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強冷酷熱狂風急雨成為日子的常態…而災難逐漸成為生活的主角

所謂的明天變得很難預料

就像我們面對豪雨以為準備雨衣就可以了

沒料到那天在增加了75分鐘車程之後..終於抵達了玉里

猶記暑期金針花季時機車被搶租一空的景況

這次國慶假期事先訂了車

卻因蘇花公路與南迴線的災害遊客們紛紛取消行程

結果不只是每一間租車店門可羅雀根本連一丁點兒鳥仔們的叫聲也聽不見

事先訂車...反而成為多餘的舉動了~

 

鳥兒是聰慧靈巧的這種下大雨的日子牠們自然不會出來

羽毛弄濕了多麻煩呢~除非不得已否則還是待在家裏等雨停吧~

哪像我們大雨日還要出們涉水..好不容易安排的旅程怎能錯過呢

錯過了必得再等待….如此週而復始這便是身為人最尷尬的地方~

 

想想有哪個人的時間不是按表操課的

人們從小便服膺那一套學堂如此社會如此…及至老年更是如此

被匡限了一輩子你早已失去隨興的能力也遺忘了自在的滋味

流動在人類血液裏那來自遠古的質樸的基因

早已被繁瑣的欲望驅逐了

活著時你將靈魂匡限在肉體裏用腦子鎖住它

死了肉體火化了….其他人又將你的骨灰置於甕裏

可以說...人的一輩子都離不開匡限匡限自己也匡限別人..

 

你想如果我們像鳥兒般覓得一樹添一床草葉就是窩

不為買房買車奔波不執著於世間的價值觀

全然的只為了基本的需求而幹活

那麼便得享受時間上的高度自由雙翅一揚便可隨時飛往想去的地方

且因鳥兒沒有存款簿不用為了數字遊戲計較

沒有冰箱不用為了塞滿冰箱的空間而忙碌

只有在肚子餓了時才找吃的吃飽了棲著枝邊唱歌邊排瀉

如果能這樣一切按照自己的步調生活著

毋須安排沒有折衝那麼我們是不會想在大雨日出門涉水的~

 

騎著車子去南安…30號公路延線水瀑連連

那些急雨在地表上沖刷出來的刻痕

在自然界中叫水走的路...用人類的語言來說卻是災害

而動物們則將之看做水瀑是喝水的地方

動物們說~

別擔心~連連水瀑不過是多出幾處喝水的地方罷了~

 

在玉管處南安遊客中心午餐時

聽一位熟識的大哥說30號公路約4K處因落石坍坊

目前只能到南安瀑布...瓦拉米步道封閉

山有高低樹有大小這南安瀑布算是水瀑中的大個子

遠近馳名匯集了山水也匯聚著人氣

因為它太顯目了所以我們之前都只是從遠處默默經過

那天風雨斷路去不了瓦拉米

索性徒步往南安瀑布...走到路斷之處

看見從裸露岩壁上崩落的巨石砸毀了路面與駁坎

人類的渺小在自然之前不語自明

一小段陷落便足以使人裹足不前

說穿了...我們不過是向自然乞討時間的浪人罷了~

 

 

高崖上環掛著一道道細秀白絹流下山後形成了公路旁連連水瀑 

一般常說~風生水起

可那天在瀑布前觀看著那些彎腰的樹蓬飛的葉子

竟看見水生起了風意外親臨了一場自然的造化

自然似乎在說~

既來之則安之~天或不從人願所幸人心可以自轉~

從現在開始

轉念轉念轉回破除匡限的原點

原來...風生水起亦能水起風生~ 

 

 

                          南安   花蓮 ... 下雨天... 

 

 

南安~此時山正水

 

南安~此時山正水 

 

南安~此時山正水

 

南安~此時山正水 

    

 

 南安~此時山正水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