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小夏

二十五六歲之前   小夏除了在北方短暫住過幾年以外

其餘的時間都住在阿猴城直到那年   一個九月的秋涼天

搭著火車過山赴台東在那之前他只到過台東一次 ~

 

記得那是上午十點多的車   抵達台東時正值午間  

他的目的地是中山路上一處大衙門  

當時舊站仍在營運   從舊站前直走   不用十分鐘就到了 

到了衙門小夏先在大廳裏探了探    便又循著指示牌走到禮堂  

雖然還是午休時間   可現場已經有不少人了

 

想必這些人跟他一樣   都是為了年底考試來的吧~

這場考試採現場報名~隨到隨辦~准考證是以流水號編號~

長桌上已整齊的排列著一份份文件    

小夏便跟著大家一樣將自己的文件也排上去

報名手續完成後   仔細檢視了准考證上的事項

他的准考證末三碼是256   再三確認無誤後才將證件收放在書包裏

  

步出衙門循著原路走回車站

雖然考期將至   小夏的玩興仍絲毫未減    一點也沒有歸心似箭的感覺  

不但故意搭乘每站都停的藍皮仔普通車

還趁著停車時跳下月台晃晃   等到汽笛鳴響時再趕快跳上車 …  

如此反覆 看似無聊   對他而言卻是樂趣無窮

猶記火車行至太麻里一帶時  

山谷底在曬金針   整條路都是金黃色...充滿了豐收的喜悅

這是小夏第一次親眼看見曬金針的景像~

 

雖說那班車是午後唯一的藍皮仔   但乘客卻少到數得出來  

小夏坐的那截車廂中只有他與一名男子  

那名男子穿著鐵路局的制服   看來是個鐵道員  

鐵道員低頭讀著手上的書本 …而小夏呢~

小夏將車窗推上去    把臉湊近窗框看著外面的風景  

有一段時間    車上靜得連風的聲音都很清晰

忘了是什麼原因 讓他們聊起來

鐵道員說要搭這班車到枋野站上班一聽是枋野站   小夏的興味就濃起來了   ~

怎麼會到深山裏的車站呢  ~

鐵道員說他正在準備升等考  

把自己放在深山裏遠離塵囂   比較沒有誘惑

 

~ 儘管枋野在生活上的便利性幾近於0  

但卻是潛心靜修者的熱門首選

這是否意味著   事情與風景同樣都有一體兩面  

所以眼見也不足為憑了   別太相信眼睛

用心觀照方能水清石澈見真章啊~

 

… 同樣是準備考試

不過小夏並沒有選擇離塵   而是以看人來紓壓

年輕時的小夏喜歡看人生百態  

反倒是中年以後   盡與動植物昆蟲們為伍

這大概也是歲月熟成裏的一種樣貌吧~

 

鐵道員在枋野下車後   這截車廂只存小夏獨個兒了

旅途仍然行進中

約莫三個月之後   小夏如願錄取了計畫中的工作

著手打包行囊時 想起了那位鐵道員不知道他的升等考是否也過關了呢

就在放榜後的幾天裏   一位同在書堆裏打拼的朋友打電話來

說要介紹一位同樣錄取台東的朋友給小夏認識

人不親土親麼~大家都是同鄉在異地也好有個照應~

於是小夏平靜的生活裏就這樣多了一位朋友

 

又經過幾天  ...   小夏打電話約新朋友一起去做體檢

這是他們第二次見面

在省立屏東醫院    一個令初識者感覺有些奇怪的地方…   

 

 

   無尾巷~

 

 

 

他叫小滿

二十五六歲之前   小滿都住在一個距離屏東市大約7公里遠的鄉村裏

直到那年   一個九月的秋涼天

搭著火車過山遠赴台東在那之前他只到過台東一次 ~

 

記得那是上午十點多的車   抵達台東時正值午間  

他的目的地是中山路上一處大衙門  

當時舊站仍在營運   從舊站往前直走   不用十分鐘就到了

到了衙門又循著指示牌走到禮堂

雖然還是午休時間   可現場已經有不少人了

 

想必這些人跟他一樣都是為了年底考試來的~

這場考試採現場報名~隨到隨辦~准考證是以流水號編號~

看到長桌上已整齊的排列著一份份的文件   小滿便將自己的文件也排上去

報名手續完成後    仔細檢視了准考證上的事項

他的准考證末三碼是262   再三確認無誤後便將證件收放在書包裏  

歸心似箭的小滿    快速步出衙門 循著原路走回車站搭乘特快車  

盤算的無非是回鄉繼續著固定的軌跡

 

