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    我開始練習擦掉自己的符號   一遍又一遍  

擦掉一些些執著    你會成為一隻快樂的變形蟲~~ 

 

昨日上街   行道路旁已換上新一期的廣告布幕

寵愛媽咪    樂翻天  ~~嗯  ...  母親節就要來臨囉

仰頭看著天空    灰白的輕色系  

4月20日   穀雨   ...   城裏沒下雨   但是看看天色

山那邊    肯定已然濛濛煙雨地飽滿了每一條溪流  ~  

 

今年的母親節    送媽媽什麼好呢    ... 

怎麼聽    還是老歌醉心

今年    還是老調重彈    送媽媽最棒的禮物      自在的微笑~

這份禮   可得慢火熬煮一整年呢~

 

 

 

 

清晨    泥地上有一抹光

由木格窗框望去    置中貼著地 

夜合剛剛甦醒    白花兒七里香 

乘著山風飄落    剛巧灑在光上     

一排貼滿了青苔的矮牆上   

有我的小生活    揉進海濤聲中.. 

小綠鳥在枝椏間跳上跳下    忙著覓食

你看那一身羽絨     顏色混搭得多和諧啊  

 還有    還有   我發現小綠鳥鼻樑頂著白框鏡架

 牠眼力這麼好    我猜   這眼鏡一定是造型來著

 

有一段時間  

我注意到桂樹花總在清晨或夜裏特別香

是因為這兩個時段   

各式廢氣干擾特別少   還有鳥語   

所以花就特別香了嗎

 至於小花樹上頭      清美的小葉欖

每日自太陽初照起  

老老實實執行著篩濾烈陽的工作

愛嬌的花兒   昆蟲    其餘如貓犬人類等動物

因此有了一處舒適的空間

蝴蝶們心情好了   飛舞時   常發出美妙音頻呢    

 

 

 

 

 

 

 

 

 

傍晚推著姨媽出去散步     姨媽八十歲    已經失智了...

前陣子有流傳    失智症權威醫師劉秀枝失智了

劉醫師倒也淡然處之

她說~這個消息是正確的     只是提早了20年~

 

也就是說   到了80幾歲時    是有機會的....

姨媽80歲    失智    也就不必太驚訝了...

 

我們經過公園一帶

附近人家很愛種花   

門前   牆邊   一小面泥地上就是繁花盛景

繽紛花妍   看得心情跟著輕盈起來

 

我想藉花兒    喚醒姨媽長時間木然的眼神   

便問了一些花色      並提出回答可享甜點的交換      

其實我早就準備了軟軟的杏仁豆腐

 

....沒想到姨媽興緻來了    也是有創意的

比方說   白色   在她眼裏是水紅的...

不過能確定     她還沒遺忘草青色

大概因為    這是我們生活中的基色調吧

 

 

 

 

 

 

夏天啊    他踩著久違的汗水進城囉~

 

我總說~

南方的夏天不是寫在日曆上的

南方的夏天在氣味中

傍晚的風    夾帶著一股細微的暖味

應該是自曝曬了整個白晝的柏油路面昇華起來的

每每聞到這個味氣    我就知道   夏天真的來了 

邊走邊問姨媽   ~~  阿麗是你的誰啊

姨媽說~~   係阮小妹     

我說~~阿麗係你ㄟ大女兒ㄋㄟ

姨媽說~   攏好啦    女兒也好    小妹也好   ~

啊   真是好有哲理的回答   

我想起...一首叫媽媽歌星的台語歌

如同姨媽看見我    會很高興    但已忘了我的名

一路上   我必須時常自我介紹     以跟她建立一種全新的關係

但是姨媽一路上    最常問的卻是~~  『警察大人會來抓某』

...名字   形容詞    乃至任何人類創立的符號  

對於失智者而言    應該只成為一種贅飾   

它們掛在腦中某一處      安靜地隨時間流逝   ...

