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十月末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裏  

我們坐上一列老式的柴油自強號火車    從屏東市駛向台東

 

自從太魯閣與普悠瑪加入北迴與東部的輸運行列後

就比較少見到這款老式的柴油自強號火車在鐵道上奔馳的身影了

放眼望去...

如今大概也僅南迴線仍清一色行駛著這款老自強號

…因此若說南迴線是一段頗富懷舊風情的鐵道     可一點也不為過呢~ 

 

不同於新式列車的子彈型車頭與有著繽紛流線的車體  

老自強號車頭車尾平板方正  

車身也只是含蓄的鑲了黃色漆條的白鐵皮

行駛的時候聲音比較大還時常能聞到柴油味

然而對我們來說這些卻滿是熟悉的日常氛圍

二十年來南迴行旅因為有它而增添了許多雋永的回憶

我以手肘撐起側邊臉頰  

稍微增加了一些高度    便於將海看清楚些

那流淌於蔚藍之上澄明細碎的粼光

恍若與白鐵仔自強號一起走入了熟齡的我們~

 

 

約莫一個小時四十分後    火車駛進台東站

下了車順著人流走出車站在戶外四處走走舒展舒展筋骨

二十分鐘後又搭上另一列車轉往目的地花蓮

這就像搭飛機時的過境轉機一樣

隨著年紀漸增

我們特意將屏東至花蓮近四個小時的車程分成兩段

並選擇在台東過境轉車

如此是為了減低在車箱裏待太久所產生的不舒適感~

 

 

一個小時二十分後抵達花蓮不及午間一點

很快離開市區在太平洋岸找到一處清靜的野餐之所~德燕漁場

  

環顧四周...也許因為沒有什麼可吸引遊覽團的設施  

所以人潮與不遠處的七星潭風景區有了明顯的差別

空氣中瀰漫著一種在地的味道     是我們最喜歡的氛圍~

 

 

漁場一旁的陸地上有個涼亭   涼亭前造了一條長形石椅直向著海  

將簡單好吸收的食物擺在我們之間

面對面吃著麵包   地瓜   ...聊著前方的海景

期間海灘上不時傳來轟轟響聲~

原以為是在做工程    餐畢後走近一看才知道是漁工們正忙著收網

真是難得的機會...

加以這趟旅程沒有時間的壓力   

索性蹲在一旁觀看他們作業的情形

這個工班是由一台看起來很像怪手的機器與四個人組合而成的

而眼前

那鋪在灘上約有數十公尺長的黑色網龍      就是這個組合共同的目標~

 

 

一人負責操作機器   其餘三人幫忙牽拉整理

雖然只是反覆著同樣幾個動作  

漁工們的每一次動作    在我眼裏卻都是力與美的展現 

漁網必需全部吊掛上機器才算大功告成

蹲在灘上的我    此時就像在觀賞一部紀錄片般

影片結束後起身向他們走過去 ...

 

一位年輕人用台語問我~住花蓮嗎...

不是~我從屏東來~

來玩嗎~

不算我回~

真的   愈來愈覺得   來花蓮已經不是玩而是生活

 

這裏是定置漁場嗎~我回問

對啊~~年輕人說...

剛剛我們在把破的網子拉上來補等一下還要把補好的放下海去 ~

 

 ~ 網子那麼大件   就你們幾個做很吃力吧~

不會啦  ~ 我們會用機器把網子吊下海~

哪~~用那台下巴吊下去...年輕人將手指向北邊... 

你看...那個斜坡就是下巴的引道~~年輕人回

 

~ 我瞭了~ 原來那台看起來像怪手的機器就叫下巴啊~

 

年輕人見我有興趣    隨手撿起一截枯枝就在沙灘上畫起來

他試著用圖讓我理解所謂的  定置漁網  

定置漁網在海裏其實是圍成一個很大的葫蘆狀

葫蘆圈漸次縮小最終縮得只剩一個小點  

游進網裏的魚如果沒能在前頭脫身

就會隨著海流陷入這個死胡同而淪為獵物

 

年輕人並粗略跟我講解怎麼利用浮球判斷海洋的北流與南流

浮球沉下去時代表海洋走北流

浮球向上衝時則意味著海洋是走南流的

而他們的漁場喜歡走北流的日子...原因之一是北流比較好收網

…一門門都是學問~

連我這門外漢聽了都明白…沒有老老實實磨個幾年是沒辦法的~

 

年輕人叫阿宏

來漁場工作之前是岸邊一個營區裏的軍人  

志願役   四年一簽  

基於地緣的關係   阿宏經常走在這片海與陸地之間的沙灘

經常像這天的我一樣    觀看著漁場的作業情景

四年軍旅卸職時    決定不再續簽轉到漁場開始了海上生活

 

他說~

這裏跟軍中不一樣   在這裏學的做的都會變成自己的資產~

剛來的時候試用期三個月   每月三萬元  

試用期過後調到36000   漁場的工時與軍中一樣   薪水卻比軍中好

隨船出海作業若有過夜... 隔日還可休息一天~

阿宏已經考到船員證   預計工作滿二年後   薪資能調到五萬 ~

 

阿宏說 ~

漁場工作很辛苦    許多年輕人都做不來    所以很缺工

像這幾天才剛走掉一個~

 

阿宏的一席話   彷彿是這部紀錄片的旁白   留在我的腦海中深入我心底

台灣   真的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樣讓人洩氣啊~

只要心能如眼前的海那樣寬    就會有路可走的不是嗎~

 

臨走時我說~

下次來這裏...是不是問要找阿宏就可以了呢~

可能沒辦法~這個漁場有好幾個阿宏啦~

年輕人爽朗的笑聲描繪出了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從他堅定且踏實的步履中      我看見了希望~ 

 

人生是一連串的實習

最佳的學習場域     是社會而非學校

 

 

                                              台灣希望系列~阿宏的天空

 

                                               德燕漁場   七星潭     花蓮

                                                  https://youtu.be/vB-kt6_CJv8

 

 

                     德燕漁場~阿宏的天空

 

德燕漁場~阿宏的天空

德燕漁場~阿宏的天空

 

 

德燕漁場~阿宏的天空 

 

德燕漁場~  

 

德燕漁場~阿宏的天空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荷塘詩韻
  • 深入探索生活的肌里,有著作者仔細的觀察,註解著阿宏的天空。

    是啊,不都說每個人頭上自有一片天。屬於阿宏的是彎腰低頭,肯吃苦

    還有懂得規劃自己未來。在現代辛苦的行業越來越找不到人力時,肯吃苦

    意味著人格特質的堅韌,會是未來社會中堅份子。午安。





  • ...許多時候 風景之所以動人

    是因為潛藏於其中的生活肌里...是不是呢~

    無意中走進了一群人的生活片段

    感染著從勞動中散發出來的溫度...

    浮沉的世界瞬間踏實了起來

    有句話說是~自討苦吃

    既然能自己找苦 ~ 那麼也一定能自己找機會吧~

    在一片經濟不景氣的聲浪中...

    讓思考轉個彎...也許活路就在那頭~


    荷塘~就要冬天了...

    記得嗎...冬天是個不能沒有問候的季節哦~

    問候您~









    四十歐巴 於 2015/11/05 14: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