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覺得黃昏就像是為生命演奏的禮讚  

怎麼說呢~

首先你必須將一天走到了底    才能得到一個黃昏

而在得到這個黃昏之時    你且又得到了一天

這不就是為生命演奏的禮讚嗎~

 

此外~黃昏也是頒給生活的獎勵

工作了一日之後  放鬆心情踩著暮色回家  

仰頭看著一樣是工作了一天…已經轉變成薄薄淡黃的天空  

猜想...此刻祂的心情一定也是輕鬆的吧   ~

 

我上下班選擇走不一樣的路  

上班的路   除了人車很多與此起彼落的喇叭聲外... 其餘就沒什麼好著墨了~

 

倒是下班的路很不錯呢~

下班時走河堤路這條路位於藍色東港溪的南岸  

每逢大雨之後或天氣特別晴朗之時  

站在堤防上便能看見壯麗的大武山巒...

那些起伏的稜線 … 垂直傾洩的飛瀑...甚至 山坳間的聚落都歷歷清晰

當然   這種機會並不是天天有的

尤其黃昏時分   暮色即將四合   想見山更是經常不得其門而入呢~

 

喜的是...河堤路周圍可賞的並非僅此一道

還有兩旁林立的各種各樣的樹啊~

那些樹帶給了河堤路整年的熱鬧     

它們輪流開花又隨著時序變葉  

日日都宛如張燈結彩般的把這條路妝點得繽紛極了

 

你知道嗎~

苦楝樹在冬盡前全然的禿椏   是為了出席春光裏一場柔美的戀宴

它的舞伴...是永遠保持著優雅體態的風鈴木~

而那總是著一身青綠    宛如氣質沉穩內斂的紳士們   一到夏天便浪漫了起來

成串成串的阿勃勒   以饒富磁性的嗓音私語著

離枝的鳳凰花隨風翩翩在陽光中旅行    好不快意啊~ 

如今   站在秋天裏   看著路面逐漸多起來的葉片

忽然想起 ...  到底是秋風吹落了葉子 ...  還是葉子揚起了秋風呢

這真是個有趣的問題~

就像那雞與蛋到底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呢

看來這會是個有意思的秋天囉~

 

白露都過了森綠叢中仍殘著夏花 ...彷彿是對於逝去時光的眷念 

台灣欒樹又進入盛花期  

黃瓣紅心的條狀花序一叢..一叢直向著天     看上去好像是長在藍天裏的 ...

瞧這態勢再過不了多久 就能見到紅色的萌果了~

苦楝樹上也開始結起果子   清亮的鮮綠色 像搖曳在秋天裏的春光~

還有一種不知名的樹   小紫花灑了滿地

先是一片粉紫過了幾天又轉變成一片黃褐色

乍看之下真像秋收的曬穀場呢~

秋天的顏色真是既富庶又療癒啊~

 

仲秋前後輪到白茫茫的芒花登場了  

這傢伙真是再也沒有比芒花更俏皮的了...

非得要將尾巴抬向天空   像極了蠟筆小新總喜歡光著屁股對人吐舌頭哩~

不過啊等到芒花的尾巴垂下來

河堤路整個沉醉於嫣紅美人豔紫荊的懷裏時~

年又到了尾聲

一波波冷冽自北方趕來催紅大葉山欖的葉子催黃了苦楝果子

宣誓著冬天的來臨~

 

河堤路的季節演化充滿了創意有這樣一條路   生活中再怎麼樣都能有詩的~ 

我的朋友小黑就住在這條路之一隅

小黑家沒有水也沒有電

光源仰賴陽光與月光

在沒有月光的夜晚    便是小黑觀星的好日子~

 

水源則仰賴雨水

下雨的時候   小黑便把家裏唯一的黑膠桶推出去集水

…因此  如果太久沒下雨   他可就要頭疼了~

 

我每星期會去探望小黑一次

星期二或星期四不一定 .. 給他補水啦…送什麼的 

 

說白了

小黑其實是一隻狗   去年春天我在河堤路賞楝花時發現的

他被栓在一個破陋的小鐵棚裏   旁邊是一個大魚塭

看來應該是被派在那裏看守魚塭的

當時他並沒有對我吠   只是定定的看著我

花期結束前我又陸續去了幾趟..但從來沒有見過小黑的主人

於是便認養了他 … 也開始了一周一次的黃昏約會

陪他吃吃飯...解開繩索任他自由奔跑

可是下次再去時...他又被栓起來了

喜愛自由移動應該是生命的本能

連植物都會想辦法靠風力飄送了...更何況是動物呢...

我想...小黑一定很期待每個星期的放風時間吧~

 

這個約會能持續多久...誰知道呢...

從河堤路慢慢的...踩著輕鬆的步子回到家...黃昏過去了~但我又得到一天...

 

 

 

                               新園堤     新園鄉     屏東   黃昏散記  

                                  https://youtu.be/Lz1jdtsj4iU

 

 

無尾巷~ 

 

途中...   

 

小黑~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