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距離莫拉克風災之後的第七個春天

大地剛從沉沉的睡夢中甦醒

我們上山

循著已經回歸為山區道路的屏38鄉道探訪闊別已久的風景

山腳下的春花兒安適著仰望澄澈的天空

我們走入壯麗的溪谷風光

親身體驗了災後的德文溪是如何由困境中重溯出一條新生的水路

那溪那花朵植物們已逐步遠離災難的創傷活出自己的風采

那曾經被撕裂的土地被扯斷的橋樑..也在時光的療癒中弭平了傷口

 

我們打算沿著屏38鄉道經佳暮到大武社

再從位於半山腰的大武社下行至隘寮溪畔

走便橋越溪上行至霧台村24號公路下山完成一趟回溯的旅程

豈料38鄉道在佳暮之後逐漸縮小模糊終致無路可走

看來是無法經由此路去大武社了

只得往回走又不想就這麼下山

剛巧不遠處的村子裏傳來一陣嘻笑聲

往聲裏尋去這一尋便走進了佳暮社

一間雜貨店前坐著幾個人狀若閒聊的樣子

我們站在數尺之外張望...一隻小狗首先發現了我們

~~汪~汪~汪~~

狗兒連珠砲似的狂聲迴盪在山谷中…掀起了一陣騷動

頓時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我們身上

哦~哦~這下我們就像在黑暗中被探照燈掃到那樣的無所遁形了

一個男人向我們走過來…哈~~機會來了~我心想...

馬上請教他關於路況的問題

~往大武社的路段已經不修囉~答案很快揭曉

所以回顧的旅程到此為止

然而對於一趟旅程的中斷其實別太在意

也許花點心思

將它轉化成一個美味的頓號~一杯時光特調的立頓紅茶也不賴啊~

 

部落邊坡一片新栽的紅藜田成為頓號之後的話題

我們聊紅藜喜歡的氣候紅藜的收穫期

紅藜的料理乃至紅藜的滋味交情也就從味道裏滋生起來了

我問羅兄你覺不覺得紅藜帶有一種很濃的泥土味呢

….泥土味也可以這麼說啦~

不過我覺得比較像山的味道哦~羅兄笑著回~

 

紅藜山的味道~

採頡此文以形容食材之味...頗有畫龍點睛之意境

我們習慣將合於口味的食物稱為對味

那麼對於人呢人與人的交集對了就是知遇吧~

如果你手上剛好有相機

那麼這種知遇的感動應該會讓你想拍下眼前的風景

我向羅兄邀了幾張照片

然後是杜比

一個在雜貨店旁自得其樂騎著腳踏車的小女孩

她的眼睛帶著一種水靈的清澈...彷彿一雙隱藏於深谷裏的潭

我答應送相片給她~

 

在佳暮停留了很長的時間…陪著這座山走入黑夜

墨色星光催人歸...

羅兄大方的把他們的食物分享給我們

並一直說著路上餓了可以吃…路上餓了可以吃..

 

關於味道...

可以用來形容食物...形容人情...甚或一地之氛圍...

如果將這些融合起來...就成為一種人文生活

我想...這也就是對於『山的味道』...最棒的詮釋了~

 

 

 

 

                     佳暮    霧台...去年春天~ 

 

 

 

 

  

霧台~佳暮~朋友 

 

 

 

  霧台~佳暮~杜比

 

 

霧台~佳暮~杜比

 

 

霧台~佳暮~杜比

 

 

霧台~佳暮~杜比

 

 

 

 

 霧台~佳暮~走溪

 

 

霧台~佳暮~走溪  

 

 

 

霧台~佳暮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