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升   攀升   經過1Km的連續爬坡之後  

古道轉進一段坦途上     延著小徑前行不久    

遇見兩根石柱     一左一右安在於路旁 

石柱上有類似波浪般的刻紋     

不清楚那些刻紋是否有什麼特殊的意涵   

只覺這孤立於荒煙漫草中的兩根石柱    

彷彿說好了合力挺住一部歷史似的...

 

經過石柱順階上登    來到一處平坦的台地    

是這裏了吧     巴達岡駐在所  

環顧駐在所一帶     腹地寬闊之外    視野亦極為開朗   

在崇山峻嶺中建造這樣的基地    

沒有台灣原住民的身手     光靠日本人是絕對辦不到的

....  身處其間     彷彿穿進另一個時空裏    

斷斷續續的ㄚㄚ聲      掩蓋了從中橫公路傳出來的各種聲響

有一隻烏鴉銜枝飛過     像是忙著築巢的樣子

頗有人靜烏鳶樂之意境~ 

 

 

 錐麓古道

 

 錐麓古道

  

 

 一塊立於古道旁的解說牌上寫著巴達岡的過往... 

一個有著三層平台的聚落  

教育所   澡堂   廁所   水槽   俱樂部等生活所需一應俱全  

如今看來卻似南柯一夢   只有圍繞在平台周圍的樹木是真實的

而那些留於平台間的基座殘垣  

上頭早已覆著了一層密密麻麻的草被     獨眠於天地之間  

偶爾有人走進來   才會讓它們憶起自己的前世

 

順著草徑走上第二層平台   一樣是葉下小窗      獨飲松風   

平台正中央有幾棵山黃麻樹攏在一起   延展成一個小聚落  

這個小聚落在曠野上舒放著根莖血脈   我聽見它們的笑語聲  

可以想見再經過幾年   這群樹開枝散葉的蓬勃景況

 

距離山黃麻樹不遠處躺著一具鐵器   走過去端詳一陣並試著移動它  

可無論怎麼使勁    那鐵器依舊沒有要挪動的意思  

一具鐵器隱身於密林深處的原野上  

看起來有些突兀的同時   也為人們開啟了無限的想像空間呢~

 

此外    在這化外之境裏     我們還發現了一道以石頭堆起來的基座  

那基座有三分之二的面積已被埋進荒煙雜林裏  

只露出一點點面目  

彷彿在隱藏些什麼也許   那裏就是消失的第三層平台吧 ~

誰知道呢不過我們並不想深入探尋些什麼

萬物皆有情   就讓往事隨著自己的意志安息吧~

 

 

 

 錐麓古道

 

錐麓古道

 

 

離開巴達崗駐在所後   至古道1.2km 處是巴達崗二號吊橋  

兩岸峭壁刻畫出溪谷深豁   三月東風    雨染花樹  

一雙蝴蝶翩翩    綠滿山川欲繫春

查了一下老地圖  

標識著巴達岡橋的地方的確畫著一條溪    但沒有寫名字  

看這方位大約是立霧溪上的某一支流   

一條沒有名字的支流即已如此雄偉絕倫

那麼未知的前方   又會是如何的光景呢還是繼續走吧   …

 

古道在2.5km處行出森林   進入錐麓斷崖主線  

行走其間   望著千屻絕壁   

設想當時    堅硬的大理石  雖擋不住日本的野心  

惟百年之後   絕壁依舊屹立  

徑旁小花仍美於山抹微雲    鎔金夕落之間

然帝國主義卻已崩毀   徒留理不清的是是非非

 

經過長度約600公尺的斷崖後   到達3.1km錐麓駐在所遺址  

雖說是遺址     然2015年的現在     卻已見不到任何遺跡了

常言道~人生不過百年     真是一點不差  

經過百年間的演化   如今這裏又歸還給自然

人類或許可以操縱世界       但絕對無法支配宇宙   ~  

  

回程時遇見那一對外國來的父子檔

~~ 哈囉 ~~ 一句簡短問候  

父親背著孩子走在狹窄的錐麓斷崖上        

無言無聲彷彿他們逐漸模糊在嵐霧中的背影  

所謂人生幾何珍惜當下    異地時空中幾個小時的同行    

思及錯身之後    彼此又將回到自己的軌道上

繼續著未竟之途    …  再回首猶已華髮蒼顏~

 

 

錐麓古道

 

 錐麓古道

 

 

下山途中因坡陡濕滑      不小心連摔了兩次    

驚魂甫定後看著傷口    

想起了浪漫山人   克孝 桑      生前曾寫過的...

『一個不小心的摔跤     就可能讓你陷落到別人找不到的地方』

哎哎      一個不小心便可能造成不可預期的後果     

那麼我的連摔兩次     是不是太超過了呢~    

  

也因為摔跤     這才發現   那些在上山時都沒用到的繩鎖

下山時卻變得那麼重要   ...  

