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鷹揚     蝶影舞翠微 

莫羨神仙     自然最逍遙 ~   

 

到了   就是這裏  

荖濃     20號與27號公路的交會處

再往前行

便開始了一路的崩毀  ...  一路的希望

 

再次走進南橫

已經是莫拉克風災   5年後了

自寶來東行    路況開始變得多元   

然而     這該是風災後    最佳的路況

... 往往一段公路     接著一段溪床便道  

遇有水流處  甚又是鋼板便橋

如此反覆   直到桃源之後

路況漸趨一致   溪床     溪床    無盡的溪床

走在荖濃溪底   仰頭但見昔時公路斷垣殘壁

彷彿歷經災難  

帶著殘存的一絲氣息    踽踽獨行於風霜中的戰士

 

而籠罩著腳下顛簸的風沙揚塵

以及   前方不明的景況

都讓我的呼吸益發沉重起來就在一處極度傾斜的下坡前  

看著一隊人馬觀望之後     決定放棄旅途    與我們錯身歸去時

我那未知是恐慌 亦或疲憊的壓力  

瞬時又轉為清晰的脆弱    所幸陽光吸飽水氣

在晴空下變出了一朵大大的雲  

阻斷了我因為無知而漫散的想像 …  

想像不一定都是美的   想像有時候

也會讓人退縮 ~

 

現在   輪到我們站在斜坡前了 

我決定什麼也不再想的滑下去

 

 

南橫~荖濃溪床

 

 

途間 

繞過一塊岩石   它的一頭插進地層裏   直挺挺立著 

很大   像天頂上的雲  那~~ 麼大 …   經過它之後 

一切頓時明朗了   前方是更寬廣的溪床 

如果不看羅列於河道兩邊  

那些自亙古來   被水流洗出白石花紋的巨岩  

在枯水期的此間   你會以為走在沙漠中

 

失去公路   沒有了地名哩程指標   時間也變成虛無 

遠方如何   已不得而知...

我們是溪村野婦靠山而活   所學無幾  

只明白當山愈來愈清楚      天地就跟著清秀起來~

 

一條溪自中央山脈流過來    所有生靈依循著水往山走去 

長久以來   許多文化的遷徙都是這樣子  

溪底    就是寫滿歷史的書頁…   不過 

後來有一種叫做      的動物  

他們創造了一種  文明  的認知  

他們離開水路   依著山腰   將小徑鑿成大路 

路面鋪上柏油   路底填貨櫃綁鋼筋   結構好像很堅固 

但畢竟這不是自然裏的成員  

以致每逢災害   毀壞的都是公路...

失去公路之後    我們又走進溪底    

您可以說  ~~   這是災害造成的

但我更願意認為  ~~  

們從水而來    這是一趟回首來時   細索基因起源的旅程~

 

 

 南橫~梅林

 南橫~梅林

 南橫~梅林

 

 

….接著   事情往往是這樣的  

就在你開始不再那麼慌   開始有那麼一點點適應  

聚落又出現了   順帶出一塊指標   復興   海拔675公尺 

 

…這村小小的    像沙漠隊伍們途間的驛站

過了這村   前方   又是一路的溪床

下個聚落就是梅山口   目前南橫公路不通   梅山口成了盡頭 

看著一輛輛駛過的車   …

曾經   在冬日盛綻著櫻花的梅山口 

想必已成停車場了   … 我們決定留在復興走遊 ~ 

走上一座吊橋   …  

吊橋是紅色的    一次竟可通行四輛小客車 

過了橋遇到一段山徑     整面山坡種的都是梅樹  

漫行此間   青翠果子已是大珠小珠爭相豔  

果子的香氣     在風中的表情是甜的 ~

 

在結果子之前    這裏   獨美於天地間  的雪白暟暟

只給蟲鳥知曉吧    

F在地上發現一只鳥巢   ~~  很小    它就躺在一叢大花咸豐草間

以前住在這裏的   一定是體型很袖珍的鳥 

拾起    我們想到...可以用這鳥巢來種一株小蘭花   ~

 

梅林小徑

隱於樹海   山的胸膛中    如果你堅持走到盡頭

便能見得一部曠世巨著    

荖濃溪與清水溪    他們在匯流處   合力形成了一處大坍塌   

由溪底望去    當年那些未知從何而來的礫石堆  

經過歲月安撫   面容不再充滿敵意   

如今看來像一條石路   直達天際 ... 

