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車城  

陽光又比昨日烈一些

蠟月將至   

短袖輕裝 在半島仍然沒什麼問題

是我迷戀此境的原因之一 

 

平常日    楓港之後到車城這段路人車很少

搬離恆春之後   

便極少有機會在非假日的周間 走這段路 

    

海面平靜如碧色草原     彷彿陸地的延伸

許是心情渲染    感覺空氣特別恬 

落山風來了     半島進入六個月的靜默

看著人潮掀起的巨浪    自風景區...自大街上消失...

彷彿在看哈利波特那消失的密室~ 

 

....消失密室外    

跟著列隊的螞蟻行跡    我發現了一處縫隙

縫隙非常   非常小    乍看之下只是個黑點

比螞蟻只大一些的黑點    

我猜   那一定是密室的偽裝 

將臉湊近    嘿    居然有一股氣味在流動 

很模糊的     好像混雜了草青的空氣 

   

我將眼睛堵住那處黑洞    

哇     裏面在舉辦派對耶

那些動物花草們     在風中手足舞蹈

人潮之外     我趕上了半島的另一場狂歡節~ 

 

.....從車城走199縣道    

眼前景緻立馬換成 遼闊的蔥原   

一頭頭綠鬃在風中嘶吼   

昭告人們    該著手迎接春天的盛典了

來年之春    金色洋蔥將為土地帶來

和秋收一樣的豐饒與喜悅 

生命好似洋蔥成長的過程

年歲漸長     生活交集就層層的堆疊了習慣

 

走這條199線就是個習慣      一段時間就會想去一趟

風光之外...還因為途中的一所學校 

一位老同事的妻子在那裏 教書   

老同事叫永恆     生長在車城的蔥農人家   

曾跟我一起在山區工作 

每年洋蔥盛產期     回山區時 總是一箱箱地送 

 

生性樂觀    有著海口人特有海派的永恆   

晚我一年到山區

每逢寒暑假    永恆妻小過來住的那幾日

共炊共食的    山腳下宿舍    成了大家庭 

 

永恒胃疼幾乎沒止過     早年我們待的荒山沒有診所

醫療品質是讓人無法想像的...荒涼

止痛藥吃久    便麻痺了 

 

我調回家鄉服務後      彼此逐漸失去連繫

數年後     在一次幫忙送書到部落的機緣裏

偶然得知永桓過逝消息      肝硬化....

落山風年年來    吹甜了蔥頭   

吹不回的   卻是一位叫    永恆的朋友 

 

.....心情隨車行於曠野中

約五公里後    四重溪現身了   流水依然   舒緩乾季渴望

硫磺味飄浮於 暮氣之間   

我朝青山以上     剪下一片冬陽  

再往裏走   溫泉區就到了 

 

車城溫泉村    追逐流行    這冬正辦著溫泉季 

天空下    一盞盞燈籠在風中飄蕩      

紅通通漾著花嫁般的喜氣 

母女約會      母親選擇窩在湯池裏   取暖    

至於我    已經許多年不泡溫泉了   

走在冬陽裏

披上天空紡織的布帛     繡輕片雲花    也討了一身暖 

 

這村有許多旁枝末節    可往山裏去    

主要道路是199線上的一小段  

起了名   就叫溫泉路    簡單了當   

散發了古風的磚屋平房    就在這段路上

櫛比鱗次    讓中年的我再次回味了迴廊式的亭仔腳風情 

其中一間至今未另行整修的宅     透過主人家介紹

竟有九十年歷史了    斜陽中...那已然斑剝的木格窗框   引我望得出神 

村與路間   未知是誰影響了誰     在這裏走路

你會自然放下速度     影子之外     安靜地汲取一抹光

我在溫泉區的另一種時光

有  生活的味道    .....

    

微光氤氳中    遠遠地聽聞一陣哭聲

小童反向朝這向走來    未知何故淚流滿面   

我笑笑   將他半哄進街邊雜貨店

用幾包餅換走了孩童臉上   

                                   珍珠般的淚水~.

                              走進村子裏的學校     剛巧響起了下課鐘聲...

                                      

 

                                                     溫泉村     車城

                                               https://youtu.be/6lbPgfKK7m4

 

 

 四重溪 

 

四重溪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