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午前下了場雨  

雨中還夾雜著風   風雨合力喚醒了窗外兩棵大榕

它們一邊沖澡   一邊跳舞  … 雨變小了後   鳥兒也出現了

我故意將窗戶關起來  只留一道小縫隙  

躲在小縫隙後偷偷欣賞著鳥兒們在樹冠間跳上跳下  

又仰起頭來左點點右點點     然後齊聲歡呼  

彷彿在為這場初夏新雨歌頌呢~

 

 

冬山細雨紛飛~

 

 宜蘭傍晚

 

 

時間過得真快 ...

記得上個星期二 抵宜蘭時也是近午了    剛好也下著雨  

我撐著傘走在宜蘭街區

記得從幸福路走出來   轉個彎就是六號糧倉

裏頭提供用餐兼賣一種雪山米取名  雪山  想來就是在地米吧~

旅行時我喜歡買米   喜歡藉由不同地方的米來瞭解在地的故事  

然顧及輕簡之慮   末了仍空手離開

 

經過舊城北路   宜興路  

稀疏車流偶爾濺起了水花朵   剛好打上我的鞋  

尋常日的蘭城街區   少了如熾的遊人   感覺很輕鬆~

 

一間老房子門上掛著外科整型的招牌

蒼茫老舍整修後變身為整型診所

看來有創意   也很有意思呢 ~

 

從診所前往東走   就到了宜蘭火車站區  

如今正是台灣文創風吹得如火如荼之時  

車站附近一些老建物經過微整型之後    都改行做起觀光了

  

黃春明老師的花果樹   磚牆上開著幾大扇刷著綠漆的木格窗框  

框裏的玻璃變成鏡子   照著街景   照著新綠的葉  也把我照進去了

 

花果樹門口擺著一塊看板   簡單的黑白系

一個火車頭從一個冒著煙的杯子上開過去

留下一排字請來喝一杯咖啡   火車會等你 ~

  

帥啦 ~~      可那龐然憨厚的大個子真會為了一杯咖啡等人嗎

即使不是真的   也不要緊啊   火車開走了   還有公車  

就算連公車也開走了   還有雙腳啊 

給自己一杯咖啡的時間又何妨呢~

 

可今天不想喝咖啡    我打算過街到車站旁邊舊書櫃子找書

然很湊巧的   那間店剛好公休

只得另覓他處與時間共舞    坦白說   找樂子這種事對我從來就不難  

從背包裏取出火車時刻表與放大鏡  

用放大鏡在那些密密麻麻的數字中 選定了某班車     就出發往冬山了

 

記得上次搭這條線是八年前  

當時從宜蘭到冬山沿線的鐵道兩旁大多還是綠油油的田野

可這趟經過時 昔時綠野皆已變身為林立的水泥房舍

這也是意料中的事   因為八年前 

當那些田地上都插著   出售   的廣告時   就已註定了消失的必然 

 

 

冬山細雨紛飛~

 

冬山細雨紛飛~

 

 

下午三點多抵達冬山 天空仍飄著雨  

我向站務人員請教了一些路線問題     建立起簡單的方位概念後便步出車站  

兩隻小白狗朝我看啊看   覺得逗趣便拍了牠們

 

從車站前往右轉     循著鐵道下方走 

沒多久便聽見冬山水圳嘩啦啦的歌唱聲  

在圳旁竹林下遇見一位農夫   小聊一下   農夫說他在避雨  

可他斗笠雨衣一應俱全   看來倒比較像在聽雨呢

 

我撐起傘沿著水圳旁的小徑走下去

四下無人只有蛙鳴嘓嘓     從這條小徑可走到冬山河親水公園   

我未及走到那裏便循著另一條叉路走進珍珠社區

  

第一次來   但顯然有點遲了 

因為田地已經開始種起房子   田間水圳裏也開始排進了家戶的廢水  

我走在一條條窄窄的田壟間   將自己化做一株秧苗  

看著那些蓋在田地中的房子們

…我注意到其中一間   不是因為它特別好看  

而是因為這間房子裏的人   思想特別怪異 

 

