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    段落....歲月   句點。

    以為只是過境...

    這座城的記憶沒有時差                                               

    青春的鐵軌...慢慢地...慢慢帶你到遠方...

    一個叫大武的地方  。十數年過去了....

   我們魂靈的三分之一    未曾離去     彷然

   鐵道與鐵道員的影像特別令人留戀... 


 

 南迴鐵道在枋山轉了個彎....往中央山脈尾稜駛去

 火車跋涉於深山裏的一座座小站,在八公里多的中央隧道出口處

 除了鐵道員,沒有乘客會在這個叫『枋野』的小站上、下車

小小道班房,鎮守南迴鐵道列車交會與監控落山風的號誌       

 

西去東回....每天有兩班藍皮仔慢車停靠

順道接送鐵道員與補給品等

晨間由枋寮站發車,傍晚由台東站開回來, 

 

鐵道似乎成了小站唯一出入口。其實,沿著枋山溪旁往上游行

有一條緊鄰茶茶牙賴自然保護區荒徑可通抵小站

莫拉克風災之後林道坍枋嚴重,壯麗景色愈加出奇懾人。 

 

曾有位外籍背包客徒步二日到訪小站

彷彿一潭靜湖的鐵道員生活激起了圈圈漣漪 

 

枋山至古莊之間....穿越中央隧道裏八千多公尺黑寂後

汽笛聲逐漸傳進屏東平原

在燈火闌珊處有人等待.....就像鐵道員      你一直知道。  

 

 

 

 

 

台東線鐵道,1926年3月完成全線營運

山里~~~初鹿山裏一座47年次的小站

附近有些民戶及一家壓榨有機胡麻油的小店

人氣顯然比荒山裏的枋野站燒旺許多...

 

卑南溪邊....山里小站

與惡地形為鄰....毫雨之後鐵道時常坍坊而有些名氣

 

在197線上看得到她,但入口在台9線旁初鹿村

深林七里路...寂寂復唧唧       

嵐山煙消散...歡然又一村

 

台鐵的車站改造計畫也包含『山里』

台東至鹿野之間...一場未知的蛻變無聲息展開...

前方正常~~後方正常~~鐵道員仍如常指揮著 

 

 

 

  

日片『鐵道員』裏,高倉健  飾演站長的札舞線

 蒸氣火車自城市駛來,一路帶出的山嶺覆雪白頭

鏡頭自乙松站長直挺挺的背影延伸開來

嘴裏唸著『前方正常』接著『舉旗吹哨』動作順暢完美

 

即使錯過親愛的妻與唯一女兒最後一面

乙松仍然淡淡一句:『我是鐵道員,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早年台灣也有句話說~~

嫁給在鐵路局任職的丈夫,一年只能睡半年。』 

 

1945日本離開那年,東部留下一批日籍站長

以五年時間協助台灣鐵道業務步上軌道

讓國民政府人員熟悉各項業務

『客情~~東移池上客家情』。這本客委會出版的書籍裏,

    有池上退休鐵道員謝順興  先生口述記載( p129頁)

    日本國將台灣帶入戰爭

    然而其在台灣的種種作為,歷史裏或也應留下這一頁。 

 

   陸以正  先生曾說~~台灣安享了六十年和平。 

   然而    在更久遠之前的這塊土地上的戰爭,幾乎受制於他方....

   於清代文獻裏被稱為『瘴癘之地』的台灣 

  老祖先也非軟弱之輩!

  這六十年和平對於台灣 是公平對待。 

 

   電話機旁的按紐敲三下可與下一鹿野站通話

   末張相片為自動閉塞裝置

   1961年啟用1981年除役。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