 

今天   姨媽逢人便說  ~  阮小妹來囉

...於是    在我又變成姨媽的妹妹當下   

開始練習擦掉自己的符號   一遍又一遍   

擦掉一些些執著     你就成為一隻快樂的變形蟲  ~~   

                         

 

 

 

 DSC06700.JPG

 

    

據聞台北街頭某處  

曾展出   朱銘  先生   的太極系列

 太極    是一種無壓力   或減壓的懷想嗎

 將生活過得如太極運行   

 眼裏的風景   會更柔美和諧吧

 誰與誰   記不記得   下一站能否同行   ... 這些大景    

 需要的    終究是一盞城市中的微光~ 

 一位朋友認為

 這城市太擁擠     到處燈飾霓虹閃爍

 就算夜裡    數不清的星星    其實是街上的路燈及商家的招牌

 那一抹微光    要如何才能找到??

 ....我說  

 那麼    何妨將城市的霓紅燈      當成曠野上的星子呢

 如同姨媽將白色的花   說成水紅色

 我這個老朋友啊    ~~   

 想洗掉長久以來的認知     以太極運行生活   

 能說這是失智嗎   

 並不     過程總是比結局震懾人心

 她只是在自己的軌道上     運行一種返老還童的過程~

 有如  一張白紙的孩子  

 經過社會化過程    學習累積了一些事

 包括儲蓄的概念     ....  我們去開戶辦簿子以填寫數字

  ...至於記憶呢   

 如果遺忘機制啟動之後     記憶透支勢不可避免

 我們是不是該  

 在遺忘之前對彼此更友善些  ~~結良緣別結樑子

....天黑黑欲落雨      阿公啊拿鋤頭欲掘竽....

 我唱一句    姨媽接一句   ... 

 只是    她忘了歌名    天黑黑    ~~   我唱望春風     她拍手跟著哼... 

 我像對待孩子一樣的讚美她....  

 走在一起的我們      當下一起快樂著 ~~

 轉回來時     天真的黑下來了   

 再過幾天就是母親節

 我以慢火熬煮了整年的時光    只為您一朵    自在的微笑  ~

 

                   阿猴城    春夏之間  。  流過心中澄如鏡   ... 

                         http://youtu.be/7asSZ4Gib9g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荷塘詩韻
  • 失智...不一定是老人才會。照顧,是很吃重的工作。預防走失也需全方位。

    生活,晚輩...學著去承擔,關照...呵護....傾全力給一個溫暖的晚年,一個輕安自在
    的生活...夠了。

    最是動人,溫柔相待,且不問早已被遺忘...識或不識,你在,不抽離,她得了滿滿的愛。

    晚安。

  • 姨媽曾經走失過一次

    在去年八月 一個颱風天

    姨媽出門愈走愈遠 ~ 窩處橋下過了一夜

    隔天在高雄被警察發現

    經過這次以後

    表哥們將姨媽送去住養老院

    起初我不太贊同

    但是看失智的姨媽

    在養老院住一段時間後

    笑容變多了 ~

    我也改變了心態 想說 ~ 就像朋友一樣常去陪她

    她雖不識我 有笑容就好~

    四十歐巴 於 2014/04/24 13:05 回覆

  • 小天地
  • 母親節~~
    親手烤個蛋糕送母親~~
    低糖低鹽低油~~
    心意到了又健康~~
    也是不錯的方式喔 !~~
    我只能將蛋糕獻給遠方的母親了~~
    推~~

  • 烤蛋糕呢

    廚房臨路的每扇窗 . 都給開著

    讓每個路過的人 . 都看見那屋裏人打漿忙和著

    ...麵漿進爐等熟時 .

    再到院前去剪幾朵 黃梔子

    白色花瓣的黃梔子 與剛烤好的蛋糕一樣 . 都有香氣

    只是走的路線不同 ~~

    這樣一盤蛋糕 一碟香花 ... 將這些香氣

    都一起風送給遠方的母親吧~~ 祝福~


    四十歐巴 於 2014/04/25 11: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