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景不再純粹是風景了   

風景   終將成為一面生命的鏡子 

 

                人在風景中獨走    在風景中死去  化為塵土  回歸自然 

                參了鹽份的空氣黏滯著肺濾泡     

                終究   在故土的失落裏      我一個人思念我們仨

 

 

 

 

 

 

連水仔死了   不纏仔伊尪連水仔死的時陣

伊女兒綿仔才十二歲    綿仔上頭有個阿姊   下面擱有弟妹三人

那一年    么妹霞仔也才兩歲

 

海口鹽地真死鹹    海風吹來    針得眼睛睜不開

鹽漬的罐仔底    生活存孤味    真歹吞入喉

厝內的查甫人死去    

事事項項毋人做主    不纏仔心情亂糟糟

一個查某人肩頭擔雙份

去給人拿斗笠轉來縫     沒眠沒日   二隻手尤原飼不飽眾人  

 

厝邊人來說~

不纏仔     大漢的叫去做婢女    細漢的留下來跑腿

...就這樣     枝仔  綿仔  香仔   攏過溝去賺錢  

良江仔     霞仔  留佇海口也毋快活     同樣時常沒得食 

 

 

          

 

連水仔死去四年後     彼年綿仔十六歲

族親果子嬸    從阿猴回來玩     順便做媒人

說阿猴城(屏東)伊四叔死某很多年  

有一個兒子叫青雲     已經少年家還沒娶

 

伊叫不纏仔帶綿仔作伙去嫁  

阿娘嫁阿爸   女兒嫁後生    

不纏仔心內實不愛    哪知媒婆口舌真厲害    

去給綿仔說  ~  伊老母有答應  

又去給不纏仔說~  恁女兒有贊成哦

 

 

一來一去     六十年前  不纏仔伊一家離開海口

欲去阿猴嫁    彼時沒車也沒牛牽   伊母子用走的

從天光行到暗眠   走了好幾天  

餓了 睏了就停村過眠

彼時正當光復初年時  

雖然大家生活甘苦     曬乾的蕃薯簽總還能要到

 

 

行到阿猴城   

不纏仔擇期過嫁    綿仔兩年後與青雲仔合房

等到長子勝家落地周歲時  

煮了一桌補請     二人此時新變舊

 

在阿猴城(屏東)這個新環境  

繼兄也是尪   繼父是公公

綿仔從井仔腳帶過來一件看不見的行理,甲伊跟緊緊

叫做查某人的人生

 

 

 

 

 

 

四月    一個春日墜墜的午後  

咱陪二姨綿仔  與阿娘霞仔   轉回井仔腳

街坊故舊早已四散去  

只有興安宮大廟親像以前    紀府老王爺尤原面黑黑

三十幾年前起大廟  

阮外婆   不纏仔縮腸餓肚存二萬      用阿舅良江仔之名捐出

 

到了101年  

這兩人以及大姨枝仔都已去逝    只存牆上刻的阿舅名

燒香之後   來到民宅簷下  

有些時光剪影    用聽的會更鮮明 

六十年前一起遷徙的六人,

來到這個下午,僅存姊、妹仨暫居人生客棧裏

 

姨母綿仔79歲     近年已經出現了失智的現象

央我陪在巷間行   指這指那 ....說是誰誰誰e厝

眼眶泛光鼻酸酸     春風毋來空作夢 

想再問多一點  ,

姨說~

忘了  攏忘了了囉    那種苦日子記不得啦

~忘記也好啦~那種苦日子...我回

 

 

    

 

                       

 

 

順著簷下的浮球看去 

一群一群的遊客     頂著烈日圍著瓦盤鹽田 

一位導覽員站中間說著~~

 

鹽場另一頭

頹敗老屋    風化半牆    幾株似乎永遠長不大的樹 

 我看見乾裂的塭底    浮現一張彷彿是歲月的臉..

 

土地上能見的就這樣     花不了多少時間

遊覽車來來去去

 

似無根的浮萍      透露了鹽份地帶種不出什麼的窘境

  

廟前的攤子  

賣一些小食    曬乾虱目魚   炸蚵嗲...什麼的

 

我特別鐘愛鹽焗皮蛋   一粒15元8粒100元 

 口感微鹹簡單  

母親出生地的食物     每次轉回總要帶一些

  

 

  

  

台南北門永華村     這個叫做『井仔腳』的所在 

是西濱海岸的一塊鹽地

有台灣現存最古老的瓦盤鹽田   

有一種叫黑腹燕鷗的候鳥     每年會來過冬

  

多少年來   我徘徊在鹽田落敗的巷間 

 像穿梭在北門歷史的年輪之中   久了

 有了像候鳥固定的遷移習慣  

 回溯時光   憑著一條脆弱的絲線 

 記憶鹽民先祖在此開枝散葉,與遷徙的過往 

  

人間既沒有永恆    人生的坎坷也就沒有永遠

這個下午以後 ... 

