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旅行的本身   是一場學習

那麼不方便的旅行   學習到的   應該更多吧  ~~   我想...

   

仲秋   樹上的葉子   黃了   落了

每年   當小葉欖即將進入休眠之際  

欒樹的節慶卻才正要開始哩  

一簇簇紅黃斑斕的花兒在簫瑟的風中搖曳悄悄偷走了秋天的愁

 

十月了   落山風又起   我乘著驛動的心   飄落於屏東平原間

十月的孩子啊  

是不是因為如此   所以   你總是在十月遠行

 

 DSC04766.JPG

 DSC04903.JPG

   

 

 

月初邀媽媽走了一趟棲蘭  

早年赴宜蘭     都是開車去    可這次我們選擇搭車

一方面是體力的因素   

另一方面    也想藉此親身體驗異地搭車的點滴

 

搭車在時間調度上   處於比較被動的狀態    

又為了縮短銜接的時間    事前的準備功課便很重要

尤其像宜蘭與屏東這種對角線的長距離

不論是搭車的時間與轉車的次數   都是既久且多 

這種走法固然會帶來一些不方便

可也有趣味之處

光是穿梭於時間縫隙裏的那些車站間   感覺就新鮮了

 

 DSC04679.JPG

 

 

兩個背包    兩個人    帶著一疊車票開始旅程

從屏東搭區間車到新左營在新左營轉搭高鐵往台北

當列車進入板橋站區時    媽媽一改先前的沉靜

頻頻往窗外張望    臉上寫著一種  久別歸故里的心情

笑容裏夾雜了一抹滄桑   即使顏色很淡   我仍然看出來了

 

媽媽嘴裏直說著 ~~

啊   板橋車頭改得都不同款了    現在來恐怕摸毋路囉

我說~~

免驚免驚    咱們兩人一起摸  一定走得出去啦  下次我們再來板橋走一走~

 

...十三歲之前    我們住在板橋   

為了配合市場的生意   必須像遊牧民族般四處遷徙

那段胼手抵足的歲月   一直堅持到阿爸斷氣了   ... 

我一直不喜歡台北    但是   從媽媽的眼睛裏   我讀出了柔柔的感覺  

那款柔情   像是一張薄毯子鋪在地草尖兒上  

坐上去    輕柔中又帶著微微的刺痛感.

我想   也許媽媽正從記憶中   搜尋著與阿爸帶著孩子們共同奮鬥的日子吧 ...

媽媽的眼神   讓我心疼著~           

 

…我們在台北搭乘普悠瑪號赴宜蘭   行車時間約65

相較於其他同樣是自強號系列的車   普悠瑪實際快了約17-8分鐘

這天微陰   冷銀色恰適宜賞景  

海面上的龜山島   處於白幕之後的輪廓還算清楚   ~

 

在宜蘭結束火車行旅   

轉往宜蘭後火車站搭國光號梨山線前往棲蘭   

而故事   也要從國光車站開始了   ...

 

 

DSC04696.JPG

 

DSC04710.JPG

 

 

出發前   經由電話連繫     我已事先知道  

國光客運宜蘭到棲蘭段屬短程(約時60分鐘)    所以是不劃位的自由座

我擔心老媽媽不耐久站      因此打算加購里程幫媽媽安個座位

當天到達車站購票時   便將此意告予售票員知悉  

這位售票員查了資料後     抬頭跟我說~

其實你不用花這個冤枉錢   今天乘客不多啦

   謝謝

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態回到候車區   但還是很感謝售票員的溫馨服務

另一方面    我也先給媽媽打了預防針   讓她心裏有個底

 

大約十二點四十分時   公車來了   車門一開裏頭真的很空

我轉身向售票員點個頭便跳上車   司機大哥是泰雅人

看我們的票是到土場   直接說

你們要到棲蘭山莊厚   ~~  

是的   麻煩到站時喊一下 ~~

沒問題 ~~

 

媽媽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我們後面坐的是一位女士  

她說要到福壽山找先生玩   是第一次搭這班車   ~  

   好巧    媽媽與我也是第一次搭呢~

 

待乘客都上車後   有兩位郵差輪流背郵件包上來

堆在司機後方的箱子上   看看約莫有十來袋

從他們對話的內容   我知道這批郵件要搭公車到梨山 

 

