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過了五月來了

如今六月又已接近尾聲時間按部就班流轉著

我們日常的路徑很簡單   幾座國家公園裏走遊   

春夏秋冬輪流幾趟

就像歐吉桑的田   兩穫稻一季紅豆    一年就又落了底 ~

 

雖然我們並沒有那種什麼時候非要去哪裏的情結

但是每當月曆翻到五月時  

還是會不禁 ~~ ~~又到了瓦拉米的季節囉~~

 

瓦拉米雖地處於花蓮縣卓溪鄉境南安部落附近

然它的門戶卻在玉里鎮

因此無論開車或搭車   都必須在入山前與這個玉里鎮打聲招呼

 

...然後循著30號公路往山的方向

出玉里市區進入客城後   

廣袤綠野同那山巒一路延展開來  

彷彿一道隔音牆般  為吵雜的喧囂設下了休止符

這樣的休止符是讓人喜歡的  

總要來自塵界的聲音靜止了   自然的聲音才會清晰

…  溝渠裏水聲嘩嘩    雲朵跑到水底   被激流揉成了小碎花  

飛羽一路歌唱    路旁野花啦啦啦 ~~ 

 

由客城往卓麓途中遇見一戶喪宅進入南安部落村頭時又見到另一戶

五月中旬...又有一些人在節氣交替之間離開了  

…常言道   時間摸不著也看不見

可眼前這大千之景裏    

來來往往交織出的一段段     不正是時間的最佳寫照嗎~

春盡夏花開   生命是這樣重大卻又平凡的延續著

默默無聲...猶如世路已慣隨處悠然

 

從客城到南安之間哩程並不長   途間民居疏疏落落  

遠山連雲閒看田野靜處獨愛這抹清輕曉天闊之悠  

便經常經常的搭了火車來

 

雖然各式車種都有停靠的玉里    也算個大站

但是午間時分在這裏下車的人仍然寥寥

許是曾經在午間時分嚐過花蓮市各圖書館的閉門羹吧

此後我們總覺得   在花蓮 ~~  午間真是一段尷尬的時光呢~~

不過如果是要到南安部落裏走走路那麼午間又變成最美妙的時光了

 

 

...因人少了   不擁不擠    事情可以慢慢來

...廁所不用等很久...

到車站前的自由行租車    不但不用擔心沒有車子

有時候價錢還可以有個小彈性呢~

 

從玉里鎮上到南安 了不起三十分就足夠

這時候午陽正烈   先到玉管處南安管理站歇歇吧  

這個管理站小巧可愛   空間營造極為舒適簡雅  

管理站前一地糧田    在五月裏仍然綠意盎然  

彷彿是一片矮小的森林    海海湖湖鋪滿了我們的眼眶

 

至於站內採ㄇ字型的建築裏  

分別設置著展覽室   辦公室 文康室 與公廁等

展覽室裏有關於玉山國家公園區內的動植物介紹

經由其介紹   可帶領遊人對於國家公園有初步的認識~

另在文康室內有書報供人取閱

在陽光豔烈的午間    最喜歡坐在文康室外的磚造平台上

聊天吹風  偶爾靜默聆聽鳥囀鳴音 

吃著自備的乾糧   啜飲自中央山脈送來的甘泉  

每每享受著這些公共服務之時   你終明白了繳稅的樂趣~

 

在這裏歇息個把鐘頭便往山裡去

雖說這趟來與去年五月只相差了幾天   然走進山裏卻有種人是物非之感~

 

猶記前幾年的五月

光是在管理站到瓦拉米入口間的公路上    就能見得滿山油桐旋如雨落

更別說是瓦拉米古道上

一路雪白迆邐   恍若天神遺落在塵世的字句  

而那山風呼呼    猶似吟唱著頁頁詩篇

 

今年此時    山色靜默得連一句白花兒小語都聽不見~

本以為桐花遲了  

一直走到山風一號吊橋頭    遇見一朵山桐殘棲於橋之角落  

煞時 才明白油桐已過... 

