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    是美濃一年當中日常味最道地的時節

怎麼說呢  

你看那田地延著小路子兩旁    油綠綠的漫著蔭著  

白玉蘿蔔窩在土裏安安穩穩數著熟成的日子

紅豆株的葉子也長得比秋天剛種下時更高了

另有些已空閒一段時日的地   也開始活動起來

彷彿想在歲末之際   興起一些可能

…諸此種種風情   都吸引我喜歡在冬天時往那兒走走

 

DSC05928.JPG

 

要說這喜歡究竟有多濃呢   我且如此形容吧  

當那話語兒還餘波盪漾在唇邊時...

今個兒我又走了一趟美濃郊野    薄薄的陽光   照進了下午的市集

照得市集裏那些等待出售的貨物們    都像穿金戴銀似的 貴氣了起來

 

每年一到這個時候   白玉蘿蔔幾乎成了鎮上的主要風景

家戶門前   乃至於市集攤販間隨處可見它們的蹤跡

家戶門前的走小家碧玉風   介紹時

沒忘了交待是家裏自己種的    客氣的說~青菜(隨便)賣啦

這要換成了市集中那些熟門熟路的販商手裏

大多是堆在地上   像座小山丘樣   找個紙箱撕下一片

大筆一畫 一斤 十三元   十五元   就喊出一門生意了

不過今天來並不買蘿蔔

 

原因無他   昨兒下午我與母輩們走到美濃湖畔

正巧遇見一片田開放讓買家自行採收  

豐收的喜悅也感染了我們跟著下田去拔蘿蔔

三人六隻手     不用半個小時    就拔了五十二斤  

農家笑呵呵   算整數喊出七百五十元

我們也笑呵呵   …   你一言我一語互出主意  

做曬蘿蔔乾啦     再留一些熬湯兼清蒸白玉囉… 一行高高興興回家去

 

到了隔天   也就是今天清晨   發現照相機的鏡頭蓋不見了

在腦海中梭巡好幾遍   最後將範圍縮小到蘿蔔田

嗯...最有可能掉在那裏

也就是這個原因   所以才經過一夜一晝我又到了美濃

走進田裏來回找尋…可怎麼樣就是看不到阿蓋(鏡頭蓋)的影子

 

不知道您對蘿蔔田是否有概念每一條蘿蔔頭上都是一大叢莖葉

左鄰右舍你一叢我一叢    就將田地遮得實密密

還沒來時我便心裏有數~困難是一定有的  

只是壓根兒沒想過要丟了它重買一個  

這樣做雖然最省事    但心底肯定會有一處缺口隨著我終老

心底有一股迴音~

無論如何也要走一趟   看看能不能將阿蓋帶回家 

真走在田底   挫折感卻一直將我推回到農路上

 

   恐怕是找不回了   …

可每次在我茫然看著田望向天時    阿蓋的形影卻又浮現在腦海中

也不知道是風在吹的緣故還是其他怎麼著

若有似無中   我總是聽到一句帶我回家啊

就這樣    我徘徊在田與農路之間數不清有多少次

後一趟   決定走到最靠近田側那排

心想再找不到   就真的要離開了   

就在走到底端時   我看見阿蓋躺在一抔土堆上   

原本長在那土堆上的蘿蔔已被拔去      一方小地清清朗朗的呈現了極好的視野  

 

當下    我的心湖被一股油生的喜悅照得輝煌寧靜

 

 

拾起阿蓋用雙掌將它包覆著  

口中喃喃~~

感謝天   感謝地   感謝日月星辰裏有蘿蔔們陪伴著阿蓋~

然後低頭對阿蓋說~我們回家吧

 

 

DSC05941.JPG

 

DSC05964.JPG

 

 

從田底走上來時   稍早來巡隔壁田的阿伯問我在做什麼

我回~來找昨天掉的相機蓋

阿伯問~有找到嗎

有啊   在這兒   您看 ~  

我像個小朋友獻寶般    喜滋滋的將阿蓋湊到阿伯面前

阿伯說~這樣很好啊  

由於阿蓋找回來了   心底很踏實 況且也不趕時間

索性坐在農路上與阿伯聊起來這才明白阿伯乃係種植朝天椒的好手

二十幾年老經驗囉   … 從育苗到收成一且切都自己來

 

也是從阿伯口中   我才明白了朝天椒是如何選種育苗

才知道種植朝天椒   一期約需八個月左右  

每年陽曆1010日前後   與同是旱作物的白玉蘿蔔與紅豆同時下種  

其後   白玉約於11月初可收   接著12月中旬後進入紅豆採收期

 

朝天椒在土裏的時日最長   採收期要到下一年的6月間

6月之後逢澇雨颱風季阿伯的田就從這個時候休耕到10

然後又是新一輪    季節限定的朝天椒登場~

日常的午後      田間溫潤風情裏     一席長話     暮色逐漸上來

我心底   又比之前更踏實了些    向阿伯做了簡單的道別

 

