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巷子的春仔嬸兩個月前跟團遊義大利十幾天回來後人就不舒服

上醫院看病從門診演變到住院很快的又躺進加護病房

沒幾天人就整個萎了下來

昏昏沉沉二十幾天後醫生面色凝重的宣告看樣子是不行了...

 

幾十天前還活跳跳的一個人不過是去玩了一趟…怎麼回來人就不行了

春仔嬸的老伴兒一臉茫然跟鄰居說著

家裏默默進行起春仔嬸的後事千頭萬緒沒個著落

聽說隔壁巷子的阿吉嬤和玉子婆婆在歸來那間圓滿館辦得很不錯

家人便決定也交給圓滿館來辦~

 

時間這種概念在行動如常的人來看可能是以日..甚至是用年來丈量的

然而換做是身心孱弱的人也許就有了分分秒秒的緊迫性~

 

那天春仔嬸跟守在病禢旁的老伴兒說了一句~我欲來去囉~

我知道聽見老伴兒的回話春仔嬸便慢慢離去了

 

一句~我欲來去囉一聲~我知道

如此輕淡平常得幾乎聽不出情緒的對話

有著一世夫妻裏...最美的段落~

 

佛經上說..

不生不滅的心與生滅的身體本是挾帶的關係..也就是挾在一塊兒帶來帶去

這很有畫面...我以為夫妻之間也可看做是一種挾帶的關係~

 

...去年底無尾巷的阿吉嬤與玉子婆婆因病相繼入院治療

巧合的住同一間病房的斜對床也在這間病房裏道別

阿吉嬤送往圓滿館

而玉子婆婆則隨著虛弱的呼吸...繼續游移在無尾巷與醫院之間

 

清明節那天陽光出奇明亮巷底的孩子們一早就跑進雜作田裏玩耍

認識昆蟲與花草植物學習如何與人相處

他們因此比其他住在城裏的孩子多了一份生活的體驗

拖著病體的玉子婆婆也難得出來曬太陽

為她拍了一張照看著癌末人的臉龐反有一種浮雲清風之感

然後就在尼伯特颱風來的隔天...玉子婆婆走了~

 

猶記玉子婆婆還沒有生病的時候...每天清晨都會在巷路間來回走個幾趟

這會兒病了換成老伴兒扶著她走...

老伴兒總將手插在腰際...便於讓玉子婆婆的手環過他的胳肢窩依在他身上

夫妻倆沒有交談...只是靜靜的走著

直到玉子婆婆說累了~這天的運動也就結束了~

玉子婆婆離開後

每一天...老伴兒還是在一樣的時間...一樣的巷路上來回走個幾趟

只是身邊已經沒有了玉子婆婆

不再有個人環著手...他的手也不再插在腰際間了

 

說到底...生命就是一場彼此觀照的過程

你從十幾歲起住進無尾巷至今三十幾年...

他們看著你來到中年...你也看著他們進入老年..

印象中沒見他們牽過手...連騎車相載的次數也極少

一輩子吵吵鬧鬧...卻在人生的最後

挾帶著病痛與相互理解...進入了這輩子最安詳的生命狀態~

 

我欲來去囉~

充滿著臺灣話中獨特的含蓄與細膩的美感

親愛的勾勾小手按指印

到了那一天我欲來去時請將『我知道』包裹在手帕中放在我心上

到了那一天你欲來去時我會將『我知道』包裹在手帕中放在你心上

親愛的不哭不哭只送一彎微笑上弦月~

 

 

 

                                     阿猴城...寫于感性的秋天...

 

 https://youtu.be/zc5XeGB_jis

 

媽媽的花園~無尾巷~日光阿猴城  

 

 

茄子花~無尾巷~日光阿猴城

 

 

無尾巷~日光阿猴城

 

 

無尾巷~日光阿猴城  

 

 

玉子婆婆~無尾巷~日光阿猴城  

 

 

 DSC02231.JPG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