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雨之後   清晨的天空格外明亮

回台東    日子過得家常

起個大早   站在陽台上配合緩慢呼吸    先做些簡單伸展

然後出旅店    去鯉魚山流流汗

路上人車還不多   南京路似乎才剛醒來  

站在路口等紅燈時   看見路邊有個攤子正在鋪擺水果

樣子是尖頭兒紅臀     桃子耶     那桃的個子不大

攤子前   布條上寫著   海端水蜜桃  

海端桃屬於熱帶水蜜桃

產期比較早   五月中旬就進入盛產

心裏已盤算好   回來時過去看看   …  

 

綠燈亮了   過街走一小段舊鐵道

右轉往忠烈祠途中   兩旁分別是帶狀的早市圖    

與巨木環繞的運動天地  

你可以在這裏   跟著扭腰擺臀    笑出一身汗  

不然    再往上走   經過忠烈祠後   就進入登山徑

鯉魚山雖然不高   然而擺在以多條溪流

沖積出來的台東平原上   視野卻剛剛好  

山頂走一圈    360環景  

山山相擁   溪流其間   當然 也不能遺露了海洋

如果少了太平洋 那日日夜夜深情的叩訪  

這風景   就會像拼圖缺了一塊     心頭一境也許就永遠懸著了

鯉魚山高度剛剛好   視野剛剛好  

步行的時間來回約70分    

也剛剛好的    令其後的早餐時光   得以悠緩登場

 

 

寶桑街景

 

 這天   如往常任何一個早晨般   走進山腳下的食店  

時間還早座位多   老位置    最近門邊那個  

膩稱   佛羅那        我們的寶桑街景之一

佛羅那是一種咖啡豆的名

偶爾會出現在店內每日精選牌子上

味道偏淡   適合單喝   若加鮮奶   風味就會失焦了

喜歡    喜歡它不慍不火   細水長流   不會造成心臟的壓力

 

坐定後  

不經意發現   鄰桌斜前方    坐著胖達人案關係人之一的某君

前陣子時常在媒體上看到    所以很容易就認出來

… 他離開台北了    走出帝寶   回到台東來 …  遠離那些是是非非

回到東岸   看看剛剛好的風景   心自能明吧  

我們進來  約莫20分鐘後    他就離開了 …

看著他離去時的背影   垂著頭 垮垮的身軀    疲態盡顯

對照當年    家庭婚禮上的挺拔昂揚   意氣風發  

如今想來    讓人頗有感觸

 

在佛羅那旁的另一張桌子      我給它取名    補習桌

如果   可以在食店裏待上個半天    

你就會發現    其中一個木椅子   每整點坐的人都不同

現下    也許時間還早    

一個帆布包    獨坐木椅上像在等待翻書人

上午的陽光   將布面分成兩半   一半光   一半影   …

不就是人生的寫照嗎   …

 

 

早晨

 

 寶桑拾境

 

 

滿腔思緒惹愁了   推開大門   走出食店

抬起頭     還好有天頂雲彩     一下就載走了我的情緒

延著舊鐵道回旅店途中     又經過那個桃子攤  

幾個大女孩站在攤前   看見我們走近

全湊過來熱情的介紹  

女孩們說   這些桃子是農家自產自銷的

我見她們不像農家人

聊了之後   果然   這幾位女孩彼此不認識

二十歲出頭    分別來自台南   嘉義   與台中   …  

 

經由網路來參加打工換宿   

為期14天    工作是幫忙採收桃子與包裝等  

那天是她們來到 台東的第二天     跟著農夫從海端到市區賣水蜜桃

雖然才剛來    因為經過前一天的學習  

介紹起桃子    已經有模有樣囉~

 

我問其中一位女孩怎麼會想來 

她說~~    

因為天空啊   我在網站上看到一張台東天空的相片   就決定來了 

聽了   只是笑笑沒說什麼     我懂她的語言~

 

農村普遍面臨這樣的難題    農物生長與人口流失通常成正比

收成期人手不足   利潤薄    花錢僱工又不合算

怎麼辦呢     透過網路招募新兵吧

屏東車城洋蔥採收時也有這個問題  

我跟女孩說~ 

明年春天    落山風即將止息時的洋蔥採收期     歡迎來看南方的天空

到恆春半島體驗打工換宿哦~

生命中    能騰出一段時光    離開固定動線  

單飛    向土地學習    是很棒的滋養~

即使沒辦法找出整段時間   

如能善用零星片段    也能拼湊出一張學習的地圖呢~               

 

 

 海端~水蜜桃熟了

 

 

跟著桃子農家出來的   還有一位小男孩  

這位小男孩很特別     雖然生得一張唐寶寶的臉  

但行為舉止與一般孩子沒兩樣    甚至超越了一般孩子 

會幫忙擺水果   也會招呼客人  

拍照的時候表情很自然   花樣比大人還多

 

我們在水果攤待了一段時間    發現小男孩的定力真是驚人 

雖然周圍人聲鼎沸    車子來來往非常吵雜  

男孩仍然專注畫著自己的圖案 

我跟在他身旁端詳了很久       那像一種符號    又像是密碼 

能開啟他的心門   釋放出內心世界的密碼 …   

 

在花蓮壽豐鄉  

有一所黎明教養院   也照顧類似的住民 

幾年前   黎明引進綠自然照顧法   讓住民參與農作

種菜   養雞生蛋   自肥沃的黑土中將蚯蚓挑出來   … 

實驗一段時間後   院方發現照顧工作事半功倍  

 

另外   玉里精神醫院也與當地米農合作  

轉介住民從事包裝工作 

住民從工作中得到成就感   也獲得些許報酬  

對於穩定情緒   已收到不錯的成效 

今下又接觸了桃子男孩  

我想   綠自然   真的是     宇宙送給我們      最神奇的『解鑰』了

 

為農家拍了合照    笑得燦爛啊

放進彷彿台東天空的    淺藍色信封中   

貼上郵票     寄到海端鄉崁頂村4鄰80號     初美的家

希望為她們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   ~ 

也為我們的旅程    畫下像小男孩手裏的符號   ...

                                                           優美而豐富的線條~

記得桃子妹妹們說~

一些過熟的   有傷痕的果子   

農家阿嬤會熬成果醬    放在關山鎮農會超市賣哦~

                                                               

                                       桃子熟了      寶桑       記于初夏

                                           http://youtu.be/3ecX6iYu0xw

 

  

 海端~水蜜桃熟了

海端~水蜜桃熟了

 

 海端~水蜜桃熟了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