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了五月的節氣後     時序將要進入仲夏了

  

我想  除非我失智了  

否則我會記得在夏天來臨之前   北方是下雨的

從白天到黑夜   雨水如幽泉般絲絲下著

以一種不疾不徐  我喜歡的速度

 

除非我失智了

否則我會記得    在2015  春天裏最後一個如墨水夜  

我將自己安放於蘭陽平原的紋理間  

躺在一張兩片榻榻米寬的木板床上  聆聽著雨聲入睡   …

 

不清楚雨水在什麼時候離去

也不知道雨水離去前有沒有找春天到幾米廣場去跟龍貓道別 …  

只知道一早醒來已是個大晴天了    56日立夏  

告別老朋友後  媽媽 梗姨與我又來到宜蘭火車站  

準備搭火車往北    我們特地在頭城下車做了短暫停留

來頭城算是我送給自己的犒賞

想一訪頭城在地作家  李榮春 先生的手稿作品  

碰巧周三公休看著大門緊閉著文學館    

我很想對李榮春先生說說前一天遇到金洋女孩時說的話  ... 

榮春桑啊    我搭了好久好久的車來到這裏   

只為了從您有情的文字裏     感受一份熱愛鄉土的信仰啊~   

  

安靜的星期三  

讓我想起前一天下午走訪的舊書櫃正好也公休著

 

 

在生活中   閒暇是必需的

閒暇是精神生活的基底    人們在這基底上感受~進而創作

如同原始人在吃飽了之後   就在穴壁上畫了起來

文化於是就這樣一點一滴的累積起來了~

 

舊約裏的十誡    其中之一便是安息日

所以 周間二三日  大概是宜蘭的安息日囉

 

館場進不得    距離下一班車又還有六十幾分鐘  

索性轉進街巷晃逛  

頭城素以老街聞名    我們自也不能免俗的前往瀏覽觀賞

可一趟走下來    只覺這老街一方面太不著痕跡

另一方面卻又太過強調刻痕

怎麼說呢   ~  

若干老舍經過整修之後   幽幽歲月裏所留下的鑿痕被抹平了

老舍變成靜態的展示品    老舍前的街道被鋪上與時代無關的地磚...   

嶄新的氣味將頭城老街妝點得實在太過於觀光了~ 

 

反倒是老街以外的地方  

因仍循著住民的日常交織    反而容易讓人看見一些在地的生活風貌

五月初  已經能在頭城的市場裏看見荔枝了

從那一把把挑齊了的枝梗下傳出來的香氣裏  

很自然的又讓我聯想到屏東 ~ 這個時節的屏東也開始有荔枝了呢

 

途中遇見了一間廟 叫慶雲宮

廟體挺大的   從入口牌樓處到主廟還要走上一段距離  

入內參拜    方知主奉天公也供奉媽祖

今適逢媽祖生辰將至    宮內張燈結彩喜氣洋洋

置身於繚繞青煙之間   

忽覺肉身恍若過爐的香火     受著吉祥之庇護  

 

從遠古流傳而來的媽祖庇佑討海人的神話

讓臺灣的海邊很容易找到媽祖廟   頭城鄰海   自然也是信仰媽祖的  

如果說燈塔是船隻航行的必需  

那麼媽祖無疑是每位討海人心中一座無形的燈塔  

慰藉著一顆顆航行於孤寂中的心靈  

也讓海的彼端   生活於陸地上的人們  

在無邊無涯的未知中   能有一塊浮木漂來寫著親人平安的訊息

…當我雙掌合十凝望著媽祖神像時

彷彿看見了海與陸地之間的橋樑      感應了有形與無形之間的連結~

 

沉浸於媽祖的情境中走著    不知不覺車站又已出現在眼前

梗姨趁著候車時買了幾包金桔餅   做為宜蘭行旅的美好註腳  

如果要說旅行的意義

那麼梗姨滿足的笑容    不就是最好的明白了嗎~

 

