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門的習慣是能慢就不快能坐車就不開車

這聽起來似乎有點懶可那有什麼辦法呢~

就有人喜歡如此拉長時光的景深嘛~

...喀啦~喀啦~隨著火車那不緊不緩的節奏...

浪蕩晃悠於徐緩的時光中隨時可以行進可以停止

而且如果你願意的話

還隨時可以交到朋友為記憶存入片片風景

我喜歡記憶無論酸甜苦辣都喜歡

記憶是故事的資糧...記憶增添了生命的厚度….故事拉寬了生命的廣度

你想一場既厚且寬的生命能不精彩嗎~

 

一個冬日的午後...從羅東搭火車前往花蓮

東部鐵道啊忘了上次經過是什麼時候囉~

向來我不擅記數字的東西又不易忘故事的場景

...記得是在野薑花開的季節…小滿與我自貢寮出發..走草嶺古道下至大里

再從大里搭火車到礁溪

周間傍晚的區間車上大多是通勤族...學生

肩擔著貨籃的小販…此外...就是一些些像我們這樣意外的訪客了~

他們聊著生活中的瑣事我們專注著窗外的風景

海面上的龜山島披著一身陽光

當時的我們對於龜山島上的陽光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

後來才明白想在多雨的宜蘭遇見這樣的龜山島是需要些運氣的

 

礁溪住了一晚翌日晨餐時光結識一對夫婦

高雄人士約莫五十來歲

自行開車旅遊他們說雖然方便但感覺很累

我建議可以火車搭配走路與租車…因為話題投機...彼此聊了起來~

餐畢各別西東

小滿與我踩著腳踏車漫遊時潮一帶田間不時見農地買賣廣告

其後自礁溪往花蓮途中鐵道延線碧田亦復如是

也是這樣的傷情之景令我們多年不曾再走訪宜蘭

只是當時的我們並不知道農地的變相買賣即將蔚為風潮

如今台灣各地不都如此

這種情形要歸于人民無識說政府怠惰...都算合宜~

 

...話題再回到這個2016的初冬午後吧~

一樣是個周間小日

喜慢之人故意錯過自強號莒光號

買了張速度介於區間車與莒光號之間13:41分的復興號車票

心想應該沒多少乘客吧

怎知愈接近開車時刻..月台人愈多

人群中發現了一位小女孩穿著整身紅好似一朵剛開的小紅花

女孩用明亮的眼睛看著我一位年輕的女士抱著她

女士身旁擺著兩個袋子一袋是生活物品...另一袋則裝滿了青菜

我走近他們

蹲下來輕聲詢問能為女孩拍張照片嗎...

女士微笑應允了~

拍過照片後...我們在候車的空檔中聊著

原來她們赴羅東採買時都是搭這班車回去...

回南澳她們住碧候村

女士還特地跟我解釋了『候』的讀法與時『候』的候是一樣的哦~

碧候…我第一次聽見...好美的名字~

女士的肚子很大了….我問她預產期什麼時候

她說月底…是第三胎~

月底不就這十幾天的事了嗎~一場新生即將啟程~

火車來了我們走進各自的車廂

火車走了一場不期而遇的對話開始發酵

…猶記蘇澳新站附近的二號遂道口旁野地上一群山芙蓉盛開著

當火車緩緩駛進南澳站…望著群山下的小村落

心想哪天約小滿來這裏走走

 

 

                            羅東...花蓮之間...南澳

 

 

 

 途中...南澳...  

 

 

碧候村的小女孩~

 

 

碧候村的小女孩~  

 

 

碧候村的小女孩~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