DSC05950.JPG

 

轉往福美路去    這趟來我還有一願得了

正月初   大約是立春那天    經過月光山脈下的福美路  

巧遇一位大姐正在鋤地

本以為是為了種菜   湊近一聊方知是要植樹

鄉間田地用來種樹極為少見  

更進一步瞭解才知道是參加林務局的平地造林計畫

記得這位大姐種的是紅豆杉也就是俗稱的相思樹

 

當天為大姐拍下一張照片     約好洗出來後送過來

相片早已沖洗   一直擱在桌上   沒送出去   也沒忘了這事

幾個月就這樣默默的過去了  冬後又要立春

就趁著找尋阿蓋時    將這願了卻

 

再赴那村地   年初時看見的磚瓦廢墟已建成新樓  

 我拿著相片先在路口向一位正在鋤地的阿伯探詢    未果

只得往村底走去   走到大姐的種樹地時

正好遇見兩位阿嬤散步著   我再次取出相片   說是要送給種那群樹的人

其中一位阿嬤說 ~~      你好多情啊   ~~ 她家在那裏啦

由老人家口中聽得多情二字   ...  我感覺是一種讚美呢

是的     面對土地家園與舊物    我願能永懷溫暖的熱情

 

朝著阿嬤指的方向看過去   大姐家正是位於種樹地的對面

走到門前   喊了幾聲仍無回應    便將相片夾在門縫間

 

轉回來時    特別看了年初種的相思樹長高囉

天上的日頭已經變得小巧玲瓏  

我走在村路上     整身都被一種不由分說的涼意攏上

還沒出村    那恍若甜柿般的陽光已經落到山後

留下半幕天頂上的一片紅暈...彷彿半個腮花似的姑娘家側臉

我心底的踏實感來到一天當中的極致

暮色如煙了    花月漸圓的的美濃小鎮   肯定正笑著我的多情吧      ~

 

                   美濃     日小水天闊     記于初冬

 

 

DSC05970.JPG

 

 DSC05927.JPG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蟹子

  • 哈...種樹阿嬤的照片拍得真 靓..正好對照了你的多情.有情..

    阿蓋留在原地..等你來尋..失而復得的心情..難以 形容...是罷^^

    幾年前開始戴起眼鏡...因為剛帶.有時還是不適應.常常摘下來.隨手一放

    有次從金山的山上下來.天色漸暗 ..猛然想起我新配的眼鏡..回頭沿路去找.

    好不容易...看到了..可是.它沒有阿蓋的幸運..鏡架被壓扁了.鏡片被壓碎了

    ..嗚..我的新眼鏡..我不珍惜它.它也不要我了..

  • 多情 有情 惜情...

    總個合起來 就是一個人情吧

    可這人情不一定都是對人的

    對物對景 也得講人情的 是吧

    許多物件隨著時間流逝而變舊了...

    流逝的時間在變舊的物件上寫出了新故事...

    珍惜 是一種很美的概念

    珍惜是動態的 ~

    我說這叫 懷舊進行式囉~

    四十歐巴 於 2014/11/13 10:00 回覆

  • may
  • Dear 歐巴

    阿蓋失而復得 的心情 那就是一種 "幸運+幸福"

    在田野間裡 看見天地涵養蔬果之物 是一種"甜美"

    這一路的尋物之旅 無明暫時暫放 轉換心情 才能欣賞到田野天境

    may

  • 這麼巧啊

    我當天就是這麼想的...

    再走一趟吧 即使沒找到阿蓋

    仍然欣賞了風景 也返送了相片 ...

    至於 能與農家阿伯閑聊

    則是不期而遇的小光點囉 ...

    在黑暗中僅要有一顆小小的光點

    整個空間就活潑了起來~

    義山在落花一詩中寫...芳心向春盡 所得是沾衣

    這要換成是我的尋物之旅...

    且說它是日小水天闊 所得是寬心~

    哈 午安囉~may~


    四十歐巴 於 2014/11/13 14:54 回覆

  • 塵妤
  • 妳真可愛~~為了鏡頭蓋會回去找

    我一來懶,二來會認為應該被檢起來掉了...

    所以,我不會回去找,會去相機行買一個新的~~XD

    不過很厲害耶~真的給妳找到了,在一培土上等著妳呢~

    妳是有情之人,才會將照片洗出又送過去...她們一定很高興很高興!!!~

  • 會去找回一個在冬天遺失的相機蓋

    實緣起於秋天啊

    記得那天是八月末了

    我在後壁湖的海邊散步

    無意間撿到一個相機蓋...

    將蓋子放在手裏

    一邊端詳一邊想著 是誰遺失的呢

    也許那人住得很遠吧

    否則怎會沒來帶蓋子回家呢...







    四十歐巴 於 2014/12/01 13: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