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景仰詩人李商隱的  

然而就大師一句...『夕陽無限好 .. 只是近黃昏』

有些小小的想法...    

日出強光顯少入古詩

倒是感覺柔弱的夕陽..卻是古今詩情處處且歷久彌新

是否意謂著...未經時間凝練...美感便無從型塑呢..

    

一輪金球沉沉浮浮    

恍若沙漏顛倒反覆... 默默聚沙成塔    

雖是一方小格...看久了卻也意境無限

    

縱是黑夜將臨   

日照殘光下有許多事仍然進行著   

常在夾縫裏討時間的人...對此一定更有體會吧~

   

提起黃昏自然聯想到秋天

秋天與黃昏多像啊...他們有相同的身家背景呢

 

夕陽在白晝間也許不是最耀眼的

黑暗前的餘光卻特別顯亮 

 

秋天的溫度雖不若夏日高   

但是較之冬季仍顯暖了

 

一年四季...秋天最詩意

落葉編織...網不住秋風愁     

無邊落木蕭蕭下 ...  巴山夜雨漲秋池

真蕭瑟的...不該是灰沉沉的冬季嗎  ... 

怎麼變成秋天了    

許是那落葉曼妙..迴旋輕撫...喚醒人們睡沉了的感性吧~

 

 

...如果以路徑來比喻季節

吉安至鯉魚潭之間該屬於秋天的

 

對你而言   

這段路是比美麗多一些...比清秀更澄淨的地方 

繞出花蓮市  

走吉安...你通常離開大馬路

捨近求遠走入山處...一條鄉道自山腳下順過    

路面窄..往來慢下..視覺上反而寬了   

兩旁淡淡農家閑情

水圳裏嘩嘩作響的.. 是來自大山清澈之泉 

 

.....一年秋末冬初   

路經此徑 發現一片沼澤

植物隨興生長卻也蔚然成林

當時不知道樹名   

只覺充滿生命力的野性中... 森林在為洄瀾作色呢

後來無意中得知那是一群叫落羽松的樹

落羽松啊 ~不期而遇的落羽松

你是秋末華美彩衣... 冬季繽紛的起初 ...

 

                  

吉野風光於干城一帶畫下逗點

我們由羊腸小徑接上大馬路

說大馬路... 實只一小段而已

因為過陸橋後公路轉由巨木廊下穿過.. 

這段路兩旁有數家大理石岩場

幾座廟宇及一座監獄    

這一切當然是以田野景緻為基色 

...離開綠廊後...傍溪而行 

溪水遠從銅門..龍澗.. 甚至更高的山嶺奔流而來 

遠遠看去.. 天空像躺臥在木瓜溪上呢

   

 

....就這樣  

穿流過吉安土地上.. 悠悠緩緩的水磨調  

領略木瓜溪蕩氣迴腸.. 但見紋理沾染溪水寫作於巨岩之上   

 

一趟流連... 

及至鯉魚潭往往已天光退壁  

遊人零落散去...商家亦束傘準備歇息了  

 

墨色將濃之時

延著湖岸走上幾哩 是理想的  

鯉魚潭水岸 植披豐富多樣

任何動物都能於此間覓得一趣 

披了一身羽毛的鳥兒 ..喜涼~ 此時尤其精神 

喜愛走路者...細細品.. 這裏有一條哲學之道呢 

夕幕赭紅 猶如莊子飄逸的文學風采 

黑暗純然 有墨子的實際韌性 

而山腰水面上的絹白嵐帶  

一定也讓你聯想到老子無為的禪境了 

生活中

我們須要文學陶冶性情..須要強韌意志面對波瀾 

在混亂中 ..更須要禪定入靜理一線清明

 

景仰李商隱 

但..我還是要對著鯉魚潭呼喚~~ 

唐朝大師啊~夕陽無限好...只因近黃昏~  

 

                              

 

            吉安..鯉魚潭之間 ... 花蓮... 幾哩路的隨想 ...  

 

 

 

 

 

洄瀾作色~

 

 

       

 

 洄瀾作色~  

 

 

  

 

 

鯉魚潭清晨    

 

 

 

 

 

 

  鯉魚潭清晨 

 

 

 

 鯉魚潭清晨  

 

 

 

 洄瀾作色~

 

                  

 

 

 

 

 

 

 

 

 

 

 

 

 

 

 

 

創作者介紹

屏東騎女子

四十歐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