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提起利稻與霧鹿國小 

引我想起了 那年冬裏的一趟海端紀行   ... 

 

行經九號公路

關山農會旁    花卉地景已鋪面完成

就等即將來臨的假日    麥克風響鑼一敲

花東縱谷線的花海盛典     就要一路開到農曆年 

 

這種人工造景     我不稱它花海

通常我說這是草花集錦    拼盤....的

兩三個月過去後     一切彷彿不曾來過....   

就像夢一般   

達利說夢境    與中國黃梁夢    有相若況味   

你在夢中  去了看了  些什麼     醒來

洗把臉     繼續踏實過活兒   

藉由概念的延伸   變形  

看似靜止   時間仍然是移動的

 

你知道    抽屜與軟時鐘  

都是達利創作中的主要元素

我以為   抽屜隱喻了奧密的心靈    

一顆奧密的心靈     是想像力的來源    

而軟時鐘    是夢境境的延伸 

  

偶爾超現實一下   何妨   

我的超現實不在人造地景....

我需要的   是山中一夢....     

 

20號公路中斷     關山亞口隧道在漫漫黑暗中

逐漸成為一處沒有邊緣的空間

 

自然界   以一種明白的意志    獨立了南橫兩邊    

關山嶺山一副雍容

俯瞰著彷彿遺落世間的仙境    而我們是沙

是倚靠風    靠雨水   移動的沙粒   

今天   剛好有風

 

在海端這帶   沙粒們要靠風動旅行一趟    並不困難

受地形影響    這裏會產生旋風   

在布農語裏    海端就是   風捲起來的地方

乘著風     午前  我們在公路上已流連一陣了~~

 

 

 

 

 

 

那些在秋天之前    一派低調的綠

紛紛被溫差催出了原形   

變葉木錯落有緻     像季節的信差 

 

岩壁上伏著的長春藤    添了新裝

平地的秋收已過    山谷裏   金黃卻仍耀眼著

 

白雲有如騎兵   噠噠鐵蹄聲    踏過山頭

楓林間    殘葉飄落     帶來了詩意十二月

 

而路旁     梅枝已點上了淺淺的小白花兒 

冬日南橫山區     顏色璀燦     豪氣如塞外元曲

你說~~人生就在四季裏    誰都該有機會上台的 

 

 

 

 

 

 

又是個傍晚時分    來到位於公路邊的部落

新武     屬於布農居地    

 

垃圾車   娃娃車沿村鳴歌      大人們收工回來   

大孩子已經開始幫忙家務     小一點的在路上玩耍...

菜園前    老人家已起了柴火 燒飯...

炊煙自山村冉冉昇起....繪出了幸福的原貌

也沒有特意   

這段時日來     就很湊巧的    幾乎在臨晚前走訪部落 

   

村子不大    被山谷整個包圍起來    路上狗很多

但不會攻擊人    性情就像這裏的人一樣溫和

 

    ~~    新武這裏的人容易笑   

『謝謝你們記得我們』 ~~一位VuVu看見我們 時說了這句話

那感覺就像朋友一樣 

 

 

 

 

 

 

村校順山勢而建     優美的琴聲自白牆房舍流出...

山腳下 的冬日琴聲   

讓我想起了『夏日琴聲』影片裏       那位去到法國鄉村的代課老師    

     

剛放學的女孩問我們來新武做什麼

~~    旅行啊   ~~  我說   

哦   那你們晚上住哪兒~~

   

你可以幫我們介紹嗎    ~~  

住天龍囉    那裏很棒而且有溫泉

住那裏    你們一定不會失望的~~

 

~ ~  天龍飯店在海端霧鹿     我沒宿過並不瞭解  

但這孩子真棒   短短幾分鐘    就做了一場外交

 

漫無目的走著     一處廣場上有幾個中年人在上槌球課

嚕嚕米桑也在其中    當然  他不叫嚕嚕米

只因有布農特有的   圓圓頭形   

腦海中馬上閃過    卡通人物嚕嚕米  

於是就這樣記住了

 

 

 

 

 

 

嚕嚕米桑走過來說    ~~   『今天在上槌球教練認證課   

                                               新武有一位國際A級認證的教練』 

 

課程結束後    彼此聊起來     ....

~~這裏以前常出現『短一點的百步蛇』

新武就是由布農語翻過來    『短的百步蛇之意』 

 

這樣的山中小村     在民國以前    是前進的基地

入山前哨站    日治時期   

村裏有交易所   醫院   鐵器   種籽   旅舍 ...等各式商店

往來商賈熱絡    像我們現在站的槌球場

前身是日治時期    的野戰醫院基地....

 

新武的老人家說~~

日本人建花東鐵道     設計每步行50分鐘   就一個站

所以站與站間的距離     都控制在3.5至5公里間   

並且在車站附近移入平埔人『漢化較深的原住民』

在此經營店鋪

方便與山上的原住民交易.....

 

嚕嚕米桑說  ~~  你們來早了    梅花才開一點點.... 

哪裏....來得巧才能遇見大家呀~~ 

 

 

 

  

...在流轉的時節裏

溫馨的回憶總是停留在那些    送出禮物

收到手寫卡片    趕著赴約相見的片刻 ... 