 

我蹲下來輕聲問~

油桐啊油桐    你撐持著殘花之身仍不願和泥  

彷彿懷抱著一抹相思等待我的到來  

是否    想讓我明白你終是沒有缺席的呢~

雖不見滿山油桐

然一朵殘花的堅持   ...

在意境上   這感動卻有如閃爍於夏空中的星子般晶亮悠遠...

    

行至山風二號吊橋畔

但見飛瀑嘯吟  孤鴻明滅  

我望山河悠悠意   山河卻笑我癡愚也罷

還是及時行路最實在夕落沉潛之際  

頭頂有小彎嘴   小白眉與綠繡眼等鳥族為了活計忙碌著  

我想   牠們可能到現在還是無法理解自己單純的日出而作

竟興起了人類生活中   一種叫做賞鳥的休閒活動呢~

 

森林裏很安靜   我們走得很輕很慢

前往佳心途中  發現徑旁落葉堆中有些動靜  

仔細一看是糞金龜哩    一身黑鴉鴉    兩隻金黃的眼睛轉啊轉    

彼此正合力推著一顆大糞球往邊坡滾去...哦哦

之前只在書本上看過   這是第一次與糞金龜實際接觸

這小東西不但模樣討喜也很機靈哦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可能是味道可能是聲音也可能是來自於土地的脈動...

總之這兩隻糞金龜一發現我們這兩隻外來物種  

便一動也不動的偽裝起來了 ~ 我們剛好趁此機會好好的看個過癮~

如果語言相通的話我們會說~~

報告阿龜   別再裝了  因為你們的行蹤早就露餡啦~~哈哈 ~~

不過別擔心   我們有讀過森林禮儀學校   

謹守三不公約~

不帶走   不破壞   以及不碰觸 ~~

 

從糞金龜這裏往回走     接近古道入口前  ... 昏暗朦朧的天色中

一隻藍腹鷴在路上覓食   

頸子朝地上左點點右點點   步履看來極為閒適 …

在森林中    這算是很難得的...因為藍腹鷴可是一種很機敏的動物哦

  

今日所見   真是不同以往呢 ~

整座森林都忙碌著離去前   我回望著山...

心底呢喃...

親愛的桐花    我們終於明白了你的提早離去

是為了讓我們發現其它

而那朵殘花猶如一封等在山風橋頭上的信息  

無懼日曬雨淋  露濕浸潤堅持著讓我們知道它曾來過

 

縱然花自飄零水自流是一種自然的意志然而山水畢竟是有情的

沒有自然就沒有生活  ~    植物以花序的異常來陳述氣候  

至於動物又是如何呢~

....今年五月   我們在拉庫拉庫溪畔發現了一頂帳棚...

行走瓦拉米許多年來    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番景象

覺得好奇便請教了管理站人員

據管理站的大哥說~

這是當地人的帳棚    因為天氣實在太熱了  所以在溪畔搭了帳棚

晚上要到溪邊睡覺呀~

此外   在南安部落裏又開始搭起竹屋了

當夕陽和遠山交疊成一彎新月之時

竹屋便點起一盞小小的燈   大家聚在一起乘涼~

這些...那些  ...不都是在為氣候陳述嗎~

地球暖化已無所不在了~珍惜地球   就是愛生活~  

 

 

                                瓦拉米     南安     卓溪   

                      

                                             https://youtu.be/lnUTe2SEknM

 

 

南安部落

 

瓦拉米 

 

 野地迷蹤

 

 

野地迷蹤  

 

 遇見老朋友

 

瓦拉米

 

瓦拉米  

 

 瓦拉米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訪客
  • 輕輕...柔柔...好聽靜音
    歐巴~~~一切可安好




  • ...仰頭 只要能夠看見無垠的天

    對我來說...生活就是安好的~

    也祝福您~朋友~




    四十歐巴 於 2015/08/27 10: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