這讓我想起  齊邦媛   先生   書寫的巨河流

當中某段記了 她於青年時期的逃難歲月裏   曾經搭過送信車

我想  無論是信 亦或人    自某種角度來看  

搭的都是順風車吧  彼此互渡一程   也算美事一樁~

 

 

 DSC04745.JPG

 

DSC04719.JPG

 

 

車開到鬧區時   暫停下來  

門一開   上來一票人   瞬間就將所有的空為填滿了  

位置不夠   我將座位讓出來    走到後面站著 

 

有一位老人家跟我說~

等一下如果有座位還是要坐   要不然到山路時會暈車哦 ~

 

她的善意讓我們聊起來這群老人家都是泰雅族   他們住在四季

四季   我曾到過這個地方   7甲公路上的一個村  

我問  ~~   那裏還種高麗菜嗎

有啊     種很多ㄋㄟ~~老人回

  

老人家搭早班車進城採買   然後搭十二點多的車子回去  

宜蘭  ---   四季    單程就要90分鐘以上 …  

在我們聊著時   有一種淡褐色的液體朝我的鞋底漫涎過來  

原來是一位老人家的飲料不小心倒出來了

只見那位老人家馬上走到公車後   拿來拖把擦地   …  

由此舉可以見得   老人家們真的很常搭這班車

而從這個小點    又可延伸出公車對於偏遠地區住民的重要性 

 

班車出了宜蘭市區後   上車下車的戲碼也跟著結束了

車上出現了一段不流動的時光    感覺大家像搭著包車要去同一個所在

 

一直到了玉蘭   路邊出現一個人在招車   …  

老人家們說   怎麼在這裏還有人要上車啊   ~  

一位身著短褲與黑色上衣的中年男子   拖著行李箱上車

他一定不知道   

自己在平日裏的一段旅程   竟成為老人家日常生活的意外插曲  

而我    也因為這段插曲   記住了 玉蘭之後不久   就是松蘿的入口

松蘿    我喜歡這個名  

那是一種在空氣非常乾淨    濕氣非常重的地方

才能生存的植物  

它們住在大樹上    它們是一群最忠實的環境監測小精靈~

公車在一座橋之前停下來   司機大哥轉身喊~~棲蘭山莊到了  

媽媽與我下車後  

車子便由家源橋上橫越蘭陽溪   往梨山前進

而另一頭是午後陽光灑在蘭陽溪面上   隨著溪水往大海去

我們在時間裏短暫交會   在時空中留下永恆  ...  

 

                          不方便的旅程    是我故意的

                          因為不方便的交集   所以時間有了最美彩繪  

 

                             屏東---棲蘭之間       記于   寒露之前

 

 

DSC05103.JPG

 

 DSC04778.JPG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蟹子
  • 這樣的旅程..我喜歡..尤其能有媽媽陪著..幸福阿...

    我一直喜歡蘭陽...這次雖是要移居海邊..但還是隸屬宜蘭^^

    四季..玉蘭..棲蘭.光看名字.就會令人嚮往..我都走過幾次..就是沒有深入

    這次要借芬芳的眼..好好閱讀..森之美...好期待呀^^

  • 去了一趟宜蘭又回來了

    風光之外 人情也讓我留下深刻印象

    棲蘭的傍晚下了場雨

    留在房裏看書

    聽著窗外滴滴答答的雨聲

    偶爾抬頭 遠山濛濛 ... 好美

    下一趟走海...也許會遇見蟹子哦~

    四十歐巴 於 2014/10/08 14:48 回覆

  • 塵妤
  • 好遠的旅程...我想到轉車.等車.轉車.等車....頭都暈了~

    很佩服妳們可以這樣搭車耶~

    母女倆一起出遊一定很開心,相信這一趟旅程一定可以在心裡甜很久...

  • 哈哈~都說了 不方便是我故意的

    人啊 年紀愈長 就愈不能貪圖方便是吧

    不然 就真的只能等了...

    與媽媽單獨出遊是一種學習也是回溯的過程

    回到那個住在媽媽子宮裏的時候~



    四十歐巴 於 2014/11/06 12: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