...在眾目殷盼中   下一班車終於緩緩進站了

… 嗚 ~~  嗚~~

當鳴聲再度響起   也是我們離開這海邊小鎮的時候 ~ 

頭城   再見了~

 

這班車很空   選了個看得到海的窗邊坐下  

一直到大里之前   整個海面都是龜山島的舞台  

在透露著初初淺淺白光的天幕間  

一道黑灰的輪廓默默運用著海的弧度擺出任何姿態  

彷彿卓別林表演著默劇般

是的   龜山島就是卓別林   所有自然都是近乎於卓別林的  

默默運用肢體上的任何可能   讓觀者意會於當下  

唯一的聲音是音樂  

來自海浪   蟲鈴飛羽鳴嘯

來自夏雲滴落的雨珠     居無定所的風

更來自於沙沙的落葉聲掩藏了埋在地底的秘密

 

 

 立夏~遠足

 

 

火車一直開到福隆才再次停了下來  

上午十點多   整個月台空蕩蕩的   沒有人在這裏上下車  

鐵道員大概也熟習了這個時段的風景  

象徵性的停一下下後便再度鳴笛

看著漸行漸遠的月台  

我在心底盤算著   下次要從這個站下車   走出去逛逛呢~

 

…火車離開了福隆    也等於正式告別海洋   轉進山中  

風景由一派碧藍 換成靜穩的森綠  

群樹迎向了我的窗前   那是夏天的顏色

在夏天的顏色裏   第一個出現的山村是貢寮

  

除非我失智了   否則我也會記得這裏  

那年夏天   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小日子

小滿與我從這個車站走進貢寮      這村的寧靜稍微翻轉了我對於台北的印象

 

猶記當天在車上遇見的一對夫婦  

他們說~

年紀大了體力不比從前    所以出門旅行都改搭車子~

如今想來我是百分之百能夠體會的

可不是嗎   有些話語觀點   就像釀鳳梨醬一樣

必需累積了時間才能出味的

雖說我們方至中年   還不算老 

然經過幾年的體驗之後     也愛上搭火車旅行了

在車上  你可以享有比較大的空間    隨時做著想做的事 

可以全程搭車  

或是   搭車+租車+走路  =  無限可能...

 

火車以它十分熟悉的韻律向前推近  

如同河流每天總是穿過田野與村莊一般

我看到了侯硐    據說這個村裏的貓活得比狗還強勢  

我在火車中  當然不可能領略到牠們的功力

卻見到盛開著的油桐花白了山頭上的一撮撮劉海

就像時間染白了我的髮一樣

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因為只要我微笑了   那麼我便能與最年輕的人一樣年輕

跟最老邁的人一樣老邁了

 

過了侯硐   過了山    夏天也過了

...火車進入高度文明的地域後  

灰色的天空    灰色的街景   ...  大地換成冬天的容顏...

在那個總是冬天的城裏    某一條街上  

遺留著我們一家人生活的故事    節奏雖然平常   

可我想跟他們說...       

親愛的    除非失智了   否則我會記得   想你一切都好~

 

 

                    立夏那天    在北迴線的火車上   .... 

                    https://youtu.be/vCL2TGHyaZA

       

                    

 玉里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塵妤
  • 妳繞了大半個台灣...沿著最美麗的海岸線回家

    看見了文化.歷史和山水~~

    有妳這麼細心體會的人,山水都不孤單了

    又,細心如妳,怎麼可能忘了妳在乎的人事物呢~





  • ...有美麗的海岸線陪伴著美麗的心情回家

    這人生便怎麼樣都是美的了~

    就在我打這段文字時

    窗外傳來救護車的鳴笛聲...

    不禁慨然人生終歸是短暫的...

    既然短暫

    我們又怎可白白浪費每一次細品的時光呢~




    四十歐巴 於 2015/06/11 13: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