使我深刻體悟到      片面看事情所可能產生的盲點

 

親愛的  ....  

為了不再嚇到你     我刻意放慢速度    走在你身後

你一定不知道      從那以後    淚水便遮去了我的視線  

在你身後     看著你的背影     忽然思起    你不在以後....

有一天     如果你不在了    我可以獨自生活嗎   

...我想我是可以的    只是必需做許多學習     

如同初認識你時     學習怎麼與你相處一樣    

我願意努力自己生活     

然後像巴達岡的石柱一樣      繼續寫著我們的故事...

 

....再回到立霧溪畔      已是下午三點多   

轉身合掌謝山

以及所有幫助我們順利走過錐麓古道的朋友們~

 

...嘿    還記得白楊那片始終找不到的山肉桂葉嗎

後來    我們在距離白楊十幾公里之外的錐麓發現了它 

我笑說  ~ 

原來這山肉桂就像我們一樣    喜歡當獨行俠啦~ 

在兩條步道上拼起三片葉子的故事

不就如同我們以  文山    綠水合流    與錐麓    連起了心中的合歡越嶺道嗎~

 

以滿身疲憊收割了豐美的記憶     走著時間之路回到旅店    

房門把手上吊著一份報紙 

了茶坐在榻榻米上翻著報紙

讀到一則117歲的新聞     日本一位老奶奶過117歲生日

一直記得在結尾時    她說~100年真的很短....

是啊     我也有同感....

如果以細膩的步調來生活      隨時皆風景

那麼100年真的不算長~

 

猶記林克孝   先生    自2005年4月   第一次走進沙韻之路      至今已滿10年      

 4月   也是你的生月...

 

        你說 ...

        別送禮物

        在生日的時候別送禮物

        只要我的天秤座閃亮你的頭頂... 

 

 

                 太魯閣       最舒服的時光  ~  柔軟的心是感性的嚮導 

 

 

                                            https://youtu.be/34VofLgM2fY

 

 

                           立霧溪畔 

 

               錐麓古道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蟹子

  • 呵呵..最後這三片葉子..還是一起入鏡了..

    看著這後面的路徑.年初的砂卡噹步道..只能算是前菜^^

    我倒是想起30多年前長春祠到鐘樓的險峻山壁小路..

    就算沒有崩毀..如今心臟已有問題的我.恐怕也是上不了了

    人生的風景.走過的路.許多真的是...只此一回..一別千古矣~




  • ...葉子們終於集合起來了

    三片葉子

    如同三段古道 連起我們心中的合歡越嶺道

    那種感覺就像以雙足寫故事一樣

    能使記憶歷久彌新呢~






    四十歐巴 於 2015/04/13 09:23 回覆

  •  蟹子

  • 呵呵..最後這三片葉子..還是一起入鏡了..

    看著這後面的路徑.年初的砂卡噹步道..只能算是前菜^^

    我倒是想起30多年前長春祠到鐘樓的險峻山壁小路..

    就算沒有崩毀..如今心臟已有問題的我.恐怕也是上不了了

    人生的風景.走過的路.許多真的是...只此一回..一別千古矣~








  • 蟹子

    記得嗎 幾年前

    因為電影練習曲而流行的一段話

    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也不會做了...

    仔細想想 其實也不盡然

    有些事 等的是一個緣

    因緣俱足時 就會成行了

    是不是呢~












    四十歐巴 於 2015/04/13 09:09 回覆

  • Lucky women - 鴻
  • 嗨~~芬&芳好友安安^^

    舉凡走過必留痕跡...
    也因而留下日後美好回憶~神聖的印記^^
    但請務必要注意安全為要!!

    別忘了!!我們還有約唷!!呵~~

    PS: 書記官曹子聖跌落茶壺山事件
    是我瑞典好友的哥哥
    好友四月生日是在台灣哥哥的靈堂上度過的
    很是令人為之哀慟的事^^

    讀了此文~方知好友攀登巴達岡摔落兩次
    叫我真有些驚嚇^^或許我是有些小題大作了...
    但僅祈芬與芳~~ㄧ切平安喜樂!!!

    ^^祝福^^







  • 謝謝您的的關心 溫暖哦~

    今年會回來嗎 鴻 ~~

    我等著再走一趟老路子

    跳下火車 ... 南門路 ...

    文學館...慶中街 ...竹溪街~

    還有啊 這陣子常跑城南舊肆

    一間讓人舒服的二手書店

    下次鴻回來

    一起去舊書堆裏敘敘舊吧~












    四十歐巴 於 2015/04/13 09:32 回覆

  • Lucky women - 鴻
  • 更正:
    是走錐麓斷崖主線摔落的~~是嗎?







  • 感謝天地~

    還好不是跌在錐麓斷崖主線

    否則如今可能已永遠留在太魯閣囉~~


    我心中除了感恩 還是感恩~~~~






    四十歐巴 於 2015/04/13 09: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