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   是什麼

密碼   代號   距離   刻度   …. 亦或寫在存款簿裏的一行數字

…可能是    也都不是  

對於我們   1117是一個紀念   是一場生命留在歲月中的印記

 

既然是歲月中的印記  

我想   您多少也能了解到 1117就是一個關於時間的組合了

更完整的形容    這是一場生命與一個時間   交集之後  

由於其間的悲歡離合    所衍生的故事  

而這些故事們    不正是一個個印記嗎 

 

 

 DSC05856.JPG

 

 

立冬之後   小雪之前   1117   一個尋常小日

像春夏秋冬裏   節日之外的眾多小點兒一樣  平凡無奇

除非它剛好與某些事產生了連結   方便你記著

否則它們終歸只是印在日曆上的一個數字  

默默等著被撕去     默默將位置空出來  

雖然它偶爾也會發發牢騷   ~ 

說好歹自己也是一年365天裏   唯一的1117

也是有24小時的啊   你們怎麼可以如此忽視於某個日子呢~

 

不過也許聲音太輕太細了   乃致幾十年來   終究你沒有特別去記著它    

也就是因為某件事    所以你永遠記下了這個日子  

距今十年前的2004.11.17   記得那是個週間的星期三

像往常一樣   冬日的天色暗得特別快  

傍晚才過5點半    天已經黑了   正準備出門與F去買菜  

走到門口牽車時接到一通電話~

說桂花媽媽下班時出了車禍   人已送到國仁醫院

我們一慌     忘了菜急急趕赴醫院 

 

一到醫院急診室   接踵而來的狀況    有如飄浮於空間中的粉塵  

一下子警察通知要測量車禍現場做筆錄

一下子醫生又通知得轉診高雄長庚

在鄉下生活得格外保重   真要出了大狀況   轉診乃常有的事兒 

 

現場紛亂成團

每一個當下都沒有餘裕可資判斷    每一件事都讓我們彷彿置身於懸崖邊

眼前已無轉圜   只有壯起膽子硬著頭皮跳水了  

可水底卻又有另一場未知在等著

 

F與我慌荒忙忙跳上救護車跟著桂花媽媽轉診到長庚

剛好遇到下班時間交通運輸頂峰   救護車走走停停   行途並不順暢

我們坐在車裏聽著刺耳的鳴笛聲   心中愈發焦急

隨車護士提醒我們必需不斷與桂花媽媽說話     別讓睡著了 

 

堵在喧囂的車陣中    我聽到司機跟護士說 ~

怎麼前方的車都不讓路啊   實在很糟糕哦 

(這是距今十年前     可現今人們不禮讓救護車的情況似乎更嚴重了)   

救護車只得高難度的左鑽右閃     好不容易到了長庚   

 

一下車     擔架馬上推進急診室   …   急診室醫師先做了簡單的處理後

主治醫師來了   醫師指示先做電腦斷層以判斷受傷程度

注射顯影劑有健保與自費兩種   

當然   接下來你會收到     自費藥劑比較沒有副作用的訊息

 

檢查結果出來了     腸子破裂   肝臟破裂   肺臟出血

幾乎所有在腹腔內的臟器都受創了

不過    最嚴重的還是腦部有大面積出血

 

記得當年的主治劉醫師站在急診室門口對我們  ~

病人救起來有可能成為植物人   …

言下之意我們曉得   然而在巨大的生命之前   面對著時間的追趕  

我們很快回應無論如何   醫生   請您儘量醫救吧

 

救命手術急迫

一簽下手術風險同意書   桂花媽媽馬上被推進手術房  

牆上的鐘一圈一圈走著    手術房外   等待區的人們一個個離開了

偌大空間中只留下我們    

也是   若非緊急狀況   有誰會選在寒潮來臨的深夜時分動刀呢 

 

手術進行中    我們又陸陸續續接下了近十張病危通知  

夜深燈熄殘光寂寥    我們不是怕黑的人 

然心理因素驅使無邊的冷涼襲來    我們止不住哆嗦著

 

終於   手術房的燈熄了

當年五十出頭的桂花媽媽     關關難過   仍然挺過來 ~

挺過來了   桂花媽媽身體上的傷都痊癒了    只是從此沒再起來過

 

... 十年過去了  

這十年來     我們沒有任何方法可以知道桂花媽媽是否還認得我們  

前一陣子   因緣際會聽了生命勇士劉大潭教授的演講

會中得知劉教授曾發明過一種帽子  

肢障人士戴上這頂帽子    便可藉由腦波來控制隨身護具的方位  

只是這種帽子戴在植物人頭上時是沒有作用的

因為植物人的腦波是平平的     是一條沒有任何皺折的直線

 

所以   植物人有情緒   但是沒有情感上的覺知

比方說   為他按摩或復建時 遇到不舒服的姿勢他也會抗拒  

如果感覺舒服   眼神是柔和的而且常常會睡著哩

只不過   這些總個都是情緒上的反射罷了~

 

你準備好面對記憶的斷層了嗎

人類研究地質   地震   以及斷層   ...

