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連假之後   進城裏工作

幾天不見  

同事們的招呼語   不外乎是    前幾天多熱又多熱的

甚還有人說   ~~

家裏的狗熱到中暑嘔吐    

因此假期中   都躲在家裏吹冷氣 

 

 跟著昆蟲渡夏~滿州 

 

哎哎   夏天才要開始而已呢  

六月六日斷腸時       口誤啦

是六月六日芒種節    都還沒到   … 用電量就已履創新高

冷氣吹愈多   皮膚調節體溫的能力就愈差

排碳量堆高溫度    距夏至還有半個多月

島嶼火爐   台東大武鄉  

端午當日   就已來到38   …

日本核災之後   大家又開始    積極正視核能危機  

反核活動一波波   

觀念上是正向的轉變      當然也帶出了另一種商機

  

在我看來  反核是這樣的  

天涼時反核    人群聚在一起取暖

理想容易被熱血烘托   喊口號也能很浪漫

  

大熱天反核     需要很大的勇氣  

畫好的粧會被汗水弄花   開車跑攤時    不開冷氣會悶昏

日子過得有如苦行僧   這核   可還反得下去~

 

沒冷氣     不電扇     我們用椰子葉扇風   ~ 

踩腳踏車     走路     流汗當樂趣~

我住屏東    我不反核

我們以減核    漸進式的    來找尋    少用    或     不用電的可能~  

 

 

 跟著昆蟲渡夏~滿州

 

 野徑浮生~滿州很涼

 

 

…..話說回來  

同事們描述的那些熱況   我可真沒什麼體會

那最熱的一天   走入溪底去了 …  

入溪小路延途散落了 山稜   墳場    與良田   野花  

並且以綠草為駁坎    

每一株大花咸豐草    都有蝴蝶落籍

而鬼針草     當屬最有創意與毅力的創業家  

它無時不刻都在思索著     如何以最最簡約的方式

將貨品銷出去... 

只要有風   ...    有過路客    有一點點機會     便能達陣成功

鬼針草的精神     真讓人激賞啊~        

 

 

 野徑浮生~滿州很涼

 

 野徑浮生~滿州很涼

 

 

小路平行著一條溪    直落路底接上水路

...有一回      改了個走法   一起步就走水路  

從下游上溯   才發現   這條溪原來有那麼多支流  

我想像著   一條溪   兩旁分佈了枝枝節節   可不像一棵樹嗎

一棵仰躺在土地上的樹    

觀浮雲   潤山雨   聽風音   賞四季

      

…   你爬過樹嗎   用盡各種方法   使勁攀搏  

人小鬼大   一顆小小的心     只為了更接近天空

 

如今樹木少了   有著樹冠層的樹更少

人類爬樹的功夫   正快速流失中

於是帶人爬樹    成為一門生意  

現在想爬樹   還要花錢哩 … 

 

我們喜歡爬樹    也喜歡走溪   

溪是躺在土地上的樹

延著樹身上溯   往往能遇見瀑布   白泉自幾公尺高的岩頂傾下~

激起了一場水花的小旅行  

它們靠著熟讀的物理   飄到溪岸  

落在那些無法自行移動的植物上   為植物們解渴   …  

它們乘著溫度跑到天空     變成小白雲    

等到愛玩耍的小白雲    將白衣裳塗成灰衣裳的時候

就會像風信子一樣    灑下水花   

回到溪底的家過小日子  ... 

  

旅行    回家     ~   旅行   回家   

反覆堆疊出     一種像千層糕的生活 ~

食材簡單     風味悠遠  ~         

 

 

 野徑浮生~滿州很涼   

 

 野徑浮生~滿州很涼

 

 

回到溪底的家過小日子... 

雲遊之後   小水花回家  

我們也學著它   放大假時就回溪底

夏天來臨之前   在溪的中游發現一個理想的所在  

沿山林木   翠蔭遮光   前後無礙   對流通風  

水質清澈   深凹處形成一天然魚池  

將此當做渡夏的溪底小屋

這一帶有一種蛙兒  

身上的花色與溪床上的碎岩   擬態技術已臻爐火純青的地步  

那蛙兒遇敵時   隨處找垛石堆靜坐著   你壓根兒不會發現

閒聊時    我常建議蛙兒   去申請個專利吧 

自然保護色專利   以免被仿冒了

 

 

野徑浮生~滿州很涼

 

溪底小屋有蛙兒可串門子  

還有蜻蜓 豆娘   毛蟹   與族繁不及備載的昆蟲們

 

蜻蜓種類很多  

有紅色   藍黑色   綜色    水藍色  以及   紅褐色

蜻蜓以尾腹點水時   身體與水面是呈垂直的...

