴漲的狀況。

 

 

 

 

行至佳心

 

沿途多處坍方樹木連根拔起

  

可喜的是105年10月豪雨大坍方的3.6K沒再造成新的裂痕

 

也許地質已逐漸穩定下來

 

 

深秋的林徑上仍可見油桐雪白的身影 

 

這不就是氣候暖化的跡證...

 

為了淡化惆悵氛圍

 

轉而注意起森林的葉子

 

臺灣櫸與臺灣山胡桃如常反映著季節的風貌

 

橘紅...澄黃...這些讓人點燃希望的色彩

 

在我們眼裡可絲毫不比楓紅之顏遜色呢~ 

 

 

 

回程經過二號橋時又遇見老黃一行人

 

見他背負著三十幾公斤一派硬漢樣

 

朋友...一路平安!

 

總之下次見面是12天之後了~

 

 

 

  

 

 

                                記于     瓦拉米 。  南安  

 

 

 

 

 

 

 

 

DSC01805.JPG

 

 

DSC01832.JPG

 

 

 

 

      

 

 

 

DSC01938.JPG

 

 

DSC01933.JPG

 

 

DSC01829.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十歐巴 的頭像
四十歐巴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