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子頭是誰     椰子頭是我們的朋友

 

我們的朋友椰子頭  

移居阿猴城    至今  已邁入第11個月了...

 

...椰子頭原本是東海岸那排椰子樹上    其中的一員 

也許是長得夠大了   樹屋撐不住他

某天   ㄅ的一聲     離開樹身掉了下來   …

咚咚咚   咚咚      …  咚到一處凹地上  

再朝左   向右  微微晃幾下  

站定後    剛巧對著一間磚瓦白泥舍

嗯     看來不賴      就這裏吧   …

 

住下來後    又經過幾次日出日落   

椰子頭     漸漸對新家有了些瞭解  

這裏與樹上有點不同哦    可以聞到泥土的氣味呢

以前住在高高的樹屋上   雖然也有風吹過屋前  

也有雨水穿過葉子來幫他洗澡  

也可以  看雲 看星星     聽著如催眠曲般的海浪聲入睡

不過就是聞不到泥土的味道 

 

每次往下看時    總深怕遺漏了些什麼似的   

將兩隻眼睛睜得老大 這瞧瞧   那望望   

這時    他就會想起VuVu說的話   …

小椰子頭啊   雖然   我們椰子生來就住在很高很高的樹屋上

距離泥土很遠   大家看我們時  都必須將頭仰得老高  

但是   你可千萬別忘了   土地是我們的祖靈哦  

若是失去土地的守護     我們椰子族便也活不成了

 

小椰子頭有聽沒有懂的疑惑    全畫在臉上      

椰子VuVu又接著說 ~~ 

以後呢   等你長得夠大    就會明白VuVu說的話

現在   椰子頭離開樹身住到地上了  

這也許就是VuVu說的   長得夠大了吧

椰子頭初次聞到泥土的味道時   身體彷彿被注入了源源不絕的力量  

他可以清晰感覺到   細胞們紛紛挺起身子   一付蓄勢待發的架勢  

椰子頭對著天空喊~~

哦     親愛的VuVu    我終於遇見祖靈了~   

 

在海邊   無論地面與樹屋    彼此間的高度相差多遠   

步調裏   仍是一派悠緩的節奏

因此   在生活適應上並沒什麼問題   ~

草枯木乾   抵不過一場雨水   便又蒼翠    

時間在月亮   陽光裏轉動   漸漸的   隨著溫度的變化   移到了冬季   …

 

以前   椰子頭就常聽說  ~~

東岸的冬天   是一年裏最舒服的時光  

陽光變得溫柔   月色水明清美

   我一定要好好享受   生命中   這第一個有泥土的冬季   

椰子頭一遍又一遍   在腦海中鋪陳著     冬日的美好生活 

 

就在立冬之後幾天   從北方飛來一群鳥   暫歇在矮舍前的樹上

鳥群們派一隻大個的過來交涉 ~

說在找有陽光的地方過冬     

由於同樣是來自天空  

而且沒有鄰居的日子   實在太安靜了  

椰子頭立馬就邀請鳥族住下來   ~

 

因為這群鳥族的加入   泥地上的個體戶變成一座小社區  

原本靜闢的空間熱鬧起來     

椰子頭與鳥群   多麼美妙的組合啊   …  

他們提議在公路對面的寄居蟹社區      舉辦一場派對來慶祝  

 

但    問題來了   

不擅移動的椰子頭如何能到公路對面去呢

大家把腦袋上沖下洗  想想想     ~~  啊哈    有辦法啦~~

鳥兒們找來一片椰子葉   用尖尖的喙    將葉片穿出幾個洞  

在此同時    有幾隻鳥也飛往田裏啣回曬乾的稻草

穿過洞    綁起來變成吊帶

再合力將椰子頭推到樹葉上  

最後    所有的鳥    分成四個小隊   

啣起吊帶    等椰子頭一喊~~   飛   ~~

便同時起飛    到了公路對面

任務達成後   對於鳥族們來說   ~~

最棒的獎賞    當然是那一面大海囉

大海是阿美人的冰箱      也是鳥兒的餐桌哦~

 

 DSC02811.JPG

 

 

... 繼鳥兒之後     有一天    又來了一隻動物   

這隻動物    為社區帶起一陣小小的騷動   

那騷動    就像大提琴演奏不小心拐到音          

 

這隻動物的身體黏著四肢    二肢在地上走  

另外二肢還能   扛著一捆又一捆的木頭   放在泥屋前 堆起來  

大家便給他起個暱稱      叫    四肢仔

往後的日子   只要太陽一昇起  

四肢仔 就來了  敲敲打打   鋸鋸釘釘的  

直到那金火球快要被海獸吃掉時才離開

大家都在猜想他到底要做什麼呢   … 直到 馬兒出現了

兩匹高大木馬 站在山腳下 ~ 成為大家的新夥伴

 

這片土地   先來了椰子頭    然後過冬鳥  

接著出現了四肢仔   造出兩匹馬    ~~

   白泥屋社區的生活    真是愈來愈有趣了

小雪前 冬陽突然反常得狂烈

一個泥地被曬白了的午間    四肢仔 坐在樹下乘涼

看到一旁的椰子頭      一伸手   張開他那五根指頭

像吸盤一樣  將椰子頭抓起來   湊到眼前瞧瞧   表演一陣功夫後

…剎時   椰子頭換上新造型   長出了頭髮   眉毛 與  鬍子

變得與四肢仔有點像   風吹起時髮稍也能漂浪了 

四肢仔    將煥然一新的椰子頭放到樹幹上

 

小雪後一天     上午    四肢仔帶了兩隻同類來白泥屋社區  

從樹幹上捧起椰子頭   說這是他的新作品

並介紹椰子頭與那兩隻動物交朋友

相逢有緣    一拍即合

椰子頭當下便決定與那兩隻動物   結伴旅行   

幾百里之後   來到一個陌生的城      

屏東阿猴城  

 

這是 我們的朋友  椰子頭   的 島內移民記事~

來聽聽他怎麼說  ~~

嘿    大家好    我叫椰子頭    雖然我不擅長移動  

但我相信   

只要意念夠堅定   就能被發現   就有機會得到幫助 

我總是想辦法   再出發哦~~

高高在上   交不到好朋友

躲在原處   不會遇見光影 

吝於分享   就與美好無緣

http://youtu.be/76xl9XT1sOM 

     

 小馬部落~一起走海去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