這是雌蜻蜓在產卵哦~

 

豆娘喜歡停在石頭與枯枝上

溪底的每一塊石   都是一隻豆娘的家  

再強調一次   是一隻哦

你顯少能在一塊石上看見兩隻以上的   …

還有    還有   那溪岸邊上

開著一種花   紅褐色的  

花瓣對分   像張開的嘴巴   腮幫子鼓鼓的    後頭掛個小鈴噹  

看起來像村子裏的放送頭    又像喊鈴瓏賣雜貨的

總之   恁你怎麼想都成啦~

我那小屋前    還掛著一隻人面蜘蛛

忙得很   忙著紡織     整天都在勞動    

常杵著一張臉    話很少    它要吃一餐    也不容易的~

 

 

野徑浮生~滿州很涼

 

跟著昆蟲渡夏~滿州  

  

野徑浮生~滿州很涼

 

 

光著腳ㄚ子溪底跳石玩水   山猴子趴在樹上看戲  

我是野孩子   躺在一塊大石頭上看天空    天上的雲移動得好快好快

一駕飛機飛過時   畫出兩條白線

愈畫愈長   不知道要畫到什麼時候

野孩子對著天空大喊   ~~  

                嘿    雖然不認識你們    但是    我祝福你們哦  ~

 

所謂的屋    不一定都是鋼筋   水泥   磚牆的  

從前從前   咱們的老祖宗   不就是野居的嗎~

我們的溪底小屋   什麼都有   就是沒有電                        

石邊有白泉流過     

將單純的生活帶進人群中   ...只給有緣者

 

 

 野徑浮生~滿州很涼

  

滿州雨來菇

 

 

回程途中   見村店小農正清洗著雨來菇  

雨來菇是滿州當地農物    長得像連串的小貓耳朵

是一種富含纖維的菌菇類

口感似木耳   但稍軟些  唯仍帶有脆度     一斤百元  

可以煮湯   或加入少許薑絲清蒸    起鍋後淋些許清醬油

就是一道消暑的夏日小品~     

  

                     溪底穿梭   糊塗一夏天   

                                            滿州很涼    屏東      芒種來囉~

 

 

 大河戀~滿州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y

  • 好羨慕 歐巴躺在大石塊中 真是清涼

    小時候 我舅舅很疼我們一群小蘿菠頭

    童年時 北部附近三芝 瑞芳 北海岸 等

    那時 海邊 溪邊是我們暑假 消暑地方

    常與蜻蜓 蝴蝶 蛙兒 都是我們的玩伴

    長大後 這樣的生活 真的只有在翻看童年時的照片 回味了

    may

  • 其實啊

    這些蝴蝶 蜻蜓 蛙兒 昆蟲 ...等

    小時候我都很陌生

    溪流野徑也沒見識過

    常說

    我是中年以後才開始與它們做朋友的

    ...它們真的很迷人 又風趣 花招百出 ...

    我跟著它們將流失的童年玩回來~~

    四十歐巴 於 2014/06/05 14:31 回覆

  • 塵妤
  • 熱熱的天氣看到你站在清涼了溪水裏...好生羨慕啊!!~

    悶悶的心情看到自然界的朋友們悠然自在的過日子...好生羨慕啊!!~

    然而不能只是羨慕,自己得找個方法調適~~

    假日~~往山裏去吧~

  • Alice~

    不出門時 唸詩也是一個好方法

    就如你寫的~

    一些句子靜靜的看

    感覺也許沒那麼鮮明

    如將之唸出來

    風變涼了

    水澈冰鎮連西瓜滋味都鮮甜

    如果能往山裏去唸詩幾首 ~

    那心情上肯定能清涼個幾天囉~

    四十歐巴 於 2014/06/20 14: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