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瓦拉米古道前遇見的最後一片田是南安的田

走出瓦拉米古道時最先看見的田也是南安的田

之於我們南安的田彷彿一道緩衝地帶

伏臥於村莊與溪流之間..形成了流奶與蜜之地

 

五月立夏

南安的田暫別了農忙時光

抽長的青秧間已經有了些穗粒穗粒在陽光下迎風閃爍著

平常日孩子們都上學去了

也許是少了孩子們的蹤跡...以致村路上顯得空蕩蕩的

倒是田裏的活兒少了農人的居家生活增多了...門簷下常可見幾個人聚聊著

每逢此時綠油油的田野便是風陽光雲影..與水珠的遊戲場了~

 

六月夏至

南安的田稻子熟了結穗滿滿~農人們又回到田裏

農機車轟轟乍響...這裏一台那裏一輛

忙著收集穀子裝成一袋袋喜悅~

今年南安部落為配合玉山國家公園的南安有機米宣傳活動

特別在金色之田裏舉行了布農族的收穫季儀式

一個週六上午...族人們身著傳統服飾聚集於田野間

拍攝小組攝影機就定位...收音器高舉向天...空拍機也已準備就緒

活動起初由耆老以母語帶領大家禱告

禱告儀式完成後...接著進行割稻活動

布農衣物大抵以白色與青色為主搭配著金黃之田

以白色為底...取青與黃恰可調出綠色這不就是青秧之顏嗎~

不就是一種回復一種回歸的啟示嗎~

它似乎在說著

有機只是一項工具土地與人之間的和諧共生才是根本

土地的憂喜來自於人們的作為

土地的憂喜更關乎著人們的健康

生活在一片衰弱的土地上怎麼會健康呢~

一個必須強調有機的環境與人...是悲哀的

那天就在距離有機米田不遠處的樂樂橋邊

我們看見另一群農人對著玉米田噴藥

我們一面緊閉鼻腔快速離開...一面打開腦袋思索著...

...只有人的思維翻轉了土地才可能健康

當土地健康了環境好了人們就不用一再強調有機了

也真要到那個時候我們的有機才是真正的有機~

 

七月大暑

南安的田大部份已經插下新秧只有少數幾片才剛注了水

水面如鏡映山影

田裏有兩個大人與兩個小孩....看起來像一家人的樣子

在熱烈的陽光下整理著田埂...大人彎下腰挖著泥

小孩們一下子踩水玩...一會兒又荷起圓鍬在田埂上跑

從公路上往下俯瞰…我們像在欣賞一場演出...一場土地與人的即興創作~

心窩好似被踩過的田埂…感覺踏踏實實的~

 

當許多地方的田埂都改以水泥修築時

南安的田至今仍是泥土田埂土埂是小草的天堂

土埂厚實小草莖有彈性...走在長著小草的泥埂上特別舒服

泥土埂的可塑性很強放水時只要朝埂上挖個洞...放過水再用泥塊堵起來就行了

只不過事情總有一體之兩面

土埂須要時常巡視維護乃時間上必要的投資

可無論如何我以為泥土總是比水泥來得好

築水泥埂固然一勞永逸然說不準哪天您就得為此傷透了神...這可是我的切身經歷啊~

尼伯特颱風來襲時無尾巷底雜作田上的瓜棚垮了

我們必須將那些傾倒的竹子從泥土中一根根拔出來

但清理過程中最費時的不是那些插在泥土裏的竹竿...反而是一些用水泥做的設施呢~

經過這次之後我體悟到

對待一片土地能不用水泥就不要用~能簡單為什麼要搞複雜呢~

 

 

                                   南安的田常日常景卓溪花蓮~

           

https://youtu.be/JtHd7RZvTiU

 

 

 

南安的田~花蓮卓溪~

 

南安的田~花蓮卓溪~

 

南安的田~花蓮卓溪~

 

南安的田~花蓮卓溪~

 

南安~稻熟

 

南安~稻熟

 

南安~稻熟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