可是對於記憶斷層呢    我們似乎無能為力   

 

 

     發明家~劉大潭教授

 

 

冬來臨    冬日下方兩小點   我說那似兩條腿兒

要咱們常出門走走

幾天前走過公園路   發現連著醫院與屏東女中的磚牆邊

清秀柔媚的冬陽裏   整排仙丹花兒喜氣洋洋  

於各色花朵裏      仙丹雖不若那些擁有后冠級的花朵般   有著奪目丰采  

可這繡球樣的仙丹花端在交錯對生的綠葉上  

看上去   不正像一雙雙手捧著幸福嗎

 

仙丹花的盛花期大約是每年五月中旬到十一月下旬

因為花團錦簇   形似繡球故又有紅繡球之稱  

不過我更喜歡它的另一個名 ~~新丁花

 

仙丹   新丁   音雷同 

新丁一詞來自客家     客家人將仙丹花稱為新丁花  

新丁花語~~象徵著新生命的誕生    也有祝禱重獲新生之意

    

此外 客家族群亦有拜新丁粄習俗  

村上如有家戶添丁   就得於新年時節    在庄廟中奉拜新丁粄  

因此村人只要在廟中看到祭拜的新丁粄

便可知道這年來    有誰家添丁了

 

在花叢下緣處   發現一隻粉蝶兒忙著

蝴蝶旁落著一小簇新丁 ~我站在陽光下   畫著…心底也暖著

紅雅雅的小花兒散發著淺淡薄香  

走在其中    好似空氣中泡著一杯香片茶~

 

生活要靈氣    不用拼人氣 

我只要簡單的幸福    如同家鄉 萬年溪 之水   涓滴不息  悠悠長流  ... 

  

 

 

                            阿猴城        記于2014.11.17     第一個十年

 

 

   DSC05845.JPG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蟹子
  • NN久之前.正月裡..廠裡的同事邀至觀音做客.知道有添丁龜

    就是芬芳說的當年度家中有新生男嬰..要作添丁龜分送整村.通沾喜氣

    (好有人情的世代)...

    前些日子.從大雪山下來逛到苗栗大湖市場.幾攤都是客家米食老店.


    看了就流口水..怎能不當採購團^^

    除了艾草粄..我對印著大紅龜的米粄..想著.這添丁粄..和若干年前

    同事家裡的不一樣..就是純在來米板..應該可以像煮韓國辣年糕.或是炒

    於是拿了幾個一起結帳..老闆娘打量我一番.然後好意的告訴我..

    妳不要買這個啦..這個妳不會煮啦....一旁的朋友笑翻了..告訴她...

    妳放心啦..沒有她不會煮的東西啦...

    然後..吃完了....前天..又訂了宅配...(實在是道地的米食老味道啦...有吃到米的香甜)讚



    桂花盛開的季節裡...我不知道..桂花媽媽..是否神遊在桂花香裡....

    我這樣的希望著...

    我是這樣的希望著...





  • 添丁粄啊 如今客庄依然行有這個習俗

    只不過少子化現象 導致廟裏的新丁少了

    人情也隨著社會變遷而有所更迭呢~

    我與蟹子一樣迷戀著粄仔哩

    客族食物中有大量的米製品

    我想 這也許與他們繁重的勞力工作有關吧

    ...桂樹開花了 正香著呢

    小書屋旁邊種著幾棵 都是老叢了

    那些個枝條上 整年都可見米粒樣白花

    有時開多了 我就栽些乾掉的洗淨後

    放入杯中 沖熱水就是桂花茶

    我給那小書屋起名桂花書屋 ...

    生活充滿著桂花的氛圍

    動人醉心...舊物便有了新記憶~~懷舊進行式...



    四十歐巴 於 2014/11/18 14:26 回覆

  •  蟹子

  • 哈.我也是這樣的喝著鮮採的桂花茶呢..可是今年我的桂花樹花開不多

    好像有點白枯蟲的病害..又不想用藥...只有一葉一葉的剪了.

    桂花的香味是流動的...隨著微風..輕輕飄送.

  • 不聊不明白...

    原來我們都喜愛桂花香哩

    外頭的桂花茶很少見 品質好的更少

    美濃擂茶本舖有桂花茶葉

    但茶葉比重太高

    掩蓋了含蓄婉約的桂花香氣

    因此也只是偶一嚐之

    自己作的茶最好 是吧 蟹子

    ...若將杯蓋塗上蜂蜜

    將之蓋住放了桂花的杯子

    一段時間後

    蜂蜜受了桂香薰陶

    便是一杯桂香蜜茶囉~




    四十歐巴 於 2014/11/19 12:28 回覆

  • 塵妤
  • 這十年來,不知道桂花媽媽的世界是不是也一樣有春夏秋冬呢~

    我希望桂花媽媽的世界裏充滿花香~

  • 未知的空間

    是否會更遼闊 是否同樣也有著繽紛四季呢

    Alice 我不清楚

    只是很幸運的

    在自由的腦海裏 我能有許多想像...


    四十歐巴 於 2014/12/01 13: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