我們仨會逐漸消失    但有些故事不能消失...    

 

                                       冬  。  記    我與母輩們

 

青春悲喜曲    有味道的歌     寄給歲月     http://youtu.be/YuhqxMA-xQc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荷塘詩韻
  • 「風景終將成為生命一面鏡子。」說得真好。人物的書寫...輾轉是人生,女人...婚姻牽繫了一輩子命運....來回閱讀,有些什麼湧上心頭...屬於人生的況味...屬於命運的鎖鍊....深刻....動容...是一個家族斷代史 珍貴...因為還有照片....

  • 謝謝~

    時常有機會聽到關於母輩們的過往

    那是一個我未及參與的年代

    尤其長輩六人

    已有三位謝世

    更因為二姨近年嚴重的失智現像

    讓我強烈產生一股失落感



    試著以這些片段拼湊起一則故事~

    做為彼此遠行前

    遠最美的告別~





    望能

    四十歐巴 於 2013/11/30 17:19 回覆

  •  蟹子
  • .歲月..輕輕的..就翻過一頁的人生滄桑..

    那樣的年代..記下了油麻菜子 的命運..

    無論是飄灑在怎樣的土地上..依舊是要堅韌的生長..

  • ...記得

    以前有部電影叫油麻菜籽

    劇情好悲

    因此 年少時不喜歡這個詞

    如今歲至中年 能理解了

    只有滄桑 不再覺得悲情了~

    蟹子 日安~


    四十歐巴 於 2013/12/06 16:56 回覆

  • 阿東
  • 人生的旅客,過往一輩子的滄桑,
    忘了也好,記得也罷,
    總是挺過了風雨,才能面對回憶.
    井仔腳,我只知道是攝影的聖地,
    還有巍峨的紀府廟宇,其他的便不曾探尋.
    舊時常見濱海的塩田,已成回憶,
    原來那勞苦的先民記憶,才是人生最美的風景.
    感謝文章分享!

  • ...謝謝

    您寫出了我心裏想說的話

    是不是
    挺過了風雨 才能明白肩有多挺

    是不是
    再回首 才能理解 所謂水是故鄉甜

    又是否
    終於走進回憶裏 才能真的感受出

    生命 即使滄桑 也有踏實的美感...

    謝謝您來~


    四十歐巴 於 2013/12/06 17:01 回覆

  • 莎莉
  • 不久前我剛po了一篇井仔腳瓦盤鹽田,
    看了您這篇,特別有感觸.
    昔時的歲月,甘苦的人真多.

  • ...我的年歲來到中年

    不年輕了 也還不太老

    剛剛好到了一段 能有些感觸的路上

    時常覺得

    如果活得夠長

    也許有機會理解

    歲月中

    所謂的苦盡甘來吧~

    謝謝您來~


    四十歐巴 於 2013/12/06 17:08 回覆

  • may
  • 古今中外不外乎現代 ... 女人 最美麗的時候

    無非是走入這..愛的可能(婚姻裡)

    當一個人 闖入女人的生活 重新帶給她生活 新元素

    已時日的長久磨合後 產生內外環境的變化

    製造出了.... 很多刺傷心的理由

    這篇文 讓我想起喜愛的一本書 "千江有水千江月"

    讀您這篇文 讓我用閩南式台語讀文 會很順暢喔~

    may


  • 千江有水千江月啊....

    江頭江尾 到底是誰先看著了那月亮 ...

    許是古人凡事不便易

    因此多了想像空間 連明月行止都能成詩

    反觀現今凡是科技

    距離如同網路裏的虛擬

    江頭江尾約好同時以手機打卡

    哇 原來月光無私 你我都看見了~

    於是就科學數據掩蓋了一輪詩意~

    ...走在母輩之後

    我想到的是 女人如何在走進愛走進婚姻裏時

    可以少一些荊棘 ...

    其實是 男人的態度很重要 ~

    是不是呢~

    四十歐巴 於 2014/03/31 09: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