... 我很想從那裏走上去    看看能到達哪裏   ...                

 

 

南橫~梅林 

 

南橫~梅林    

   

南橫~梅林

  

 

...從山徑那裏走吊橋回對岸時    看見橋臂上鑲著一塊碑

寫著   『彰化縣政府   捐贈  』 …  

一時感性油生

拾起枯枝一截     在泥土上寫著  ~~   

                              溪床   溪床   一路溪床連接村與村之間

                              彼此不相隸屬   卻又患難與共啊~

 

     做為這趟梅林小徑的心得

 

 

午後二時半回抵寶來...

寶來是個特別的地方   

記憶中   南橫公路上    許多次大面積的崩毀     都發生在寶來以東附近  

有一回    我們下庫哈諾辛山    回屏東途中遇著大雨   

當晚經過寶來後約半小時    公路就傳出坍坊災情   

莫拉克風災也是如此   

近5年了    沿線的基礎建設仍行進中 ... 

建山     寶來    綠茂    塔羅留  ...  等橋粱已新建完成

然重創之後的寶來   至今仍未完全回神

 

大過年的     許多工程人員仍穿梭於溪底災區間 

忙碌的身影      照耀著希望的天空~

 

遊客三兩過境

入寶來國小稍做歇息    遠山翠嶺環繞   

幾個孩子在操場上玩耍跑跳  

一付少林架勢     一幅鄉野美圖   ~   

 

 

                  梅林小徑     南橫西段     高雄       

                                                                                 年初四    冬末

                                                                      http://youtu.be/OsXYhf7g1uQ

 

 

 南橫~寶來

 

南橫~寶來

 

南橫~寶來

 

南橫~梅林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rosa
  • 幾週前看Mit台灣誌最後一段路南橫上關山
    陳玉峰老師還特別對南橫有感而發
    整個南橫地貌完全變得好陌生
    讓他們夫妻有種恍如隔世面目全非
    我沒有走過南橫所以無法想像

    Hi!歐巴,好久沒有看到妳充滿溫度的文字了
    依然熟悉又舒服...

  • 南橫 如同整型過 面貌徹底不同了

    大自然的決定

    我們只能選擇去適應明天過後的南橫

    愛看雲

    路不通也有路不通的美呢

    記得有一回去登塔關山

    塔關的登山口在天池附近

    然才到梅山口路就坍了

    原因是連下了幾日雨

    當天太陽一出來 山就坍了

    我們改以徒步 細賞風景 真是難得體驗~

    南橫梅山口至向陽間 其實很適合走路

    如果不能修復供車通行

    轉為高山步道也很棒啊~


    四十歐巴 於 2014/02/13 15:48 回覆

  •  蟹子
  • .我本來很想今年再走一趟南橫掗.口.只是路要修護.完工不知待何時...


    初二.在六龜..不老溫泉區...新開紀念公園旁的私人溫泉營地紮營..初三.想進寶萊..

    卻也是....道路封閉...


  • 那天在復興 遇見一位保全員

    我有請教他工事期程

    他回~目前僅通到梅山口 以後則不得知~

    整條南橫公路 從高雄到台東

    高雄這段毀壞得最嚴重

    寶來以東 大段公路消失了

    往返只能走溪床 溪床本來就是水權的

    逢雨日就不能走了

    蟹子去時 可能是山上在下雨吧~



    四十歐巴 於 2014/02/13 13:07 回覆

  •  蟹子
  • 沒下雨ㄟ...是大晴日..只是要往溪床的路被放了路障...