當然還有我的愛    便當

那種提著走了一段路     仍保有微溫的便當... 

 

社群網站連繫方便      實體面對面的能力卻愈來愈退化...

2013年

不再拼愛瘋     我們需要    練習寫一本溫暖小書 

 

十二月那天       

暮色漿紅了行囊    

一路兩個人    走進可愛山村     人情歷史昇起暖香

 

離去時    如水的公路上   

已不再兩人    還有嚕嚕米桑的車燈..... 

 

 

                                      新武    海端        

                   夜涼在紅葉飄落的輕樂中     睡下了   ...

                                                     

                                                                           寫于冬至前 。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Lucky women
  • 原來是此"利稻國小"...
    難怪我都搜尋不到!呵...

    謝謝你,讓我再次跟隨您之字跡...
    重溫美好的記憶!
    心靈印象之旅!
    昱嚮往之情,不減....
    3Q,Have A Great Day !!



  • ...所以 您們的利稻霧鹿

    加芬芳一份吧~

    曾經與山上的人一起走過天龍古道

    天色將黑時

    遇見一條小百步蛇

    布農族人說 這是祖靈現身

    輕聲地請小蛇離開 以免遭害

    我們喜歡那裏~


    四十歐巴 於 2014/04/09 15:13 回覆

  • 悄悄話
  • 小青
  • 4/26 下馬、霧鹿有一場射耳祭,要去嗎?
    新武是一定要路過的啦~ 冬天的梅花盛開處~~

    天龍溫泉、天龍大飯店,想很久了,都沒機會去住一宿,
    卻對「六口子溫泉」有高度的興趣。

    倒數第二張山里教會照片,應該不屬於南橫吧?

    南橫路上的小村裡,都會有一間小小的教堂,
    天使好像都住在這裡....



  • 4月26日~有一場祭典

    小青啊 謝謝妳告訴我~

    倒屬第二張的山里~

    哈哈~我們都知道 ~ 那絕不在南橫之間

    但它與新武是同一趟旅程

    那天耶誕將臨前 ~ 帶了一些禮物

    去山里探探幾位在夏天認識的小朋友 ~ 剛巧他們都不在

    轉往山里教會走走...然後 ~ 就去了不在計畫之中的南橫

    又剛巧認識了其他新朋友~


    那天 梅枝上仍然稀疏

    新武的笑容 卻盛開了 很美~

    四十歐巴 於 2014/04/25 09:55 回覆

  • 福州嶺表
  • 南橫公路剛通車不久,我就走了一趟,沿途最喜歡的,就是利稻,在崇山峻嶺中,一塊平地,數戶人家,炊煙裊裊,美的極致,很久之後再去,已開發,原味盡失,敗興而歸!
    事情又已過了好多年,今見大作標題,想看看如今狀況,不知是否我眼拙,似乎未見利稻照片,還是變得我看不出了。

  • 您沒有錯看

    這些相片中 . 的確沒有利稻的

    這些相片的景 . 是從東段入口到新武之間

    一個下午計畫之外的旅程

    南橫延線風情 . 真的就像您寫的這樣

    藍白系的天空 . 山巒墨綠基底 .

    村落與村落間 距離遠 . 但人情的脈絡卻是近的

    我想 . 您走入南橫的年代肯定早先我一大截吧~

    提起南橫 . 印象最深刻的 .是24年前的冬天

    二十出頭的我剛買機車 . 特別找了一天 .一大早從屏東出發

    經南迴 往海端 . 橫越南橫東西 . 出高雄回到屏東

    整整16個小時走了這一趟

    記得騎在南橫裏時已入黑夜了

    前後不著村店 . 山中無人音 .

    但是 . 自然裏的各種聲音卻充滿在黑暗中

    ...久久遇見一間屋子 .是正在服喪的喪宅

    那種感覺 .真讓年輕的我五味雜陳 ...

    又之後 . 公路上駛過一輛卡車

    我就一路尾隨著卡車的車燈出了南橫 . 離開山谷

    ...南橫不斷開發 . 造成後來的大崩毀~

    然而 自然是沒問題的

    關於我們的美好記憶

    就交給亙古保存吧~




    四十歐巴 於 2014/04/25 13:00 回覆

  • 福州嶺表
  • 第一次走南橫是民國62年,剛通車不久,全線石子路,我那時瘋照相,獨自遊池上、台東,走南橫,車程未及半,乘車剩我一人,司機解人,見我行車中拍攝,主動提出可停車讓我拍攝,至今我視為珍寶的那張利稻,即停車拍的,真是感謝!
    妳20出頭,夜走南橫,膽大心細,奇女子也,欽佩之至!

  • 62年啊...至今 40年一路就過去了

    顛簸的石子路年代 車子坐起來搖搖晃晃

    人情味卻很濃 讀了您的描述

    我想 沿途的風光雖美

    最讓您留念的 應該是這位司機大哥吧 ~

    我初走南橫慢了您20年 ~

    有說 每20年即為一世代 ~

    我們在不同的世代走過同一條路

    領略了同樣從那山谷底漫起的嵐霧

    自那山頂滑落的風 ~

    人生幾何 幸會了~

    四十歐巴 於 2014/05/01 13: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