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清晨上班途中遇見一起車禍

現場一片零亂機件四散有些配件還噴飛到很遠的地方

足見車禍發生當時撞擊力道有多強烈

傷者已經載走了徒留下一隻黑色皮手套癱軟的趴在路面上

手套周圍佈滿了血水   

凝視著那片血水   我彷彿聽見從一張血盆大口中迸發出來的

深沉且撕裂般的吶喊我還不願意離開啊』~

車禍恰恰發生在紅綠燈口望著那些如常變換的燈號

忽然間…我覺得自己正在觀看一場帶著諷刺意味的黑色默劇

紅綠燈口啊….紅綠燈口~

祢是人們『生』的依循

然而...當人們不遵守規則時...祢也可能是『生』的意外變奏曲

而且這首變奏曲可能一演奏就停不下來了...

所以生活慢慢的就好好好領略世間的一期一會

藉由那一個個當下拼貼而成的故事也許就是一輩子了

 

現在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他們的故事吧~

就在新年即將來臨之前   無尾巷裏有三位居民陸陸續續住院了

九十好幾的阿吉嬤   七十幾歲的玉子婆婆與二十來歲的微笑弟弟

阿吉嬤患的是肺炎       微笑弟弟腦裏長著一顆瘤

而玉子婆婆則是因睡著睡著差點兒沒了呼吸

 

特別巧的是   

在巷裏住斜對面的阿吉嬤與玉子婆婆    在醫院的病床居然是面對面呢~

生命之間的緣每每讓人不可思議的奇妙著

而在每份緣之間也都存在著一個所謂緣盡的轉折點

阿吉嬤與玉子婆婆的轉折點就是這家醫院

 

大約十來天之後

玉子婆婆出院回來無尾巷     而阿吉嬤則轉送到殯儀館

其實在來到這個轉折點之前

阿吉嬤與玉子婆婆就已經有一段很久的時間不曾照過面了

阿吉嬤身體衰弱長年臥床逐步邁向壽終正寢之年

玉子婆婆的身子骨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雖然偶爾也會出來曬曬太陽但大多數的時間都待在屋子裏

或坐或躺不知不覺間電視與遙控器已經成為她打發時間的倚賴了

如今玉子婆婆進醫院走一遭

告別了一位老鄰居心裏肯定是不好過的啊~

  

另一位是住在巷子口的二十來歲的男孩

我並不知道他的名字  

因為他經常笑著所以我在心裏稱呼他『微笑弟弟』

微笑弟弟之所以經常笑著...也許是因為承襲了媽媽的基因吧~

微笑弟弟的媽媽叫阿芬

十八歲那年嫁到巷子裏一戶人家   先生大她好多歲

阿芬經常笑笑的沒做事時笑做事時也在笑

起先我只是覺得她很不一樣

後來聽巷裏人說才知道原來阿芬帶了一種叫弱智的病

阿芬生了兩個孩子  

老大像了她經常笑笑的也很勤快

時常拿著掃帚與畚斗清理巷子口

掃好了就到巷口旁的麵攤幫忙擺椅擺桌洗碗換來店老闆供的三餐麵食

微笑弟弟沒有唸過書

同齡的孩子在學校識字的時間他依然蹲在幽暗的家門前笑著...

由於父親死亡媽媽沒有照顧他的能力唯一的弟弟又不知去向

幾年前曾有社福團體要將微笑弟弟安置到機構裏

但是因為必須接受結紮手術而受到親族間的反對所以作罷了

就這樣...

微笑弟弟人生中可能的改變....便似一顆投進水中的小石子般...很快就無蹤無影了~

 

新年即將來臨前聽說微笑弟弟住院了

原來他腦袋裏長著一顆瘤很久了

爸爸還在的時候曾帶他去就診過

醫師說沒有立即的危險順其自然就好

~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微笑弟弟也就順其自然的死掉了呢~

 

寫到這裏在新年前住院的人現在只留下玉子婆婆了

上星期三玉子婆婆因為發燒咳血又住院了

經過一連串的檢查昨天檢查結果出來了骨癌第X

玉子婆婆的家人決定接她回家住幾天

讓她在熟悉的環境裏安心的...慢慢的死去...

這是他們的故事他們的人生…25歲...75歲...95歲...

 

臺灣有句俗諺說...棺材是裝死人...不是裝老人的...

朋友您聽到了嗎~

他們正在說...別急~人生慢慢來最好

 

 

                           阿猴城 ...風中有情...    寫于驚蟄之後...

                               https://youtu.be/x9d4KWkIWiA

 

 

 

時光~   

   

 三地門~達瓦達旺之春~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