    今年的春遊..有點像是憑弔山川...看到的是許多被風災摧毀的山區聚落和溫泉...

    但願.天佑台灣..也希望生活在這島上的人們..珍惜這塊土地..別再製造人禍..

  • ...沒下雨 也許是溪床在施工吧~

    以春遊來憑弔山川

    那麼 蟹子的長假也是充實的

    前個周日我也去了霧台的阿禮 ...

    許多遊客上山賞櫻 致公路塞車嚴重

    有些人對路況不熟 竟然停在坍坊處問路

    實在太危險了

    我跟他們說~

    有些功課在山下就要做好 以免打壞出遊心情~

    另有一些人以為汽車萬能

    無論什麼樣的路況 都打算開車過去...

    齊伯林的看見台灣雖引起很大迴響

    但只要上山看看人們的旅遊習慣

    就破功啦~


    四十歐巴 於 2014/02/14 10:53 回覆

  •  蟹子
  • 今天的新聞...南橫掗口山莊因為坍方嚴重要拆除..改建成救難山屋...

    好可惜呀...我一直念念不忘.有朝要重遊......看來.是漫漫無期呀..


    有些慚愧的是...我門這群人...每年.總要做.1..2次不良習慣旅遊中的一份子...

    這也是我一直很不喜歡.年假出遊的原因之一...

  • 剛好我也看到這則報導

    啞口山莊地處於南橫高點 ...

    以往的冬季雪 夏日山 學生們的健行隊

    讓山莊不時熱熱鬧鬧的

    莫拉克之後路毀了

    幾年下來山裝也變成危樓 ~

    不過南橫目前雖不通

    但是東段大路況大致還好~

    蟹子們仍可由海端前往~



    四十歐巴 於 2014/02/20 15:30 回覆

  • aeolus
  • 該還的仍是要還。。
    河會找到原來屬於自己的路
    山會找回原來屬之自己的容貌
    這一切的一切 不是人定勝天
    人不可能勝天的

  • ...無論是人類還是科技

    最終都只是

    浩瀚宇宙中的浮光掠影

    如果

    我們能從自然中獲得什麼

    那是自然願意給予我們

    絕不是因為

    人定勝天~


    四十歐巴 於 2014/02/21 13:32 回覆

  • 時間的河
  • 大自然的生態需要自我調理吧!!
    且讓過度人為的文明遠離些,
    或許恢復生息之日,便指日可待了.
    錯過的旅程還可能再次造訪,
    也是驚喜的期待呢.

  • 您所言甚是~

    這趟南橫行旅... 坦言一開始路況的確讓我有些擔心

    走走停停地 ~ 心底有一股聲音支持著我

    直至復興之後~也許是習慣了溪床

    ...遇見梅林小徑~

    我覺得一切並沒有想像中的糟

    南橫的地質長出草來 透露著穩定的訊息

    南橫的自然生態也處處表現了自己的想法

    這些...都是值得喜悅的~


    四十歐巴 於 2014/03/05 14:33 回覆

  • 荷塘詩韻
  • 南橫...我最後開車經過已經是八八風災之前了。之後知道柔腸寸斷,再沒勇氣去闖了。崩壞於一時...修復卻遙遙無期...大地泫然....滄桑的容顏叫人漠然無言...

    荒野溪底獨行....寂然是心...為何眼底仍身織著愁?

    雅賞好文。推薦。

  • 我想...

    我們已到必需接受

    南橫 不會再東西貫通的可能

    這是自然的決定~

    但是 如果朝其它面向看

    南橫周邊的 人類以外的生態環境

    是蓬勃可愛的~

    荒野溪底獨行~

    顛簸之中反卻有一種寧靜~

    如果令您感覺我眼底有愁...

    那 實是錯覺啊

    如同南橫於災後帶給人們的距離感...

    其實 沒那麼遠~

    四十歐巴 於 2014/03/05 14: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