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有四個季節它們是春夏秋冬

九號公車有四個成員他們是小巴小耳朵小雨刷以及長腳白

春夏秋冬都有好玩的這會兒輪到冬遊季~

 

十二月以來幾乎沒下什麼雨時序真是進入乾季囉~

微涼的陽光曬著乾乾的日子南國的冬天就像雨水一樣

彷彿怕人發現似的躡手躡腳躲起來了~

 

天爺爺不下雨溪底的水變少了

十二月天涼涼走溪不會曬成乾

屏東山多溪流多夏天的時候溪流是水走的路

可是一到冬天乾乾的溪就變成小小們的跳跳床

 

這天九號公車一齊去走溪

三地門山上的隘寮溪

隘寮溪有北溪與南溪

我們走的是北邊的溪

順著公路邊的小徑走下去

藍藍的天空裏飄蕩著許許多多白花花的粉撲子

小巴..小耳朵小雨刷還有長腳白

手牽手穿進一片生意盎然的雜木林

泉水從山壁間滲出在野地上畫出一圈圈小水窪

一隻蟾蜍趴在水邊照鏡子...一隻小灰蛙躲在草叢裏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

 

紫斑蝶已經來過冬了成群的紫斑蝶裏點綴的幾片白是白粉蝶

接近溪底的地方又換成了蛇目蝶群

蝴蝶來了鳥也來了小徑上不時可見蝴蝶的翅片

蜘蛛紛紛移至澤蘭叢中築網它們期盼了一整年就等這段時間呢~

蜘蛛在冬天織網補蝶好比有些地方的人會在冬天獵鵪鶉一樣

這蜘蛛肯定仔細做過野地調查~

 

穿出林子後前方還有一小段黃土路路的盡頭有處缺口

小小們從這裏下切至溪底長腳白帶頭滑下去

一腳踩進軟軟的沙洲裏

泥沙又濕又黏像個黑洞把長腳白的腳吃進肚子裏

我們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他從沙洲拉起來呢~

慘了~慘了~長腳白大喊~鞋子髒了啦~

鞋子髒了有什麼關係呢~脫下來用溪水洗乾淨

放在太陽下曬不就得了~小巴吆喝~快快快

大家把鞋子脫下來~一齊赤腳走~

玩耍就是要弄髒啊~

 

我們好愛十二月

十二月的溪淺淺十二月的水緩緩十二月的溪床變成遊戲場

來來來~你一筆~我一撇~畫成一張大花臉

今天不走山今天不走海今天純粹玩泥巴~

 

人是從動物演化而來應該有親土的基因

只是許多人早已習慣將自己壓縮在無塵的環境裏

傳承幾代下來血液裏親土基因早被稀釋了

 

親愛的孩子 

今天咱們來聊聊生活這回事兒吧

生活這傢伙有時候很拗...有時候又讓人很舒服

你這個年紀實在不用急著懂它

我也是好幾十歲以後才明白 

順著它的節奏走...總能發現一片天 

即使身高拉開了你與土地的距離

時間模糊了你對土地的記憶

可只要沒忘了泥巴的味道

懂得用泥巴為生活上色

就有找回快樂的能力

記著...會玩才會過生活~

 

 

 

                  大河戀    達來    三地門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玩泥巴~達來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