他們在門口掛著一幅反核的布幔     但房子牆邊卻有十三台分離式冷氣的機組

他們把房子蓋在田間   又在冷氣房裏反核  

那不就像在太平洋的海灘上蓋的房子   取名為白色地中海是一樣的嗎

 

當台灣的集體思潮愈來愈困窘.預料指鹿為馬的現象只會愈來愈嚴重~

如同那些待價而估的農地     最終都走上消失一途是一樣的

 

 

冬山細雨紛飛~

 

 冬山細雨紛飛~

 

 

不過   農村依舊農村  

因著緩慢徒步的美好    我仍然發現了它有趣的實作哲學  

一塊緊鄰著圳邊的田   稻子以外還種了一些爬藤類的菜蔬  

一般我們都會搭木架子供藤蔓爬行  

可這家農夫卻是採生長於附近的竹子豎立於田地

讓菜蔬向上伸展    也算因地制宜吧~

  

回程時看見河面上有艘筏子上坐了兩個人   便停下與之聊聊  

那筏子上的人  說  ~

他們在清布袋蓮   正準備要收工了   並問我是不是從高雄來的   ~

 

是高雄隔壁的屏東 ~

對嘛   聽你的口音就很像南部腔    我們也有親戚住屏東哦   在那裏種蓮霧呢 ~

 

   對於腔調我還真是沒研究  

不過這會兒讓人覺得我是南部腔 …   很高興呢 ~

 

聊天的時候   看見原本要搭的車從前方的鐵橋上開過去 ...

哦哦   我錯過車班了 ~ 那又何妨   繼續聊吧

筏子上的人跟我說 ~ 

因為東北季風的緣故   宜蘭稻都只種一穫  

下半年就要找其它的活兒做了像是開民宿   開餐廳啊   ~

 

想想也是必然   冬山本身就是個風景點    有觀光市場

只是平衡的取捨很困難   往往一開發就止不住了

幾個男孩踩著腳踏車經過   留下他們的笑聲在風中

 

 

走回車站途中接到一通電話 …  

電話那頭說~阿輝星期四要做心導管

人生風景果真是五味雜陳

望向遠方山稜    我在心底默默祝福    一切順利~

 

上了車   在眾多位置裏    特別選了一位小女孩旁邊坐下

女孩很可愛  

我問~你從哪裏來金洋 ..

是南澳的金洋嗎 ...是啊

 

那你聽過莎韻古道嗎 ....沒有耶

來自金洋的女孩    沒聽過莎韻....

這其實也不要緊   

那一年     奔走於風雨中的莎韻     模糊的身影早已遠離   

就連找尋莎韻的人也已成為曾經   ....  

到如今    莎韻對我而言    純粹是一種精神上的信仰~

 

嘿    金洋的女孩     讓我為你拍張照片好嗎 ~~    ...  不要 ~

可是   我覺得你的眼睛好美哦     而且我搭了好久好久的車才遇見你

讓我拍一張照片留作紀念好嗎 …  好吧~

 

 

                                   宜蘭...冬山途中      記于春季末 

                                  https://youtu.be/jSmluH5J0BQ

 

 小滿喃喃~

如同一首輕盈小調      迴盪在陽光裏~

 

 金洋的女孩~

 

 冬山細雨紛飛~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訪客
  • 歐巴請代祝福阿輝
    身體健康一切安好




  • 謝謝祝福~

    朋友 您應該也認識阿輝吧

    如果方便的話

    可否讓我知道您...

    好代您轉達~






    四十歐巴 於 2015/05/21 12:07 回覆

  • 訪客
  • 歐巴
    是我
    約好聽海的老友




  • ...那麼 屏東的土 屏東的海

    以及屏東的人 歡迎您

    ~想來的時候 說一聲~~




    四十歐巴 於 2015/05/21 14: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