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都過了一週

鳳凰樹卻一點也沒有開花的意思

柴山的...社頂的...隨處所見的鳳凰樹上一點新花樣也沒有

看來今年的鳳凰樹很有自己的想法呢~

清晨行經新園堤...無意中發現了一球鳳凰

萬綠叢中一點紅格外顯目

不免對這朵獨排眾議的花兒升起了一股由衷的敬意~

 

...時間進入五月的第二週

許多商店已經開始母親節銷售檔期

人間過節不就這樣嗎...一場場活動一窩蜂熱鬧

吃吃喝喝買買送送...

這樣過節其實也沒什麼問題...可如果只有這樣的橋段就顯得空洞了...

餐廳像爆動賣場如打仗後場是廚餘大滿貫垃圾堆成山

每到五月的第二個禮拜天媽媽們全變成貴婦

乘著華麗的南瓜馬車左手禮物右手食物集寵愛呵護於一身

可一到晚上十二點一個個就又變回日日操勞的灰姑娘~

 

生而為人這種事我也參與了幾十年足夠了

好在江山代代有人出...這種事就交棒給年輕人吧

這個母親節我只想與自己安靜的聊聊

 

我記得

媽媽說我還是個小嬰兒時一次吃奶給她吹了氣

令她的乳房漲痛了好久吃了許多苦頭試了好多方法才給治好

又因我幼年體弱多病...媽媽也是問卜尋醫...費了許多精神才將我養起來

看來我真是個囉唆的孩子啊~

 

我記得

媽媽說我才兩三歲時她沒空一邊煎餅一邊看顧我

於是用一條長繩子將我綁起來使我只能在她看見的範圍內活動

也許就是在那時候...我記下了往後都不曾遺忘的煎餅的味道~

 

我記得

五...六歲起我開始調皮了時常惹事生非遭鄰居告狀

一次媽媽氣炸了跑出來教訓我

我當然是三十六計跑為上策邊向前跑邊回頭看

結果摔斷左腿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

也許是因為這樣所以後來我怕被修理躲起來時

媽媽就沒再追出來搜我了~

 

我記得

小時候家裏有孩子生日時媽媽都會買蛋糕回來

我們吃蛋糕時旁邊還有螢火蟲在黑黑的夜裏畫小星星

一直到長大了媽媽還是會買

我很喜歡蛋糕但是現在不能吃太多

哎~人就是這麼麻煩的動物

年輕時吃得多但不講究視覺...年紀大了反是看得多吃得少了

好比我喜歡住的那間旅店

餐桌上一定會放瓶代糖...每回看了都不禁會心一笑~

 

我記得

小時候我們跟著父母在板橋南門夜市擺攤

遇到冷天媽媽便在攤子後面的地上鋪報紙四周圍上帆布

讓我們窩在那個小天地裏取暖

爸爸收攤後媽媽帶我們幾個毛頭兒搭公車回家

很冷的日子我們會去吃炒麵喝當歸湯

我非常討厭台北的冬天...但很喜歡冬天能吃炒麵配碗當歸湯呢~

 

我記得

小學四年級時媽媽買了一套世界偉人傳記給我

十本小書翻了又翻讀得滾瓜爛熟

無心插柳的種下了喜歡讀書的種籽

今時返觀這絕對是媽媽送給我最好的禮物~

 

我記得

爸爸死後家計困頓

小學畢業後我安於成衣廠包裝工的日子而無心升學

媽媽告訴我

難道你要像我一樣做青眠牛(文盲)不識字蓋甘苦你知否

想識字...只得咬緊牙根繼續讀下去

如今回想咬緊牙根的感覺實在很模糊了

不如趁著還沒老掉牙的時候來試試吧

我將上齒與下齒相互叩緊直到腦袋鼓漲...就產生一股力量的感覺

當然...現實生活比這要複雜多囉~

 

我記得

爸爸死後我們聽從外婆的建議搬回屏東老家

有一段時間媽媽在大同農場幫人理髮

我們沒有熱水器學校放假時我便去提水燒水

午餐時便到隔壁的麵店吃碗加顆雞蛋與幾根白菜的統一肉燥麵

對我而言這個味道實在五味雜陳它有我人生的一部份

我想這輩子我很難忘記它了~

 

我記得

我們搬回屏東後曾因日子清苦無以為繼

媽媽在走投無路之下...打算將我們幾個孩子留在老家

獨自北上謀生再寄生活費回來

或因環境的催促使我的思想提早成熟

噗嗵~雙膝一屈跪地

懇求媽媽再忍耐一段日子…只待我國中畢業便能工作幫忙家計

媽媽答應我我們哭成一團

可以說這是我人生中許下的第一個承諾

當下我突然長大成為一個可以擔負承諾的人

所謂一諾千金...諾就是債

如今的我...不再輕言承諾

因為...那生命中最光榮的戰役我已打過~

 

 

...隨著時間流逝我們身邊的人愈來愈少記憶愈來愈厚

不是每個人都能留住記憶呢~我那已經失智的綿姨媽就沒辦法

母親是自己的

今年何不選擇安靜的與自己聊聊過個雋永的母親節...

媽媽...我記得...我們一起賣涼麵哦~

 

 

                           阿猴城   。  寫于  初夏   

 

 

 

 童年~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