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雲笠重合歡雪

        卯月逐風吹片白

        蒼松猶如避世僧

        閑寂絕頂眺奇萊

                        閏卯山行。芬芳 

 

 

慢慢地  ...  別讓速度抹去了移動的心情     這是旅行的意義 

 

在攀昇的路途中 ...  

林相有界限   氣壓有臨界點      

這位叫自然的朋友    在每五百公尺就會設下一道呼吸的關卡

 

不僅如此   就連天空的顏色   也有高低差的

1700m   清境的湛藍   終究沒跨過氣閥門

留在原地   繼續享受遊人的讚美 

 

而你   急欲離開有光之境   往雲深走去

潛進迷濛山色中 

 

卯月(陰曆四月) 本尚為初夏天候     然今年是個閏卯年

平地來到熾熱的仲夏    上山納涼飛雪亭      卻巧遇鋒面

 

必須經過幾百年的等待    才能讓我們在最美的時機

遇到夏日的一襲雪白啊  

 

足下雲起埋山影   合歡此刻    滿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蒼勁

你喜歡蒼勁嗎    較之蒼涼與力量     蒼勁更能詮釋時間的無畏

 

時間如何能無畏    因為行走    藉由思考的移動    覺知一切

彷彿文字拋開標點符號    隨著嵐霧   在山頁之面飄浮

 

 

 

 

 

 

 

 

 

 

你伸手去觸摸鋪展在山壁上的拼塊   

於是發現了...那臨風低伏的箭竹坡底下的一切

是屬於記憶的     記憶像銀灰色的夢     像南湖大山曾經的冰河 

那樣    經過了幾世紀之久    因為靜止而成為遺跡

 

行走   讓時間因此不黏滯於土地       如果停止移動    

我的軀殼   是否將成為褪色的遺址

亦或   廢墟

 

 

灰狗深雲壓得更低    雨下來了   

在雨中   所有花草都成了水的模樣      輕嵐滑過山腰   

14號公路周圍     散落了幾座山頭     登山口多在三千公尺上  下

 

說是百岳    其實距離與難度    並不如中級山聳動   

最大的問題是時間    自平地急速上到雲頂 

呼吸容易變得困難    走起路來軟弱無力    所以得慢慢來

慢慢適應高度變化   

 

 

 

 

 

 

 

 

 

即便如此   上合歡也非都苦頭的    夏日山林幽邃閑寂

況又為尋常雨日   喧囂沉澱鳥聲悠 

東峰有酒紅朱雀身影 

合歡山莊至石門山一帶  

常見金翼白眉     二至三隻組隊出勤覓食 

 

再說說花吧     合歡之夏    北峰是嬌媚有餘

箭竹綠原的六月   開始竄出一叢叢粉嫩花枝

及至七月   玉 山紅毛杜鵑將鋪滿整面峰嶺  

 

山景深渺的雲頂合歡上    杜鵑迎風香不斷      

平地人們可知    那些遙邃谷道間     正享受著這一季的繽紛

 

 

 

 

 

 

 

 

 

也有詩意  

合歡與花蓮隔著奇萊連峰

若為朗朗晴日   傍晚夕落照得山頭黃    

你眺著山脈遙想    詩人楊牧寫奇萊前書時是否也如此

吸取這山   源源無盡的靈感  

  

至於夢境    ...

合歡    有一處未知地域     你想    從華崗循合歡溪進去

是否更妥適      西峰似一條繩    繫著我的懸念  

夢  是靈魂的使者    

西峰啊    是鑲進水晶裏的花    我的西峰  

仍沉睡於夢境裏     

 

      

                                     笠夏合歡   行腳一得  。  閏卯月中旬    

  

夜色將臨   踽踽行於公路上

天空飄落銀絲線      絲線粗細不一披滿你身    一輛車子停近

問    搭便車否   ....   彷彿天使音韻

 

你享受這樣的感動     微笑   並繼續走路

迷濛合歡    除了美    ....    更有人情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