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清晨   牽牛花將臉迎向初陽  

我學它這樣     也將臉仰起  朝著陽光

於是…向著光的心中    輕輕萌起一顆種籽

那顆種籽很神奇哦     它有聲音  

我聽見它說 ~

看啊   陽光再度從山谷裏昇起

別辜負了這美好的清晨     出發 ~~   出發吧   ~~     

     

 DSC02032.JPG

 

攤開地圖  

在阿猴城那以放射狀概念構築的聯外公路系統中     找到一條路

牽出車子   將背包往腳墊上放  

經過巷口時    朝矮牆上探探..

   牽牛花   等我帶故事回來哦~~

 

3號公路往北  

總覺得必須進入九如鄉境    才算出了阿猴城

…以平穩的時速50    來到屏東極北  

越過灰沙漫天的里港橋     彼端  開始了高雄地界

在這一段路上    我埋了一個自己的線索  ...

『當砂石場的灰色 與農田的綠地    

    經過漸層交融    達到最模糊的地帶    那就是縣界了 …』

 

此去將是旗山   也是我的3號旅程行止處

旗山之後   真正的主角才要上場   21號公路

 

我的手指頭點著3   滑到旗山   終於轉進21

這有點像畫家 維梅爾 先生的技法吧  ~~   前景   逆推   移焦    

 

…21號公路上有幾個鄉

從地圖上看     它們是一個接一個的朝東北方向排過去

經過杉林大橋後    首先到訪杉林  

一個地處於月光山脈西側的農鄉

在村裏停留一段時間     走過幾條村路  

家戶稀疏   眼界所及   除了山   還是山

由於這些山都不高  

以致看向遠方時   視覺上就如跳躍在層巒起伏的山頭上

我想像著自己正以一雙眼睛登山呢~

不過印象最深刻的   還是杉林圖書館  

圖書館立於一方平疇上    周圍青野空曠

建築看來很新   剛啟用的樣子

由於時間因素   當天沒有進去   打算改日再專程細讀

然事情往往如此   當下沒做   以後就更難料了 …  

這是人生幾十年所得

因為那天之後   我便沒再到過杉林~

 

離開杉林本村   繼續回到公路上 

不久    看到一塊寫著   新庄國小   的牌子

才從路口彎進去   就看到校門    校園不大   顯見是一所小型學校

校舍順著坡度而築   起起落落   行來增添幾分趣味

不遠處有楠梓仙溪流過  

時值盛夏   還好有水氣降低了暑日的熱度      

在此吃了些簡糧   便繼續上路  

 

此去開始    公路便沒有一段是完好的

自山傾瀉而下的土石流     還來不及清運 

只能堆在公路上   也堆在田地裏    任由烈陽曝曬後    變成灰沙

一陣風過便漫天飛舞     工程車 與灑水車   來回穿梭   …

有幾間房子被吹倒了   有些則是殘存的半屋

從公路上就可看見屋子裏的慘況   …   繼續往路的上游走

 

經過寶隆橋後   進入甲仙鄉  

我在21號與20號公路交接處  

看見電視新聞連日來不斷播放  ...   遭土石流掩埋的家戶遺址

那天現場只留下如山丘高的土石      已不見房子了 

 

自然的力量    讓人束手無策  

當下能做的     只有祈求 並等待風息雨止了

 

取道甲仙橋   走進竽仔冰街  

風雨之後的竽冰街    雖仍有些遊客   

唯已不復往昔   排隊買冰盛況

所謂人散市聲收之冷 ~  也就是如此吧

 

離開竽冰街後   再往前 來到一個   叫  關山  的地方  

土石堆幾乎阻斷了21號公路   …

座落於公路側的中興國小    整個操場被土石堆高到與司令台齊平  

挖土機轟轟作響      見幾個人站在一旁傷腦筋...

即將開學了    這些土石可不能久留呢~  

 

 

 

行出關山後  

21號公路與楠梓仙溪    彼此間調整到最近的距離  

走溪的動物都曉得一個秘密   當溪水滾滾混濁時    就該徹退  

那表示山上正在下大雨  

現時腳下流過的   是碧綠之水  徐緩呼吸著 … 

 

果不是途中所見之土石與殘敗  

很難想像   這條公路在幾天前才剛遭逢一場巨災

天空中的雲朵們各自安在   休養生息      

哪兒也不想去    只靜靜看著我移動

行途間   發現一些滿特別的地名    像是  東阿里關    五里埔  ...

(另有一處   西阿里關   近台南南化鄉)

經過一段緩慢的旅程之後

我在石磯瀑布群附近的   第八號橋    進入小林村落  

路面剛搶通   地面上滿是爛泥漿    行之不易   

 

21號公路在村子裏   變窄了

路窄   速度慢了   容易匯聚人氣  

尤其是對於走在漫長旅途中的人而言

小林村無疑是從甲仙到三民(那瑪夏)之間   的中途驛站

 

特意放慢速度   以細覽這秀麗的山中小村

鳳凰風災一週後   山上沖下的土石尚未清完 

小林村境袖珍   走在村裏   家戶學校一目瞭然

大致由公路左右兩排房屋所組成

一排臨溪    一邊靠山

那天所見    山邊那一排屋   

家家戶戶的後院全是土石堆    大概有一人高吧

近午下了場雨    村子又是滿地泥濘 

...狗兒們一律變成灰泥色

幾位看似外籍女子   該是飄洋遠嫁來小林的吧 

村民的臉看來悶胡    想還在為清不完的土石堆傷神

 

人口不多的小林村有間「平埔族文物館」 

文物館設於國小裏

平埔族夜祭在小林村算一大盛事 

我想   村裏應有不少平埔族人吧 

據文獻記載

南部六堆客家族群裏   不少人混有平埔族血統 

原本我為了找尋這個線索而來....

不意目賭了小林村   這號稱   最嚴重的災害地區

村人們奮力掃土清路   

我從他們的身上    看到無奈卻也不放棄心底對平安的冀望

明天會如何啊    誰又知道呢

就像當時    也沒有人會想到   

此番最嚴重的災害    竟只是全面崩毀的前奏...

至於我   當然也不知道  

此行是我與小林村的第一次見面    也是最後一次

台灣97年    鳳凰颱風之後   一星期

....   再一年    98年8月8日    莫拉克風災  

那些景   那些事    以及那些人    ...  消失了   ...  

 

六年了    兩千多個日子已經過去     每憶及此   我心仍然百感交集  

在還記得時   我藉文字記下這個痛覺   ~

也是對  那年  那天  那時    的緬懷之意。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