小滿是個立定目標便貫徹執行的人  

面對即將來臨的考試   早就擬定了鋼的紀律與鐵的生活來應戰 ~

工作讀書讀書工作日日反覆  小滿卻一點也不覺得乏味

因此除了手上的書本   旅途中的風景自然是完全吸引不了他

 

不過可別因此就斷定小滿是個木訥無趣的人

後來我們才知道   

小滿雖不擅於製造浪漫   卻是個很懂得享受浪漫的人哦~

 

約莫三個月後   小滿如願達成了目標

…   朋友打電話來說要介紹個也是錄取台東的同鄉給他認識~

人不親土親麼 ~異地生活彼此也好有個照應~

當時小滿在圖書館工作~幾天後   朋友帶著那人到圖書館來 ~

於是在小滿超極龜毛的生活中竟也出現一個新朋友了~

 

記得那人個頭不高又搭配著微胖的體型   看上去就像一條中形的蕃薯~

這是小滿後來招認的 ~~哈哈~~

認識幾天後   那新朋友約小滿一起去體檢

這是他們第二次見面

地點在省立屏東醫院   一個令初識者感覺有些奇怪的地方...

 

接近報到的時候   小滿試著打電話約新朋友同行台東

沒想到新朋友很爽快的答應了~

報到前一天他們借宿在朋友蔡頭姐姐家  

新朋友騎著蔡頭姐姐家的機車載小滿

隨著相處時間的增加   他們已經能比較自在的聊天了

  

新朋友問~小滿你的准考證號碼是幾號呢 …   XXXXXX262 ~小滿回~

~   聽起來怎麼那麼熟悉啊 …   那你的呢~小滿問

XXXXXX256  新朋友唸著自己的號碼~

 ~ 我們的號碼只相差6號耶~所以有可能是同一個試場囉   ~

 

他們在記憶裏穿梭~答案揭曉了

新朋友坐的是第一排第一個位子  

而小滿呢~第二排第一個座位 ~

也就是說   他們是隔壁座位~

哦~~我記起來了   我還跟你借了立可白

...然後...有一題中國大陸有多少人口...

我一時想不起來 ...也是以我超好的眼力看了你的答案D~~

藉由這個線索   他們又拉近了一些距離

 

可是隔天上午的分發作業   卻又將他們拉開了有150公里之遠

一個在長濱   一個往達仁他們才剛認識   卻馬上又要分開了

那有什關係呢    他們共守著台東海岸的南北兩極

只要看到海   彷彿就看見了彼此

  

你知道嗎  ...

最遙遠的距離並不是數字上的   最遙遠的距離是在心裏

你一把手機   他一把手機   彼此都在網海裏浮沉

即使繁夢繽紛   夢裏的主角卻怎麼也不是身邊的『陌生人』

 

 

   我是小夏   我是小滿

大家可以叫我們『夏滿』   也可以叫我們『滿夏』

因為無論怎麼組合   意思都一樣~

 

關於我們的相遇   似乎打從娘胎裏就命定了 

但光是『命定』還不夠      更要有『剛好』

我們剛好有一個共同的朋友

認識時剛好我們都單身

剛好我們都過著簡單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

剛好我們都喜歡彼此

       

                             滿夏小日子     記于恆春

                          https://youtu.be/sISjPew8yX0

 

 

 

 DSC05937.JPG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fwubiao
  • 那青澀的歲月、剛認識就分據兩方的同事情境,
    我也曾經歷過,
    有文采真好可以記下刻骨銘心的過往⋯
  • 塵妤
  • 緣份就是這麼奇妙~~

    如你所寫,光是命定不夠,還要剛好~

    這些...這些...

    可以用心的留住記憶,也可以不經意的就讓時間過去

    妳真棒~~將記憶留下~~




  • ...將記憶留下...

    我用這樣的方式來道別~

    Alice一定聽過生命的禮儀師這種行業吧

    那麼...以記憶來道別

    就是記憶的畫粧師了~





    四十歐巴 於 2015/06/11 12:27 回覆

  • 蔡頭
  • 認識你也是緣喔
    珍惜這個緣
    讓人生充滿圓



  • 嘿~好朋友~

    有人說 ~~ 這輩子能相遇是累世修來的緣

    ...我與你之間...剛好也有個共同的朋友~

    雖然我們認識時...你身邊已有人...

    但我還是很堅強的撐過去啦~~哈哈哈~~





    四十歐巴 於 2015/06/11 13: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